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娇娘军嫂》作者:朵颜涯

baiyefengwen 上傳於:2019-01-15  大小:259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重生之%e5%a8%87娘军嫂
  作者:朵颜涯
  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还没弄清楚情况的康小桥,就被某兵哥哥强行壁咚在床上。
  然后对方脸红脖子粗,极其隐忍的骂道:“你能不能矜持点?能不能检点点?简直不知廉耻,在家也就算了,怎么到外面你也这么,这么不要脸皮?”
  额---,被骂的康小桥表示,那个骂她不矜持,不检点,不知廉耻,不要脸的某妖孽男---
  你能不能,不-缠着我?
  PS:朵朵已有老书《重生之萌娘军嫂》已经完结,三百多万字,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标签:军婚 剩女 扮猪吃虎 爽文 重生


第1章 001:惊闻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外面寒风刺骨,积雪有一尺多厚,这场大雪已经连下了一个星期了。
  康小乔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手中握着红酒杯,默默的小口品味着,室内温暖如春,可是,康小乔却觉得异常的寒冷,仿佛,那冬日的寒风吹打在她身上一般,她觉得心都被冻僵了。
  然而,她落寞的脸色却没有一丝呈现,只见她慵懒的动了动那波涛汹涌的上半身,然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歪着,她的眼神看上也是慵懒的,冷漠的。
  可是,很快,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又变的阴寒,冷漠起来,轻柔的用那细嫩白皙,修长的左手,拿起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看了又看,嘴角却浮现出诧异的微笑。
  那宛如新鲜血液一般的红酒,被一点一点的倒入口中,配上她诧异的表情,绕过那美若倾城的侧脸,另一边瞬间仿佛变换成了噬血的女巫一般,看的人不寒而栗。
  又过了一会儿,康小乔用手又轻轻的晃了一晃承载着红酒的高脚杯,看着里面仿佛血液一般的红色,小声呢喃道:“时辰差不多了,你们应该上路了吧,不知道这血液如泉涌般溢出来,撒到白雪皑皑的雪地上,又有雪花落在上面,会不会很漂亮......”
  说着说着,她就一点点的笑了起来,之后竟然哈哈大笑出声,可笑着笑着,眼角不由得落下泪来。
  忽然,她愤怒的把手中的高脚杯抛了出去,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瞬间,红酒夹杂着玻璃碴子飞的哪儿都是。
  而康小乔却异常痛苦的呢喃道:“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哈,我这辈子,这辈子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笑话。”
  康小乔痛苦的抱着头,不愿意去想这一切,可是,不论她如何努力,却依然都是徒劳的。
  那日的一切依然不断在她脑海中闪现,她倔强要强了二十多年,最后却阴沟里翻了船,真是小人,贱人,这两人就该去死,去死......
  她好悔,她好恨!
  要不是出院前一天,她碰巧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估计要去见阎王的就变成自己了吧,呵呵,真是老天开眼啊。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来也巧,虽然也是雪天,那日却春光明%e5%aa%9a,可是康小乔的心情并不好。
  估计任谁在结婚当天,听闻父%e4%ba%b2去世的消息都不会欢乐,虽然康小乔从小就抗拒着,怨恨着她的父%e4%ba%b2,为有一个贪图荣华不择手段的父%e4%ba%b2感到耻辱,因此,她拒绝他给予的一切。
  因为妈妈的死,她恨惨了这个人,恨不得他去死,可是,当听见他去世的消息时,她不但没有感受到大快人心,反而仿佛心都被掏空了一样。
  她像丢了魂似的,穿着婚纱跑了出去,可是,没想到这只是阴谋的开始,她不明白是怎么发生车祸的,她只知道她的刹车失灵了。
  这场车祸差点没要了她的命,却要了她的一双%e8%85%bf,和她倾城的容颜。
  因此,她错过了自己的婚礼,同时也错过了她父%e4%ba%b2的葬礼,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等她在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尘埃落定。
  那一日康小乔觉得烦闷,自己推着车子在医院的长廊处看风景,可是,没想到,她偶然的一回眸,居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她的未婚夫,哦,不,她的丈夫,她们已经领了证,举办了婚礼,虽然还没圆房,可是,那确确实实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张瑞。
  而她丈夫张瑞却小心翼翼的扶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虽然不总见面,但是,康小乔也知道,这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是她的继妹康巧巧,她父%e4%ba%b2小老婆带来的拖油瓶,比她小个四五岁。
  康小乔对她们母女俩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勾引有妇之夫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人?
  虽然她父%e4%ba%b2也不是什么好人,她们这一家子,康小乔都厌恶至极,要不是有妈妈的临终遗言,过春节的时候要去父%e4%ba%b2那儿过,估计,这辈子她都不想看见这些人。
  可就是自己如此厌恶的人,却被她那个好丈夫张瑞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可能因为角度的问题,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康巧巧忽然间生气的不走了,就在康小乔身后的大柱子隔壁耍起了脾气。
  只听见康巧巧生气的说道:“张瑞,你什么意思,我现在都三个月了,你是不是打算不认账了?”
  张瑞马上左右看了看,发现这地方挺偏僻的没啥人,便哄着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轻点啊,别弄伤了我儿子,我咋能不认账呢,有你这么漂亮的%e5%a8%87妻不喜欢,难道你让我去喜欢,那个被毁了容,满脸伤疤丑陋的女人吗?”
  康巧巧原本还生着气,不过,这会儿反而被逗笑了,抬了抬小下巴说道:“哼,算你识相。”
  “不过,我们的事儿咋办啊?我等的了,咱们的孩子可等不起,哼,都怪你,这手脚做都做了,你就不能做利落点?让她直接撞死不就完了?这搞的不死不活的,还占着位置,真是讨厌。”
  康巧巧的话一落下,张瑞就紧张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的说道:“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这事儿你怎么能在外面说?”
  康巧巧闻言,瞪了他一眼说道:“这又没人,怕什么?哼,她跟她那个死鬼爹一样的惹人厌,呸-”
  “当年他不过就是个穷教书的,我妈妈不嫌弃她,愿意嫁给他,那是他的福分,可他居然还装清高,说什么他是有家室的人,可是,结果呢,我舅舅一出马,什么事儿都没有了,痛痛快快的离了婚,跟我妈结婚了。”
  “你说,这么多年,我们家有亏待过他吗?呸--那就是个白眼狼,从一个破教书的走到今天的地位,那都是我们家一手扶持的,可是他翅膀硬了,居然大义灭%e4%ba%b2去举报我舅舅。”


