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等你,很久了》作者:咬春饼

ccwohaiaini 上傳於:2019-01-15  大小:82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等你,很久了》作者:%e5%92%ac春饼

文案
22岁时,念念沉迷唐其琛不可自拔
闹僵时也轰轰烈烈。
每次提起这段感情,念念总是坦然潇洒:“年少不懂事,喜欢过的一个渣男。”
并且保证,“这种愚蠢的动心,绝不会有第二次!”

26岁时,两人重逢。
她被醉意微酣的男人腾空架起,死死按住不让动。
“不会有第二次?嗯?”

唐其琛 x 温以宁;久别相逢.再续前缘
入坑提示:霸总狗血.糖中带刀.结局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业界%e7%b2%be英
主角:唐其琛,温以宁 ┃ 配角:唐耀,安蓝,柯礼,霍礼鸣,陈飒

作品简评
温以宁在大学期间曾与唐其琛有过一段缘分,但在感情萌芽初期,两人渐生误会,温以宁以为自己不过是唐其琛初恋的替身,伤心之下,两人决裂。多年后再重逢,彼此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变化。阴差阳错下,进入了亚汇集团工作。在这里开启了她事业的新篇章,并且与唐其琛在日久相处中,慢慢化解多年的误会。感情线为破镜重圆,事业线一是女主在职场中的蜕变成长励志向上,二是男主在商战中的%e7%b2%be彩表现富有魅力,内容充实,同时穿插女主寻找妹妹死亡的真相,以及家族争斗,让故事变得完整、有画面感。




