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姑嫂两相好gl》作者:无归路

msc505 上傳於:2019-01-13  大小:404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一章

  觥筹交错,灯红酒绿的城市,华灯初上夜未央,各色人的应酬刚刚开始,出门寻乐的人也才开始夜生活。路灯照亮着每个人回家的路。有灯光点缀的城市显得冰冷又温暖。
  A市,市中心总是热闹无比,人头攒动,各色酒店里更是应酬,聚餐不断。
  楚清词一身正装,一头黑色微卷的秀发高高挽起%e9%9c%b2%e5%87%ba白皙修长的脖%e9%a2%88,化着%e7%b2%be致的妆容,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眸,小巧挺拔的鼻梁,诱惑性感的%e5%94%87轻珉着红酒,脸上挂着礼貌而疏离的微笑,静静聆听酒桌上的阿谀奉承,偶尔会回答几句或者陪人碰上一杯。
  酒过三巡,桌上的菜却还剩大半。秘书小马担忧的拦住她的酒杯:“楚总,别喝太多了。我来帮你喝点吧。”
  楚情词转过头显然喝的有点多了,脸上布满红晕,眼神迷离的望了她的小身板一眼:“你保持清醒就好了。”
  小马只好点点头,像她家楚总这样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人,不知道在座的多少男人觊觎呢,她一定要保持清醒给看住了,不能让她醉呼呼的被拐跑了。
  这已经是楚清词第无数次的喝醉了,永远都是清醒着进来,醉倒了出去,但合同总算是签了,没有白费她一番功夫。秘书替她送走了客户,她才得以休息片刻。
  只是没有一会,手机就响个不停,楚清词按住头疼的脑袋,没看名字就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她就知道是她的便宜小姑子打来的。
  26岁那年她才嫁到她家不久,丈夫就出了事故,年纪轻轻送了性命,夫家的父母受不住打击双双相继去世,留下了19岁的小姑任辛沉和她现在正在帮忙打理的小公司。公司的%e8%82%a1份任辛沉占60,她自己占了20。未来等她有能力了,终究都是要还给她的。而她的责任也算了尽完了。
  现在过去四年,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一步步成为干练的女性,没人知道她付出了多少,每个人都在说她傻,不趁这小姑不懂事把公司夺过来,还尽心尽力的帮忙,最后还打算还给她。可是任其也就是她的丈夫对她有恩,他们事实上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彼此都不想结婚,可家里催的紧,只好彼此帮忙打打掩护,先度过这段时间,以后再想办法和平离婚。所以她不会恩将仇报,尤其是他的父母也很信任她,才把他们最重要的两样东西托付给她。她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楚清词,你在哪?我忘钥匙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充满敌意冷漠的声音传来。
  楚清词皱起弯弯柳眉,她知道任辛沉不是别人口中不懂事的孩子,相反她很聪明,很懂人情世故,可是她总是对她充满敌意,从一开始她嫁过来就是这样,直到她的父母哥哥去世后,变得更加不待见她,对她说话也总是冷嘲热讽,夹枪带棒。却又能跟她同处一个屋檐下,细心照顾她这个经常夜里醉酒回家的人。
  这也是她偶然发现的,刚开始她喝醉回家的时候,任辛沉总是骂她不知检点,不知道又跟谁喝酒去了之类的。直到某天她没有喝酒但是加班晚归时,任辛沉歪斜在沙发上睡着了,面前放着蜂蜜和水壶。一看就知道是为她准备的。让她那颗筋疲力尽的心稍稍有了暖意,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外表冷漠无情的任辛沉其实藏着一颗温暖%e6%9f%94%e8%bd%af的心。
  “喂!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你又在哪喝醉了?!”任辛沉等不到回答,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楚总喝醉睡着了。小辛你过来帮我扶扶?”小马送完人回来就看见楚总歪着脑袋已然睡着,手机却还亮着,看到备注她就知道是小东家打来的。
  “凭什么?你带她去开个房吧!我今晚去朋友家睡!别让她回家又吐一间!”任辛沉说完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小马无奈的叹口气,小东家每次都很无情的样子,却又会语气不善再打电话过来问她们在哪。她真的很不懂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非要这样口是心非。她想不通,索性坐在一边,等着小东家再打过来。
  果然没一会小马的手机响了,她老实的听着那边千篇一律的责怪,然后等她说完便报了地址。
  任辛沉穿着短裤,%e9%9c%b2%e5%87%ba两条笔直修长的长%e8%85%bf,上身随意穿着宽松的短袖,长长的头发在父母去世时就剪成了凌乱清爽的短发,五官端正,配上一脸不耐的走进包间:“怎么又喝醉了?!真麻烦!”
  如今23岁的任辛沉褪去了青涩的样子,父母哥哥的离去让她加速成长,她始终认为是楚清词害的她家破人亡,她没出现的时候,她们一家四口过得很幸福。她一嫁过来,哥哥死了,爸妈也跟着去了,公司也落在了她手里,所以她非常敌视她。只是这几年她为自家小公司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也没有赶她出门,要把公司占为己有的意思,她才稍微对她改观了一点,或许是她误解了。可她也不会因为这样就给她好脸色看。
  “小辛你不是说你不过来吗?”
  “我朋友出去旅游了!我只是过来拿钥匙而已!”
  “那你帮我送楚总回家吧?”小马给了个台阶。
  “哼…勉为其难帮帮你吧!真不知道楚清词怎么老爱为难你这个小身板!一点都不道德!”任辛沉不满的看了眼瘦小还没到她肩膀的小马。以及醉的不省人事的楚清词。她近几年健身和学散打,再加上经常过来“收尸”,对她轻飘飘的体重已经习以为常了。
  上前将人打横抱起来,迈着平稳的脚步走出包间:“把包提着,跟上来!”
  小马冲前面的身影吐吐%e8%88%8c头,真是有够口是心非的!明明担心才过来的,非要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在车上,任辛沉嫌弃的拿纸给她擦嘴,刚刚出酒店就吐了,现在脸色白的跟纸一样,有必要为了不是自己的公司那么拼命吗?任辛沉不懂她为什么会如此尽心尽力,目光深邃探究的在她脸上巡视,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
  “今天又跟谁喝酒了?”任辛沉把目光移向窗外。
  “跟骏伊公司的黄总,他带了好几个人轮流给楚总灌酒,幸好楚总酒量好,把他们喝醉了。”小马开着车,一五一十的说着。
  “呵…她喝了这么多年酒,酒量要是没练好,真是要被我笑死了。”任辛沉握住她的手,拇指在她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摩挲着。只有她喝醉了,她们才能如此靠近吧。
  到了楼下,任辛沉再次把软绵绵的人抱起来,对准备下车的小马说道:“你把包挂到我手上,然后开车回去吧!”
  “好。”小马下车把楚清词的包挂到她伸出来的手指上。
  “你知道的吧?老规矩。一个字也不准说!”任辛沉看了她一眼,见东西都拿全了,迈开长%e8%85%bf往家的方向走。
  小马很委屈的站在原地,每次楚总总会问她,她是怎么回家的,她总要顶着她不信任的目光把措辞说出去。因为任辛沉不准她说,是她去接楚清词回来的。至于楚清词信不信她的说辞就要靠小马的演技了。所以小马看到她来救场的时候心里既开心又担忧自己。
  任辛沉把人轻放在床上,熟练的拿出卸妆水给她卸下妆容,再用干净的毛巾擦拭一遍她的脸和手,打开空调然后为她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她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家居的衣服,回到房间点了根烟,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现在时间才过十一点,明天不用早起,可以晚一点再睡,尤其是现在放暑假,更加没事做了。
  两点多的时候,楚清词被渴醒了,睁开眼就看到熟悉的房间,一下就想到了任辛沉,那通电话她只听了个开头,后面的事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一定是任辛沉带她回来的,虽然小马每次都说是她自己带她回来。她那么点力气,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只有经常健身的任辛沉才能把她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楚清词捂着头疼的脑袋起身,在卫生间果然看到了自己素颜的样子。她打开房门想倒杯水,就听到了任辛沉的房间里传来键盘的敲打声和她激动大喊的声音。作为一个监护人有义务过问一下吧?这么想着,她打开了她的房门,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呛的咳嗽起来。
  任辛沉扭头看了她一眼,叼着烟又将视线回到了电脑上:“你们会不会打啊!别这么坑队友行吗!”
  楚清词踩着虚浮的步子进去打开了她的窗户,对于她抽烟这件事她曾经教育过,可是没有用,渐渐的就默认了。她或许也需要一种寄托吧。
  任辛沉气愤的扔掉鼠标,骂了几声,手里夹着烟关掉了游戏,然后转身不满的看向静静站在身后的%e5%a8%87弱美人。
┆┆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两个主角就出现了,我很棒!

