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作者:陌。

a26974717 上傳於:2019-01-29  大小:569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正文

第一章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第一章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石幼熙觉得自己快死了,明明头发和衣服都被汗湿,她却只觉得身体像是沉浸在冰河中般,冷得只打颤。腹部的痛像是要把她的身体撕成两段般,只是轻轻的动一下,都像是会扯断五脏六腑般,她只能不断的蜷缩起身体……


打了120后,南安阳便站在她的身边,紧张得手足无措,“幼熙……幼熙……”南安阳连呼唤她的声音都在颤唞。


思想渐渐的不受她的控制,一点一滴的从她的大脑中抽离,眼前的景象在不停的旋转,连同这个失去主张的男人。


“南……南安阳……如果……如果我就这样……死了……”石幼熙拼尽最后一丝力量的抓住了南安阳的手,汗水从额上流下,浃进了眼睛,生疼生疼,可是又怎及腹部的疼痛半分?


“不会的!幼熙,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南安阳早已被她现在的样子吓白了脸,当听到她说出了他心中的隐忧时,他惊恐地摇头,重复地呢喃着同一句话。


“我……做鬼都……不放过你……”石幼熙的%e5%94%87角扯出一丝残酷的冷笑,看着他的目光中,尽是怨恨与怒意。


“幼熙……”南安阳像是被雷击般,猛地抽回手,后退了好几步,惊恐成分地看着痛得昏死过去的石幼熙。


“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南安阳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石幼熙最后留下的这句话,双%e8%85%bf无力的剧烈颤唞着,他只是惊惧地看着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石幼熙,根本不敢上前去看看她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五分钟后,石幼熙被抬上了救护车,护士招呼着南安阳:“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快上车啊!”


“我……我……”他这时才回过神,嗫嚅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别磨蹭了,病人经不起拖延了,得赶紧送去抢救!”护士不悦地朝他提高了音量,这男人是吓傻了吗?


“她……死了吗?”南安阳总算挤出了一句话,那惨白的脸色,不比救护车上的石幼熙好多少。


“没有!你再拖延时间的话,后果你承担得起吗?”护士干脆的下去拉了他一把,将他塞进了救护车里。


南安阳看着鼻孔里插着氧气管的石幼熙,困难地吞了口口水。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虽然他确实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可是他也同样活在愧疚与自责中,并没有好受过啊!为什么她就不能体谅他呢?


为什么她就不能像美娜那样,可以站在他的立场上想一想呢?


救护车停在了急诊室外面,门口早就有接应的医生和护士在那里等着了。


“御医生,病人已深度昏厥,这位先生说是因为腹部疼痛开始,呕吐过一次。”车门一打车,护士小姐马上就跟一名戴着口罩,身形高大的医生描述了病人的大致情况。


“嗯,送急诊室抢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边听着护士的陈述,一边翻看了石幼熙的瞳孔,按了下下腹右侧位置,冷静而沉着的声音从口罩中传出。


“是!”他的话音刚入,一队医护人员便快速的推着石幼熙进了急诊室。


“是什么时候起的,晚上吃了什么东西,有没有受刺激?或是压力?”医生一边往急诊室走去,一边询问南安阳。


等了半天,却发现南安阳依然呆楞地站在原地,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


浓眉一蹙,子夜般漆黑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他走回到南安阳面前,“先生,人还要不要救?”他的声音里冷冷的听不出一丝情感。


“救……要救!她不能死!她不可以死!”南安阳这时才回魂,一想起她昏迷前说的那句话,他禁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是什么时候起的,晚上吃了什么东西,有没有受刺激?或是压力?”医生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抽回了被南安阳死死抓住的手,插进了大褂的口袋中。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她跟我吵架……”南安阳用力地摇头,他怎么会知道她吃了什么?晚饭他是躲着她,和美娜一起吃的,他是吃过晚饭后才去找她的!


