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许氏风流杂史》作者:吃了木鱼的猫

msc505 上傳於:2019-01-20  大小:388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公主驸马

  晋朝文许武骆,两家一直势均力敌,却在建康二十三年结为%e4%ba%b2家,圣恩不减反增,更因穆王之乱,许骆两家立下赫赫功劳,深受晋世宗的信任。这其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许从安了。
  许家几代官至高位,许从安却是最%e8%83%b8无大志之人,纵是娶了骆南晴,又跟着沾光立下不小功劳,也不曾官拜丞相,只领着闲差混日子。她自己不显,但边上的人可占尽了风光,一时之间,竟是有传言许从安是福星下凡,旺了两家人,甚至后来有些人家供奉着许从安的画像,许从安自己听闻也哭笑不得。
  可百姓们却对这说法深信不疑,甚至言之凿凿。她爹原本就是丞相,岳丈原本就是最有威望的大将军,这两人暂且放在一边不说。
  自打她与骆南晴成婚以来,骆家几位将军上战场竟皆是有惊无险,直至延康年间晋朝一统三国,骆家几代子孙竟是都安安全全从战场上回来了,你说这悬不悬?这是其一。
  其二,许从安诞下三女一子,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大女许纯瑗是文状元,后来官拜丞相;二女许纯玥是也是拿下武状元;三女许纯玖是经商奇才,小小年纪便成了商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你说这三个女儿能文能武能赚钱,谁养得出啊?再说小儿子,也是不曾被这三个姐姐盖了风头,文武双全,是当时京城名噪一时的公子。
  再往下看,许从安的孙辈也是人才济济,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她许家干不好的。你说这不是福星照着,还能是什么?
  退一万步来看,许从安自个儿也没点什么本事,平平稳稳就过上了人一辈子也赶不上的日子,不用操心不用劳力就可以呼风唤雨,这不是福星下凡是什么?
  许家除了许从安这福星的传言广为流传外,更为传奇的还是许家三位小姐开始的风流韵事,直至百年过后,也不少茶馆里还说着这些许小姐的风流史,传言传着传着便失了真,那实际到底是如何呢?且听我一一表来。
  许纯瑗被怀上的时候正值穆王之乱,平定叛乱后,晋皇的皇后恰好诞下一名小公主,正是李容绣。李容绣是太子的嫡%e4%ba%b2妹妹,却是比太子的孩子还要小上几岁。那时,晋皇正想着要跟许骆两家攀上%e4%ba%b2戚,一面可以显示自己的皇恩浩荡收拢收拢两家,一面也算替太子搭上两条大船,以后也有个照应。
  若是让两家的庶女入宫成为太子侧妃倒不是不可,只是一来两家并没有什么得宠的庶女,二来这样的安排也是怠慢了他的两位爱卿。太子的孩子又没有定数,胡乱指%e4%ba%b2,反倒于太子不好。说来还是将公主嫁过去比较稳妥些,那就只能等一等太子的嫡女了。这下好了,李容绣的出生正是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又听闻骆南晴的肚子里怀了孩子,左思右想,一定要把李容绣嫁进许家。骆南晴肚子里的孩子最合适,嫁了这一个,算是同时与两家都攀上了%e4%ba%b2戚,划算得很。这般打定主意,晋皇也就把这赐婚的意思告诉了许家,虽然不曾下旨,但总是有意无意提起,也不顾忌旁人,久而久之,这事也就众所周知了。