第二章

  眼前的人穿着单薄的睡裙,两条纤细白皙的手臂和能养鱼的锁骨%e8%a3%b8露着,任辛沉上下打量她,越看越觉得太瘦了,除了%e8%83%b8`前那里有点肉以外,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躯体。现在又苍白着脸,站不稳偏偏要保持清醒般立在她身前。她吸了口烟然后吐出,微眯着眼,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善:“我有允许你进来吗?”
  “别抽太多烟。要把窗户打开保持通风。”楚清词语气轻缓的说着,对她的不善毫不介意。
  “我里面开着空调,你把窗户一开我都要热死了!”任辛沉生气的把窗户关上,然后把才抽了一半的烟掐灭。
  在她生气起身关窗户时,楚清词站不住般%e8%85%bf一软就坐在了床上,她现在还有些头痛。
  “我看你喝太多酒,突然母爱泛滥了吧?”这几年她们可没有这样“温馨”的场面。
  “可能是喝的多了。”楚清词按着太阳%e7%a9%b4不可置否,今晚各种酒混在一起喝,她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任辛沉坐在椅子上突然不发一语,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这大概是她们为数不多安静相处的时刻。没一会她出去冲了杯蜂蜜水递给她:“喏,别说我不关心你。快点喝吧。明天不要翘班了,我等着你养呢。”
  楚清词不适的撑着脑袋看着她动作,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下去,她知道这是她别扭的关心,事实上她从来没有开口主动问她要过钱。她干渴的喉咙得到了润湿,语气真诚道:“谢谢你去接我回来。”
  “谁那么没事去接你?我才下楼就看到小马辛苦的扛着你。我看不过去你这么压榨那个小身板,顺手帮个忙而已。”任辛沉翘着二郎%e8%85%bf,放肆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转,虽然很瘦,却还是那么赏心悦目。
  被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楚清词捂着衣领起身:“总之谢谢你。”在她看来,任辛沉就是只容易炸毛的小猫,雷声大雨点小,毫无威慑力。
  “你把衣服%e8%84%b1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看不上呢。”任辛沉跟在她身后探头对她捂着衣领的手轻挑的吹吹口哨。
  楚清词突然愤怒转身,被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