第1章 花有重开日(1)
  周末,上海变天。
  立秋已过五六日,但盛夏的尾巴还张牙舞爪地翘着。不料午后突如其来落了场冰雹,过程不过两分钟,一晃眼,又是明晃毒辣的艳阳高悬于空。
  温以宁手头刚结了个项目,在家歇着。窗外奇景对她吸引力不大,所有的专心都放在了微博上。连着三天,热搜第一都是一个名字,安蓝,热搜第二也都是一个名字,义千传媒。
  安蓝粉丝忠心护主,个个义愤填膺。义千传媒这边骂声一片,恨不得让其以死谢罪。符卿卿打来电话时,ipad正好给刷没电关了机,温以宁意犹未尽地喂了声。
  “温姐,你听说文组长的事儿了吗?”符卿卿兴致盎然,“她栽了。”
  大概是积攒了太多不服与不快,符卿卿大有扬眉吐气的愉悦:“擅作主张,该她的。看这回高总还怎么护短。”
  温以宁极少接话,只在最后说了句“周一见”,泄露了她内心酣畅淋漓的筷感。
  说起来,这事儿跟她没有实质关系,但也不是全然无关。义千传媒做到今时今日地位,小团队不少,但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温以宁和文雅。
  前者像一束暗中潜伏的常春藤,给点儿阳光就疯狂生长。后者恃美行凶,深谙美色之道。两人斗了这两年,各凭本事,平分秋色,也没见谁讨了上风。
  安蓝代言的一个智能产品的广告推广由文雅一举拿下,为这事没少在温以宁面前得意。三天后有一个上海时尚之夜的活动,主办方是中宣部国家电影局,瞩目程度顶级,文雅尽职尽责,还真把广告推到了红毯秀的黄金位置。金主高兴啊,直言以后的项目都给文美人做。
  大概是春风得意难免得意忘形,顺风顺水的关口,文雅做错了一件事,她没打商量,直接要求安蓝要在红毯秀那天,穿她指定的礼服——红白相间,和代言酒品的瓶身设计遥相呼应,美名其曰软性宣传。
  安蓝那边没有当即表态,只在第二天,风轻云淡地送来了一份解约合同。
  安大影后最忌他人擅自做主,受不得半分勉强将就,不在意千万赔偿金,不在乎舆情导向,不在乎人情脸面日后好相见,颇有几分仗势欺人、恃宠而骄的底气。
  文雅傻了,公司急了。
  温以宁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但仇者快的心理,谁没有?
  周一,艳阳高照,气温又直逼三十八度,仿佛昨天的极端天气是一场幻象。
  义千传媒坐落陆家嘴中心位置,大厦被阳光一照,气派晃眼。温以宁等电梯的时候,符卿卿踩着高跟鞋叮叮跑来,“温姐,早啊!”
  “早。”温以宁摘下墨镜,注意到她手上:“拿着什么?”
  “生煎包子,超难排队的,没吃早餐吧?我买的双份儿。”
  温以宁笑着说:“谢谢,我不吃早餐。”
  电梯到,进去后,符卿卿说:“文组长今天七点不到就被高总叫去了办公室挨训,现在还没出来呢。”
  符卿卿去年就职,虽在温以宁手下做事,但资历浅,不敢直呼文雅全名。未等老大开口,符卿卿叽里呱啦一大堆:
  “这事儿客观说起来吧,我觉得是安蓝耍大牌。但现在网上的声音一边倒,竟然都站在安蓝这边,单子丢了就丢了,关键是舆论压力特别大,据说周总连夜取消了美国之行,急着回来处理。”
  温以宁见怪不怪,“她粉丝多,控场控评也很正常。”
  “耍耍大牌发发脾气也就算啦,为这事儿解约,就因为不高兴。这么做也太撕脸面了,有钱也不是这样任性的呀。”符卿卿喋喋不休,八卦了好一会儿,才把话题扯回来:
  “不管怎样,咱们总算出口气了。”
  温以宁不置可否,迈步出了电梯。
  经过高明朗办公室,确实能听见里面传来的怒薄斥责,还隐隐听到文雅委屈反驳:“我哪儿知道那个安蓝脾气这么臭啊,奇葩。”
  多半是气话,但高明朗却发了飙:“你哪知道?平日你做事谨慎,怎么这次这么马虎?安蓝什么人你查过没,你擅作什么主张?”
  后面没听见,温以宁进了自己办公室。这边的对话还在继续,气氛却悄然变了调。
  “你凶我干什么?我想把事情搞砸吗?”文雅似嗔似怨,似%e5%a8%87似嗲。
  “好好好。”高明朗讨好地一手揽过她的肩,语气姿态都放低,“公司那么多人看着,总得做做样子不是?”
  文雅脸上挨了对方一%e4%ba%b2,理直气更壮了,“这事儿怎么解决?”
  高明朗被%e5%94%87上绵软的触♪感撩得起了邪劲儿,大喇喇的三个字:“急什么。”
  文雅走出高明朗办公室是一小时后,温以宁被叫进去是十分钟后。十分钟时间,已够这位高总衣冠整洁,正襟危坐了。