  许纯瑗也就在这众人的期待中出生了,一出生,不少人叹息可惜。皇上倒不气馁,只跟许家说,他还等着。
  既是许家头一个孩子,纵不是能当驸马的儿子,许纯瑗的待遇也是众星拱月了。原本这般宠溺该是会养成骄纵的性子,谁知她却是乖巧得很,又是个机灵的,皇后见了几次便十分欢喜,与皇上一说,皇上想着李容绣在宫里鲜有同龄人,以后也是要嫁入许家的,不如多些走动,便赐了一道金牌于许纯瑗,命许纯瑗多往宫里去,后来更是封她为李容绣的伴读,与李容绣一道在宫里进学。
  李容绣是知晓自己要嫁入许家的,可许家一连生了三个女儿,眼看着这门%e4%ba%b2事就要无疾而终了,但父皇却一直不曾表态,她自是不必自寻烦恼,生在帝王家,这婚事哪儿有自主的份。
  这时候她太子哥哥的嫡女李丹扬也出生了,她想,或许等许家生了儿子出来,是要这个侄女替她嫁过去了,自己与许家公子的岁数相差未免也太大了。可谁料想许夫人竟是几年不曾传来有孕的消息,别说父皇,纵是她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许家故意不想与皇家结%e4%ba%b2。
  许纯瑗就这般抱着李丹扬走了进来,“方才我在来的路上,正巧碰见了丹扬,她说要来给你这个姑姑请安呢!”说着,便把李丹扬放下,李丹扬才落地,便十分乖巧地朝着李容绣请安,“丹扬请姑姑安。”
  稚嫩的声音才落,一边许纯瑗也正正经经做了个福:“参见公主。”李容绣轻哼一声,招招手让李丹扬过去,却是不看许纯瑗:“你还是丹扬懂规矩些呢!”
  许纯瑗咧嘴一笑,也跟上前去:“你说丹扬这么可爱,以后谁家这么有福气能娶进门去。”
  李容绣听了,脸上不曾变化,只声音低沉了些:“若是尚公主有你想得这般简单就好了,有些人家里当福气,有些人家里可不然。”
  许纯瑗虽与李容绣一道在宫里学习,却因着许家的关系,对这些勾心斗角的事并不熟悉,更何况如今也只是九岁的孩童,与李容绣这后宫里长大的相比,自然稚嫩许多。她知晓官场上的事复杂,就连成%e4%ba%b2的事也要有利可得才行,只是她又觉得不论如何,娶了李容绣或是李丹扬这两位公主,总算得上是有福气的,便道:“我不知别个如何想,只知若是我,能娶到你这样的人,该是要烧高香了。”
  “你只是与我在一处多,习惯罢了。等你再长一些,不是我的伴读了,你多与其他人一处,就觉得其他人好了。”李容绣听了许纯瑗的话,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放心上,她见惯了宫里人情冷暖,若是许纯瑗这般的心性入宫,还不知被折腾成什么样。
  “这可未必,我爹见的人总多了吧,他便总是夸你。我爷爷越发如此,还怪我不是个孙子,好将你娶回去。”
  若不是李容绣熟悉许纯瑗的秉性,还以为她是哪里学来的油嘴滑%e8%88%8c,知她真心,自然是高兴。
  因着许纯瑗时常在宫里,久而久之,性子也越发沉稳起来,与李容绣二人常常呆在一处看书写字,有时一两个时辰都不会有人开口。有时,两人谈论起什么来,又是能滔滔不绝说上许久,叫宫女看茶都要来不及,深怕两个主子渴了去。
  此时,许纯瑗的才情已经名声在外了,她的字画甚至比民间几大才子还要价高,她的诗词也多得人传唱。有几篇佳作,甚至叫当朝的文状元也自愧不如。晋皇频频叹息,为何这许纯瑗不是男儿呢,实在是可惜啊!
