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贴身丫鬟》作者:西瓜尼姑

mengliuyishi 上傳於:2019-01-28  大小:95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贴身丫鬟》作者:西瓜尼姑
  文案:
  长兴侯的嫡子傅慎时双%e8%85%bf残废,
  性格阴狠残暴。
  十六岁生辰之时,
  打坏了四个身边伺候的貌美丫鬟。
  穿越而来的殷红豆,
  成为了即将要去他身边伺候的
  ——第五个贴身丫鬟
  *
  傅慎时捏着殷红豆的下巴皮笑肉不笑地问:“你说你爱我这瘸子?”
  殷红豆抱着傅慎时大%e8%85%bf恳切道:“是是是,少爷在我心里三丈八!”
  一句话简介:病%e5%a8%87少爷的贴身丫鬟,强制爱。
  人设:心机戏%e7%b2%be古灵%e7%b2%be怪小丫鬟vs腹黑病%e5%a8%87贵公子
  架空不考据,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宅斗
   主角:殷红豆,傅慎时 ┃ 配角: ┃ 其它:
  作者简评:
  现代女秘书殷红豆,穿越成了双%e8%85%bf残废,且不受宠爱的病%e5%a8%87贵公子的贴身丫鬟,殷红豆利用自己的聪明机智,用各种有趣的方法给病%e5%a8%87少爷傅慎时顺毛,终于跨过刀尖%e8%88%94血的阶段,过上了备受宠爱的日子。主仆二人也在相互扶持、相互依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傅慎时最终对殷红豆产生了男女之情。作为现代人的殷红豆表示“我只能做你的搭档,不能做你的伴侣”,傅慎时捏着她的卖身契说:“你的命都是我的。”
  本文每一个角色都丰富生动,主角更是性格鲜明,活泼有趣,文风轻松幽默又不失温馨感人。
  行文流畅自然,节奏快慢适宜。男女主角的对手戏细腻非常,古代贵族和现代女性三观的磨合、心理阶段的过度都写的非常细致,感情变化层次丰富动人,是一篇值得阅读的非玛丽苏古言恋爱文。


第1章
  阳春三月,煦暖的阳光穿过隔扇,一道透亮的光束照进丫鬟们住的倒座房,细碎的飞尘浮动,如湖面上的粼粼微光。
  窗外鸟啼声声,和柔的东风吹拂,门口的粗布帘子被卷了起来,从里往外,能看到丫鬟们匆匆行过时,%e9%9c%b2%e5%87%ba的艳丽衣角。
  捏了捏眉心,殷红豆看着周遭仍旧陌生的环境,抱着膝盖叹了口气,她穿越来大半个月了,和前世一样还是个丫鬟命,而且更惨——上辈子做秘书好歹有人身自由,这辈子是完完全全的奴隶,入贱籍,不能赎身。
  蓝色的粗布帘子被打起来,走进来一个身穿绿比甲,模样周正的丫鬟,名唤紫晴,她进来笑问殷红豆,道:“红豆,你可好些了?”
  见是紫晴来了,心里“咯噔”一下,殷红豆感觉不妙,忐忑着起身去迎她。
  丫鬟也分等级,原主都是打小卖身进来的丫鬟,在长兴侯府待了近十年,眼下已经是二等丫鬟,紫晴却是主子身边的一等丫鬟,主子着一等丫鬟特地来问二等丫鬟的状况,不会只是“随口关心”而已,尤其像殷红豆这样相貌出众,长相艳美的丫鬟,在主子的眼皮子底下,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
  殷红豆忙笑道:“好多了。”随即起身替紫晴倒了杯茶,问道:“姐姐怎么有空过来了?可是夫人问了?”
