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作者:火茵

mayhsu246 上傳於:2019-01-16  大小: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嗜血醫妃:邪王盛寵小野妃


作者:火茵




第一章 賤人罵誰


第一章 賤人罵誰

百花盛放,綠柳碧垂,鳥雀輕啼,正是賞花遊湖的好時節。

雀湖邊一艘%e7%b2%be美絕倫的畫舫上,一個白衫女子正倒在血泊之中,沒了聲息。她的身上,被扔著一張白紙,白紙上鬥大兩個黑字——休書!

“真是下作,來這裡攪局,擾了太子殿下和姐姐的好心情。”一個綠衫女子厭惡的看著地上的女子,拿衣袖捂住嘴角:“哎,這麼難聞,噁心死了。有這樣的嫡姐,簡直丟我們的臉,丟將軍府的臉。”

女子姿容尚可,圓圓的蘋果臉陪上一雙大眼,看上去有幾分刁蠻的感覺。

“夢蝶,你別這樣說嘛!快去看看姐姐怎麼樣了,有沒有摔傷。”粉衣女子眨眨眼,順手拉住綠衣女子:“再怎麼說,她也是太子殿下曾經的未婚妻。”

粉衣女子妝容%e7%b2%be緻,模樣清麗脫俗,柔弱可人。身材纖細窈窕,很有幾分江南女子婉約的柔美。

她說的好似關心,眼角卻%e9%9c%b2%e5%87%ba一絲幸災樂禍的譏笑。

在她的身邊,是一名身著藏藍色長衫的男子。男子衣衫華貴,容貌俊秀,只是那倨傲的態度和陰鶩的眼睛讓人十分不舒服。

男子聽見粉衣女子的話,不屑的皺了皺眉頭,好像看著一隻死蒼蠅般,看著地上的女子:“休書已寫,那個賤人跟本太子沒有關係!更何況,她還敢推你,本太子自然是不能放過她。”

“就是就是,管她作甚,她自己找上門來挑釁的,該!”沈夢蝶連忙附和,還順手扯下幾朵裝飾畫舫用的鮮花遞給沈白蓮:“姐姐,快將花帶著,免得被這個臭魚簍染臭了!”

太子接過沈夢蝶手中的花給沈白蓮別在了發間,臉幾乎貼上了她的臉頰,曖昧的說道:“夢蝶說的極是,鮮花就要配美人,香美人。”

動作親昵,舉止輕佻。

沈白蓮故作嬌嗔道:“太子殿下,你又戲弄蓮兒。”

看著美人嬌%e7%be%9e的容顏,秦廣大聲笑了出來。

周圍有幾個官家小姐看不下去了,竊竊私語道:“好不要臉,搶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還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卿卿我我。”

“是啊,這沈大小姐也真是可憐,突然得了這種體臭的怪病,弄的被當眾休棄。這要是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太子殿下愛慕美人沒錯,可是這樣也太狠了!不知道她死了沒有。”

“咦,她動了……”

頭,好疼!臉,也好疼!

周圍是什麼情況,好像有很多人,噪雜的聲音伴隨著一陣刺耳的笑聲。

沈天嫿微微動了動,忍無可忍的大聲喊道:“吵死了!”

這一聲呼喊,好比平地裡的一聲驚雷!將所有在場的人,都鎮住了。

一個膽小的富家公子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句:“詐屍啦!”

沈天嫿一陣鬱悶,用手%e6%91%b8了%e6%91%b8疼痛的地方。頭,顯然是撞上了什麼硬|物,現在還在流血;臉,火辣辣的,應該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哼,沒死?”秦廣冷哼一聲。他昂起頭,如同踐踏一般一腳狠狠踩在沈天嫿白色的衣裙上道:“既然沒死趕緊起來給蓮兒道個歉,蓮兒原諒你了,本太子就暫且放過你,如何?”

道歉?