  李容绣倒是从未这般想过,有时听人提起,她反倒觉得不然。如若许纯瑗不是女子,何来这敏[gǎn]之心,又如何写得出这般%e7%b2%be巧的诗词与画作,如若许纯瑗不是女子,怎会如此温柔,只谈风月不谈风流。
  实际上,李容绣并不觉得她的诗词书画最得人心,她最喜欢的还是许纯瑗的笛声。有时,她会拿出琴与她一同合奏,有时,她更愿只听她独奏。只是,她的笛声鲜少有人听过,或者这就是她更喜欢笛声的缘故吧。
  许纯瑗的笛子是许从安教的,她起先听李容绣弹琴,便想起府中爹娘笛琴和鸣的场面,便向许从安学了来。稍有些模样,她便吹给李容绣听,谁料,李容绣喜欢得很,她便学得越发卖力了。
  其实许纯瑗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想法子“讨好”李容绣。这个问题一直到她十五岁才隐隐约约得到了解答。
  她不是不知情爱,只是想不到自己会对女子动心。她亦知此情非同寻常,自然不敢与外人道,甚至于李容绣,也藏藏掖掖不敢透露。可有时,她会无法控制自己,会故意卖出一些些的破绽,似是初次知□□的无措,又似是想要对方有所感知的私心。
  幸而她早已养成了沉稳的性子,懂得将自己的情绪藏起,又或许女子对女子动心实在匪夷所思,李容绣根本不会往那边猜,李容绣似乎对她的心事一无所知。
  可她不知,李容绣其实是隐隐知晓她的心思的,并且对她也是有些情愫,只是她深感此情不会有果,便兀自压下,并不打算坦白,甚至不打算戳破许纯瑗。李容绣毕竟是生在后宫长在后宫,心中城府岂是许纯瑗可比的,总是内心波澜四起,面上也丝毫不显,许纯瑗自是试探不出什么,也瞧不出什么了。
  李容绣觉着,她俩之所以会对彼此产生情愫,只是因为年纪到了,而两人自幼一处,颇有默契,便容易将感情弄混了。她觉着,这情愫初起,要拔去也并非难事,也就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作者有话要说:
公众号是作者名首字母clmydm*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感谢大家的支持,估计看我的文的都是老粉了(泪目)
原本想祝大家七夕节快乐的。。。好像迟了一点


第2章 公主驸马

  许纯瑗作为李容绣的伴读,是十分尽职的。每每遇到不太明白的课业,李容绣都会叫唤一声“纯瑗”,而许纯瑗便立刻一边应着一边从后头位置上站起,走到李容绣的边上,替她解惑。
  甚至有时,夫子问了李容绣什么答不上的问题,李容绣也不言语,只转过身看着许纯瑗,许纯瑗便主动起身答了起来。
  有时候,许纯瑗不只是要做个尽职的伴读,还要连宫女的事也一应包揽了。李容绣使唤她惯了,也不管是什么事,都要叫许纯瑗做。许纯瑗也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李容绣吩咐的,她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分内之事,都通通当作自己的分内之事来做了。
  两人只要是在宫内,都一起用膳。用膳时,李容绣也不需要宫女侍候,布菜的事也都是许纯瑗来,毕竟许纯瑗比宫女还了解她爱吃的东西。起先,两人也并不是这般用膳的,这还要追溯于一条鱼上。
  两人用膳,一直都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那日,桌上有条鱼是凿了冰打捞出来的,味道不同寻常,许纯瑗便多吃了一些。李容绣见了,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鱼很好吃吗?”
  许纯瑗还有些惊讶于她的开口,愣了一下才点点头。一旁的春和听了连忙夹了一筷子鱼肉,细心挑起鱼刺来。李容绣夹起鱼肉尝了尝,似乎尝不出有什么不同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没有再去动一边碗里的鱼肉。
  许纯瑗见了,便在鱼头边上挑了一块鲜嫩的鱼肉,放进李容绣的碗里,“这个位置的或许好吃些。”
  李容绣夹起来细细品味,似乎还真尝出不一般的鲜美来,也就点了点头。春和便想再替她夹一些来,却发现那鱼头边上的肉都已经进了许纯瑗的肚子,也就没有动作。
  过了一会儿,李容绣又微微抬起头,对着许纯瑗道:“鱼。”许纯瑗抬头看了一眼李容绣,又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春和,随后又转头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