  接了殷红豆倒的茶水,紫晴坐下,面带得体的笑容,道:“你也休息有大半月了,我怕你落下病根,过来瞧瞧。”
  原主是溺水而亡。殷红豆醒来后,就着了凉,喉咙也被水呛坏了。连续咳嗽了半个月,因怕病气过给了主子,一直没有上值,由同屋的丫鬟替她顶班,她休息了这么久,已经开始招人眼了。
  殷红豆也给自己倒了杯水,笑一笑,道:“紫晴姐姐费心了,没什么病根,我这咳嗽也好了,明儿就能上值。”
  紫晴也就抿了口水,道:“那就好。”又关心她说:“以后可要离湖边远点儿,你明知道自己不会水,水边的花儿开的再好,也别再往水边走了!”
  美目低垂,殷红豆嘴角渐渐拉平,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不过一瞬,便立即感激笑道:“知道了,谢谢姐姐叮嘱。”
  紫晴仔细打量着面带灿笑的殷红豆,小姑娘额头饱满光洁,柳眉细长,卷睫在清澈润泽的桃花眼上轻颤,琼鼻红%e5%94%87,笑起来自带一段风流,%e5%aa%9a而不俗,偏这张脸生在一个丫鬟身上,真真是可惜了。
  同情地瞧了殷红豆一眼,紫晴便连忙收藏起情绪,略嘱咐了几句话,便回了上房,把这事儿禀了主子,还笃定道:“看样子是大好了,没有落下病根。”
  穿马面裙,打扮华丽庄重的妇人微微点头,绞着帕子道:“明儿让她在我屋里当值,等我上午忙完了,下午就把人送老六那边去。”
  紫晴应下之后,第二天就安排了殷红豆在上房上值。
  殷红豆早起后,在上房伺候完主子梳洗,便开始洒扫屋子。
  房里一起上值的大丫鬟说,屋子里要和去岁春天一样,剪几株杏花瓶插才好。
  殷红豆主动揽了这事儿。穿来之后,她还未出过院子,脑子里关于原主原有的记忆很模糊,这些天半打听半猜测,才得知了个大概,她正想对侯府熟悉一二,便带着绑了红绸布的剪刀和竹编的篮子,%e6%91%b8索着去了园子里。
  一路往院子那边去,殷红豆越发觉得长兴侯府守卫森严,真的就像丫鬟们说的那样,除了厨房负责采买的人,寻常奴婢根本出不了门,更遑论逃跑。
  即便有幸逃出了侯府,凭她手上的几个钱,也根本走不远,就算走远了,也是逃奴,还会被官府一直追查,假设官府追查不到,也难保不会遇到人贩子。
  这深宅大院的,除了老老实实待着,还真就是别无出路。
  眼下殷红豆要先保住小命,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恪守本分,不被人看出异常。
  看清未来的殷红豆,麻溜地去剪完了杏花。
  殷红豆本想在园子里转悠一圈再回去,走到后山脚下的时候,发现园子实在是太大了,穿着绣花鞋,累得她膝盖有些痛,就近寻了后山上的一块大石头坐下。
  后山上全是假山石林,层叠掩映,蜿蜒曲折,遮住了山中小路和背后的大片竹林。
  刚坐下来没多久,殷红豆就听到有杂乱的脚步声从山上传来,不过很快便停下了,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像是有两个人躲在假山后面说悄悄话。
  殷红豆本着不想惹麻烦的心态,想提着篮子走,正好又听到山下有人路过,于是进退两难,只好缩回大石头后面躲一躲。
  山上两人说话的声音,殷红豆就听得真真切切的。
  撇了撇嘴,殷红豆抬眼望天,这点儿背的,碰上的净是些倒霉事。
  两个丫鬟正私议着六爷傅慎时,打坏四个美婢的事儿。
  殷红豆不禁竖起了耳朵。
  穿来这么久,所有的主子里,殷红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六爷傅慎时。
  长兴侯府一共三房,六爷傅慎时乃大房大夫人所出,年十六,仍旧住在内院,独居重霄院,深居简出。
  像殷红豆这样的丫鬟,根本见不着他。
  虽然没见过傅慎时,但是殷红豆听说了,这长兴侯府里,无论男女,相貌最为出众的便是他。而且傅慎时五岁成诗,七岁为赋,十岁的时候,已经才名远播,名震京城。
  偏偏可惜了,傅慎时运道不好,十岁的时候骑马摔断了%e8%85%bf,残废至今,常年坐于轮椅之上,且性格阴郁残暴,这样的人于侯府而言,等同废人。
  就在前天,傅慎时把身边四个貌美的贴身丫鬟重罚后赶走。
  此事惊动阖府上下,连没出院子的殷红豆都听说了。⑩思⑩兔⑩文⑩檔⑩共⑩享⑩與⑩線⑩上⑩閱⑩讀⑩
  侯府少爷身边不能缺了人,前天赶走四个,总得再填上丫鬟去伺候,也不知道会是哪个倒霉蛋!