医生看了他一眼后,没再问他什么,转身大步的往急诊室走去。


“我们在吵架……我就只是说要和她分手……我没有做什么……我怎么敢对她做什么……医生,我……”南安阳小声的嗫嚅着,语无伦次的说着……


四十分钟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可是手术室外,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御医生,到处找不到病人家属,怎么办?”护士有些为难地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


“报警。”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后,他便大步的离开了手术室。


他是医生,他的职责是跟死神抢人,而其他的事情,与他何干?
第二章 他的手准备将她的裤子往下推




第二章 他的手准备将她的裤子往下推  石幼熙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一点多了。睁开眼睛,她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庞,虽然戴着口罩,但是她认出了这双眸子,漆黑的闪着寒光。


她不由地扯动了下%e5%94%87角,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她知道,是他救了她!把她从死神手里救回来了!


“御子尧……”她看到他%e8%83%b8`前的工作证上有他的名字,念了一遍,却发现喉咙干涩的发不出声音来。


“醒了。”御子尧看到她的嘴%e5%94%87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他微微的弯下`身子,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当他的手准备将她的裤子往下推些查看刀口时,却被她按住了手。


手背上,她的手有些微凉,插着针管,轻轻的颤唞着,可是却执着地抓着他的手,阻止着他的动作。


他抬起眼睑看着她,等着她的解释。


“你……干嘛……”她苍白的脸上又%e7%be%9e又急又怒,大眼睛紧盯着他,深怕他会对她做什么般。


“检查伤口是否有感染。”御子尧睨了她一眼,挪开了她的手,继续刚开未完的动作。


“等……等一下!”石幼熙皱紧了眉,再一次抓住了他的手,一脸的紧张。

※思※兔※網※
“有什么问题?”御子尧干脆的缩回手,站直了身体,像是放弃了检查。


“你是男的!”她不客气的以着指责的语气指责,并快速的将裤子高高的提起,然后又颤唞着手拉好被子。


御子尧微一扬眉,那双淡漠的黑眸中,看不出什么波动。


而旁边跟着御子尧巡房的几个护士和医生却被她的话而逗笑了。


“石小姐,你是阑尾炎发作送进医院的,是御医生帮你做的手术,你还记得吗?”旁边的走过来,好心的提醒她。


意思就是让她别这个时候作梗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人家御医生早就看完了!是这个意思?


“你们医院能动手术的就只有他了吗?没有女的医生了吗?”一说到这个,她就来气了,昨晚上如果不是她实在动弹不得,神知不清,她说什么都不会让一个男的帮她动手术!


“石小姐……”


“算了!”御子尧打断了护士的话,转身离开了石幼熙的病房。


“御医生……”


“没事。”御子尧头也不回地走着,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他的耳朵真的灵敏到能透过这吵杂的脚步声听到了石幼熙长长的松了口气,口罩下的%e5%94%87角,不由地扯出了一丝笑容。


“南安阳!你是不是男人啊!”戴美娜指着南安阳的鼻子破口大骂,根本不顾这里是医院,过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对他们行注目礼。


“美娜,她现在刚动了手术,我……”


“南安阳,你不会是想脚踏两只船吧?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吧?昨晚上你明明说是去跟她把话说清楚,要跟她分手的吧?你现在不会就因为她动了个手术,又心软了吧?”戴美娜咄咄逼人的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真后悔昨天晚上没有跟他一起去!


“我没有……美娜,再怎么说,幼熙也是你的好姐妹,她现在这样……”


“好姐妹?呵,南安阳,你是天真还是蠢啊?你觉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后,她石幼熙还会把我当成她的好姐妹?她石幼熙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戴美娜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她在石幼熙面前,从来都只是她的跟班,而不是什么可笑的好姐妹!


“美娜……”南安阳也觉得自己的话听起来不符合逻辑,就像戴美娜说的一样,石幼熙是那么高傲,自尊心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在经过爱情和友情同时背叛后,怎么可能还把美娜当成朋友?


就像昨天晚上她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一样,她就算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在经过他们身旁时,御子尧提醒了他们一声,并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