第2章 002:背叛□思□兔□網□
  “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是什么?更不要脸的是,他自己也没多干净,贪的比我舅舅他们还要多,更可气的是,这么多钱,他不给我们娘俩留着花,居然全都捐出去了,你说,他这人是不是缺心眼?建什么希望小学,呸---”
  “要不是我和我妈下手快,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了他,估计剩下的钱全都打水漂了,可就算这样,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还留了一手,给了他那个贱女儿康小乔好几个房产和商铺,价值几千万,给我们留的不过是一个零头,哼,真是岂有此理。”
  张瑞听完这些并没有吃惊的表现,反而很淡定的安慰道:“巧巧,这些话在家里头说说就完了,在外面还是要谨言慎行,我知道你心里头有气,可是,咱们也要分场合不是,你放心,这口气,我一定给你出,你在忍忍,等过两天康小乔出院回了家,还不是咱们想怎么磋磨她就怎么磋磨她?”
  “到时候她一个残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还不是你想怎么就怎么着?你以为就你憋屈?想想我这些年日子过的憋不憋屈?”
  “每天看着她摆着一张高高在上的脸,就跟别人都欠她似的,说发脾气就发脾气,我还得笑呵呵的哄着她捧着她,可是,我们处了这么多年,连%e4%ba%b2一下都不让,说什么要等结婚之后,这都什么年代了?呸--。”
  “她根本就不爱我,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儿,她不过就是想找个傀儡当她丈夫,可是,我却动都动不得,我连拒绝都不能说,要是有个风吹草动,她那个爹就会让我没有好日子过,你说我这么多年容易吗?”
  康巧巧闻言,马上一脸心疼的说道:“这么多年真是委屈你了,不过,也好在那是个不懂风情的,不然哪里还有咱们的好事儿?你说是不是?”
  说完就在张瑞的脸上%e4%ba%b2了一口,之后虽然面带笑容,可是神情阴狠的说道:“就算那个老不死的机关算尽又如何?他女儿还不是怨他、恨他,不念他的好?每当看见他被自己的女儿气的吐血,我就觉得大快人心,哈哈,他们自相残杀最好玩儿不过了,啧啧......”
  “不过,我们不能让人家父**阳两隔那么久,得尽快送他们去团聚才是,瑞哥,那些房产过户办的怎么样了?还有她公司的事儿,接手的如何了?”
  “咱妈这一招真是高明,在她婚礼当天让她那死鬼老爹一死,她果然自乱阵脚,如今又有医院开的抑郁症的证明在手,虽然她一死,这些财产也会落到咱们手里,可是,她别跟她那个死爹似的发疯把这些都给捐了,到时候咱们哭都找不到调。”
  张瑞一听,用手刮了一下康巧巧的鼻子说道:“小妖%e7%b2%be,都被你说着了,没想到她跟那个死爹真一个德行,真要捐了,那可是好几千万啊,不过,好在她委托我做了代理人,又无心管这些,就在昨天,都已经搞定了,放心吧。”
  “走,宝贝,你小心点,我先送你回车上,一会儿我去看她一眼,就送你回去......”
  那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远了,而康小乔仿佛变成了一个雕塑一般,她完全不敢相信,她刚才听到的话是真的。
  哈哈,老天爷不是在玩儿她吗?她怨了,恨了二十多年的人,却时时刻刻的在关注着她,时时刻刻在保护着她,就算死了,也要给她留下充足的钱度过余生。
  这个男人曾经抛妻弃子,去当了陈世美,时隔多年,当年那个自命不凡,以教书育人为己任,有理想有报复的青年,转身变成了左右逢源,在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坐上了本市的第二把交椅,却是个巨贪。
  可是他居然把所有贪来的巨款去盖希望小学,用来搞文化建设,这是有多讽刺?
  而陪伴在她身边十年如一日的谦谦君子,总是那么温暖,关爱着她,不论她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愤怒,都一如既往的陪伴她,支持她的丈夫。
  却因为自己拒绝他的%e4%ba%b2%e5%90%bb而怀恨在心,因为父%e4%ba%b2的逼迫,他就想弄死自己,难道自己对他不够好吗?
  是,她承认,自己谈不上多爱他,愿意跟他结婚,那也是因为除了他,康小乔找不到更加信任的人了,她因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