  殷红豆庆幸,好在她是二房的人,怎么着,都轮不到她去大房伺候那位变态少爷!
  假山后面,两个丫鬟的对话打断了殷红豆的思绪,其中高个的丫鬟颤声道:“当时我正好路过了重霄院门口,你是没瞧见,那四个丫鬟被当着众人的面,打的衣裳都渗了血……”她揪紧了自己的薄袄,越发觉得背脊发凉,瞪着眼蹙眉回忆道:“也不知是打死了还是打昏过去了,一路拖出去的,从院里的青砖到门口的石阶上,全是血!吓得我现在还手脚冰凉!”
  矮个的丫鬟不以为意,语气里充满了不屑道:“还不是那四个丫鬟没用!白瞎了到六爷身边服侍的机会!”
  高个丫鬟不敢苟同,细声规劝道:“你可管好你的嘴,六爷是那么好服侍的么!”
  “嘁”了一声,矮个丫鬟道:“若有二夫人身边红豆那丫头的皮相,有什么不好服侍的!只是可惜了她那么好的长相,却是个蠢物,平白糟践了!”
  殷红豆嘴角一抽,这可不是法治社会,怎么还有人上赶着去送死的!
  高个丫鬟摇首否认道:“六爷身边可不是好去处,不管什么长相,何必吃这个苦头!”
  矮个丫鬟另有见解,她%e5%a8%87哼一声,道:“你懂什么,咱们府里的到了岁数的爷,只有六爷身边没有人,何况六爷还是那副可怜样子,若能伺候六爷,即便委屈些,荣华富贵却是有的了。”
  高个丫鬟继续小声道:“别想这些了,反正你又没机会去六爷身边。得了得了,再迟了回去交差,太太要怪罪了。”
  矮个丫鬟骨碌转了一圈,眯眼笑道:“你说我要是能去六爷身边服侍,太太放不放我去?”
  愣了好一会儿,高个丫鬟有点恐惧道:“你若能去,太太岂有不放的道理?不过你还是别想了,六爷不会主动要人的,难不成你还去投怀送抱?”
  矮个丫鬟嘴边抿了个得意的笑,她若花些心思,投怀送抱又怎么不行?
  说完话,两个丫鬟顺着后山上的小道走远了,殷红豆从大石头后面出来,冲着丫鬟走的方向说:“投怀送抱?傅六是傻吊货啊!会看上你?”
  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殷红豆真是见多了,竟然还骂她是蠢货,呵呵,一对白眼,好走不送。
  吐槽完,殷红豆才忽想起方才山下也有行人,她探身去看,不见人影,才放心地提着篮子,原路返回,出了园子。
  后山侧面,傅慎时坐在轮椅上,在位置绝佳之处,敛眸听完了所有对话,他身边的小厮弯着腰,恭敬地问:“六爷,刚走的那个丫鬟小的认识,用不用小的去细问……”
  傅慎时抬起手否定小厮的提议,声音阴郁微哑,道:“回去。”
  修长的五指一根一根地落在轮椅的扶手上,傅慎明骨节分明的手,白皙透亮,难见血色。
  现在就提了丫鬟细问,岂不是打草惊蛇,倒少了一出“丫鬟不知死活地来投怀送抱”的好戏。
  走到半路,一直闭目的傅慎时睁开了眼睛,浓密的睫毛颤动着,目如星子,他问小厮:“什么是沙雕货?”
  皱眉想了想,小厮摇头道:“小的不知。”
  傅慎时再未言语。


第2章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