沈天嫿懵圈了。

她記得,她是當世醫毒無雙的奇才,在搭乘飛機時遇上了空難。自己不是應該死了嗎?怎麼在這裡。眼前這些人是誰?

這個男人……

想到這裡,腦海中閃現了千萬個畫面,頭部一陣刺痛。

那千萬個畫面,很雜亂,卻讓她知道了這具身體的過往。其中一個畫面是這名男子深情的拉著自己的手說會愛自己一生,護自己一生。

穿越?自己穿越了!

現在想想那畫面,真是諷刺之極,可笑之極啊!

這名男子,便是她曾經的未婚夫,當朝太子——秦廣!

剛才明明是沈白蓮故意借著她推搡的力倒在了他的懷裡,他卻不分青紅皂白的給了她一巴掌。也就是這一巴掌讓她撞上了欄杆,死於非命。

“太子殿下。”沈天嫿睜著眼睛帶著一抹輕描淡寫的微笑,就好像剛剛的一切不曾發生過:“你可得站好了。”

秦廣一愣,顯然他沒有見過沈天嫿這樣的神情,更沒有明白她究竟是什麼意思。

沈天嫿嘴角輕勾,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快速的站起,扯起她白色的衣裙,強大的慣性將秦廣直接拉翻在地。

她輕笑,帶著幾分戲謔道:“我說過,太子殿下一定要站好啊,怎麼說著說著,就摔倒了呢。”

眾人一片驚愕。

頭,還在流血。血液的流逝讓她感到微微暈眩。作為醫生的自覺告示她,在這樣任由它流血,自己可能就要失血過多昏厥了。

包紮傷口要緊!

順手扯下白色的衣袖當繃帶,為自己包紮。“刺啦”一聲被撕裂聲,毫無顧忌,就好像這一船的人都是地瓜紅薯!

純熟的動作,俐落的手法,更是讓旁邊的一眾人徹底驚呆了。

包紮好後,沈天嫿%e6%91%b8了%e6%91%b8自己的臉。火辣辣的觸覺讓她非常不爽,臉頰稍微有些不對稱,看樣子應該是腫了。

這秦廣真狠啊!

原主會死,不是因為身體的傷,恐怕是哀莫大於心死吧。

現在,至少要替原主先回敬這“一巴掌”才是!

沈白蓮和沈夢蝶連忙驚慌失措的扶起秦廣。

秦廣%e5%92%ac著牙,厲聲叫道:“沈天嫿,你好大的膽子!”

沈天嫿攤攤手,一臉無辜道:“在場這麼多人,都有看到,我可什麼都沒做,只是站起來而已。太子殿下的膽大一說,怎麼講。”

秦廣竟無言以對。

是的,她確實什麼都沒做,只是站起來而已。

秦廣倨傲的看著沈天嫿,猶如看一隻卑賤的螻蟻:“賤人,休書本太子已給,今日起你跟本太子再無關係。”

她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賤人罵誰?”

沈夢蝶嘴快,說話又不經過大腦,直接接道:“賤人罵你!”

她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哦,太子殿下,夢蝶剛剛說你是賤人!”

旁邊有些官家少爺小姐憋不住,笑出了聲。

秦廣臉上一會青黑一會赤紅。

他身為太子,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嘲諷辱駡?他真想撕碎面前之人。他曾經也跟她相處過,那時候怎麼沒發現她如此牙尖嘴利。還有這個沈夢蝶,簡直就是蠢貨!

沈白蓮瞥了沈夢蝶一眼,示意她多嘴。沈夢蝶看著沈白蓮的責怪與太子陰鶩的眼,嚇得往後縮了縮。

“太子殿下,你的話可說完了?你若是說完了,便讓嫿兒說吧。”

她要……說什麼?





第二章 太子等於蘆花雞


第二章 太子等於蘆花雞

沈天嫿落落大方站在眾人面前,白色衣裙上的鮮紅血液非但沒讓人覺得污濁,反而增添了幾分雅致,猶如朵朵寒梅在冬雪中盛開。°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她清了清嗓子:“我記得我們好像還未曾完婚,既然未曾完婚,又何來休書一說?”