  又一个十分钟,办公室里传来悲怒质问——
  “凭什么让我给她擦%e5%b1%81%e8%82%a1?!”
  温以宁一句话铿锵嘹亮,办公室门还未关紧,外面挨得近的同事伸头张望。
  高明朗起身关门,不急不缓:“公司的共同利益,怎么能叫为谁擦%e5%b1%81%e8%82%a1?我知道你有情绪,这话在我面前抱怨抱怨就行了。上头领导最喜欢的是什么你忘了?团结。合作。”
  温以宁安静几秒,平声道:“这个烂摊子我收拾不了。”
  “谦虚谨慎,能力出众,顾全大局。不错,周总对你的褒奖的确很中肯。”高明朗又走过来,“我已经跟周总汇报过了,公司现在遇到困难,他也赞同这个决定。”
  温以宁面色如镜如湖,任这把风吹得再劲再招摇也瞧不出喜怒哀乐。Ψ本Ψ作Ψ品Ψ由Ψ思Ψ兔Ψ網Ψ提Ψ供Ψ線Ψ上Ψ閱Ψ讀Ψ
  她走出高副总办公室时,一身鱼尾红裙的文雅汹涌澎湃迎面走来,那笑容与高明朗如出一辙,“所有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待会送到你办公室。”
  温以宁睨她一眼,清冷又高傲,胜过千言万语的辱骂。
  消息很快传出,符卿卿气疯,“凭什么?自己捅的篓子让咱们收拾?高总护短,还不是因为……”
  “收。”温以宁打断,“有些话不该你说,就不要说。”
  符卿卿憋了回去,不服气地把剩下三字儿低声骂完:“……上过床。”
  这种事心照不宣,往好了说,男未婚女未嫁,合理合法。往俗里说,靠不要脸吃饭也是一种捷径。高明朗曾经试图说服温以宁也别要脸了,一到晚上就发各种性暗示短信,温以宁一忍再忍,终于在某次高总醉酒忘形,竟给她发了个自己的%e8%a3%b8身照片后,爆发了。
  她第二天来到高明朗的办公室,不坐,不笑,不寒暄,不示弱,不求全,用她一贯的骄矜冷傲目光控制住了场面。
  “高总,您下次做苟且之事的时候,最好去酒店,公司里,凌晨加班的人不是没有,声音小一点,文组长那天都喊破了音,不过以我对女人的了解,多半是装的。您下回再给我发短信,请斟酌用词,不然下回我会给公司全部员工发一封邮件。”
  温以宁言简意赅,“不浪费资源,只写两个字——疲软。”
  自那以后,高明朗再也不敢惹她,不过暗地里使的绊子倒是越发变本加厉。
  对符卿卿的一通抱怨,温以宁不持异议,在本上写了一页纸,撕下递给她:“越详细越好。”
  她要相关人员的资料。
  符卿卿憋屈,看样子,空手接白刃,是真的接下了。
  当天晚上,温以宁就收到了符卿卿的汇总,“除了百度上能查到的,我还托我那男同学打听了不少呢,不过真假有待考验。”
  隔壁男同学高中时候追过符卿卿,现在在个挺有名气的娱乐公司做记者,娱乐圈的边角八卦不在话下。
  温以宁看着厚厚一摞纸,一目十行,%e7%b2%be拣有价值的便多留意,十几页翻过去,从品牌高层、到时尚之夜活动的相关机要人员,
  最后五页,安蓝。
  符卿卿办事机灵,小女生对娱乐圈本就有兴趣,洋洋洒洒,%e7%b2%be确到安蓝哪月哪日买了哪条珠光宝气的裙子。她越说越刹不住车:“我最喜欢她演的《任春风起》,演技超棒的,我同学说,人是真的美,近拍也无可挑剔。人比人气死人哟。不过脾气也是真的差。”
  越到后面看得越慢,温以宁忽然就不动了。符卿卿伸眼一看,来了劲,这才是她此次任务的功勋章。
  “活跃在一线的花旦哪个没有人脉靠山,可做到像安蓝这样的资源,真的是极品了。”符卿卿凑过去:“您知道亚汇集团吗?”
  亚汇集团,前身有一响亮名号,上海唐氏,百年名企,十九世纪的香港贸易洋行扬帆起航,唐氏顺应时代潮流,开疆拓土,在水深港阔的维多利亚扎稳脚跟。随后转回沪上故土,发展得荣辱不惊,相当低调。
  “几年前董事局变更,新的首席执行官在董事会上全票通过。”符卿卿眼里像有火把在燃,“CEO帅得要命,而且很年轻,要不是私生活低调保密,早成网红了。”
  她情绪澎湃,压了压声音,说:“安蓝真正的靠山,就是这位唐总。”
  大概是小姑娘的声音过于跳跃,温以宁竟然岔了几秒神。她莫名想到昨天,盛夏酷暑里突降人间的两分钟冰雹,极端天气,总寓意着些什么。
  结合这个倒了血霉的周一来看,妖艳之象,流年不利。
  温以宁捏紧纸张的手指暗中较劲,抠疼了自己才慢半拍地松开。
  目光落在资料最后一行,三个字: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