說罷,從懷中掏出一方手絹。沾著剛剛自己倒在地上留下的血,一邊寫一邊念道:“退婚帖:今日沈天嫿與秦廣協議退婚,婚書庚帖退還,正式脫離婚姻關係。此系自願,絕無反悔。至此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為欲有憑,特例此書。”

字字鏗鏘,如驚雷炸的旁邊一陣轟然。

剛剛還死纏爛打,哭天喊地,寧可做妾也要嫁給太子的女子怎麼說變就變了?

沈白蓮給沈夢蝶遞了個眼神,沈夢蝶會意便說道:“說的好聽,到時候又回去找爹爹哭訴!”

沈天嫿看了沈夢蝶一眼,又看向眾人:“在場各位做個見證,我沈天嫿決不違背此誓。若是違背,形同此玉!”

啪!

一聲脆響。

一塊上好的羊脂白玉就這樣摔了個粉碎。

這一舉動不可謂不決絕!

那塊玉佩是太子勾搭自己前身時送的定情信物,前身一直是若珍寶,平日裡小心的用錦布包裹,生怕弄傷了一絲一毫。

現在,當著他的面,便將玉佩摔了個粉碎。白色的玉佩,在鮮紅的血液中失去了顏色。

秦廣感覺心裡一陣憋屈,臉上青紅交加。明明是他不要她了,怎麼搞的好像自己才是被拋棄說的那一個。

她如此決絕,仿佛是早就想逃了一般。

為了面子,他就是在不舒服也不能表現出來。

他冷哼一聲:“說的好!但願你能做到!不要又像剛剛一般尋死覓活,甚至動手。從今天起,蓮兒就是准太子妃了,你見到她最好行禮。”

聽到這話,沈白蓮眼裡多了幾分得意,嘴上卻還%e7%be%9e澀的說道:“不用,不用,我跟姐姐之間不必這樣。”

看到沈白蓮得意的眼神,沈天嫿只覺得有些可笑。

准太子妃?她曾經好像也是准太子妃呢?現在成了什麼樣?

今日芙蓉花,明日斷腸草;以色示人者,能有幾時好?

面對秦廣這樣絕情的男人,她又能好到幾時?深陷懸崖,還不自知。甚至還得意,沾沾自喜,該是可悲呢?還是可笑?

沈夢蝶看了看,還想故意譏諷她,順便吹捧太子,於是道:“太子殿下天人之資,是多少閨閣女子心中的傾慕物件。大姐是因為身患惡疾,自慚形穢,才%e7%be%9e愧到退婚的吧。”

沈天嫿看了看沈夢蝶和太子%e9%9c%b2%e5%87%ba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語重心長的說道:“很久以前,父親大人給我買了一隻雞……”

她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愣著了。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受刺激瘋掉了。

“那只雞跟普通的雞不同,非常漂亮,我非常喜歡。”

完了完了,這沈大小姐自說自話,看來真是瘋掉了。

“可是後來吧,我妹妹也喜歡上了,怎麼辦呢?於是我便讓給她了。為什麼呢?因為它不過是一隻雞,就算再好看也只能算是一隻蘆花雞。我畢竟不是母雞,何必執著于於它呢……”

這話,算是讓在場的人聽明白了。

原來這沈大小姐不是在自說自話,發瘋了,而是藏著機鋒,講出了一個重磅消息:太子等於蘆花雞!沈白蓮等於母雞!

旁邊的人有人聽懂了,礙于太子的顏面,強忍著憋笑,一張臉憋得通紅。

沈白蓮和秦廣臉上猶如調色盤一般,色彩斑斕。

尤其是秦廣,他瞪著一雙眼,額上青筋微微暴起,恨不得現在就沖上前去講這個多次數落諷刺他的女人撕成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