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请花光我的钱》作者:慕吱

zhssm 上傳於:2019-02-02  大小:40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请花光我的钱》作者:慕吱

文案:
乡下来的画水节俭惯了,沈放看不下去,直接扔给她一沓钱,并且豪言道:
“不用完不许回家。”
他凶巴巴的样子好可怕,于是画水拿了钱跑出家门。
回来之后,沈放大摇大摆地翻着她用他的钱买回来的东西,只看到一堆——
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天利三十八套、黄冈密卷、金榜学案以及恩波教育三十八套。
画水开心地邀功:“我还给你买了你专业的书,你开心吗?”
沈放:“………………………………你开心就好。”

本文又名《同在屋檐下,怎能不动心?》
《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我是老虎》
《吃了又何妨?》
《我一手带大的小姑娘,不属于我还属于谁?》
作者微博:慕吱了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励志人生
主角:画水,沈放 ┃ 配角:梁亦封,陆程安,季洛甫,初一 ┃ 其它:慕吱


第1章 中国银行
逼仄闷热的盛夏傍晚,浅灰色的云积压在天上,肉眼所见之处,仿佛上了一层灰色滤镜,不远处的树木被风吹的枝叶斜飞。
青瓦片堆叠的古旧房子,在淅淅沥沥的雨雾中淡化模糊几分。
视线所及之处,像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烟雨江南。
停在院子前的黑色轿车车身很长,线条流畅。
只不过因为这雨天,车上不免沾上些许斑驳泥泞。
车门向外打开,先是一把粉色带碎花的伞探了出来。
伞下的人,穿着白色短袖与简单的牛仔裤,浓眉大眼,络腮胡,明晃晃的肱二头肌仿佛下一秒就能把短袖给挤炸似的。
画水愣了一下。
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吗?
反差萌大哥走到她面前,收起伞,微弯下腰,声音粗犷沙哑,像是裹了一层沙似的,偏偏又有耐心:“你是画水吗?我是沈首长的警卫员,来接你去沈家的。”
顿了顿,他说:“首长在车里,开了十四个小时的车,有点困,在补觉。”
画水乖巧地点头:“谢谢。”
她把手里捏着的听装可乐递给反差萌大哥。
面前的人没接。
画水注意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拎着的塑料袋里,她试探性问:“要……吸管吗?”
大哥点了点头。
“……”
行吧,要不怎么会叫反差萌呢?
画水抽了根吸管递给他。
大哥开心地接过,边喝边问:“就你一个人吗?”他的目光掠过她,往后面看去。
那是画水住了十六年的房子。
水泥毛坯房,墙面刷过白漆。乡下的房子靠得很密,导致他们家光线不够充足,借着微光,能够看到挂在墙上的年画,但也不太干净,有着斑驳黑印。
红色桌子和几条板凳。
再是锄头等农具了。
反差萌大哥跟在首长身边十多年了,这样的环境也少见多怪了。他收回视线,看着面前仰着头的小姑娘。
身形瘦削,骨瘦如柴,但皮肤又白又嫩,一双鹿眼清澈见底,她弯着%e5%94%87,嘴角噙着礼貌的笑意,%e5%94%87边梨涡淡淡。
挺好看的。
也怪可怜的。
母%e4%ba%b2和人跑了,母%e4%ba%b2跑了之后,在外打工的父%e4%ba%b2也杳无音讯了。
家里就剩她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大哥说:“家里就你一人吗?”
画水说:“奶奶去后院了,说要给你们带点土特产。叔叔,您能等一下嘛?”
大哥说可以。
话音落下,在薄雨中安静伫立的轿车,车后座打开。
一个低沉利落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带着成熟男人的质感,“小王。”
面前的大哥忙不迭地应了一声。
他举起粉色碎花伞,走到后座,继而仿佛在变魔术似的,画水看到反差萌大哥另一只手上多了把黑色的伞出来。
伞面缓缓抬起,伞下的人,%e9%9c%b2%e5%87%ba脸来。
锋利的眼、挺拔的鼻,眼眸犀利,神情严肃。
画水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
他大概就是首长。
一直以来资助她的人。
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人。
画水乖巧地问好:“沈叔叔。”
沈岐伟走到她面前,绷着的脸上裂出一道笑脸,“没关系,画水,叔叔来接你去南城。”
画水的眼眶,像是被雨帘浸渍到一般。
凉,又湿。
沈岐伟的声音其实并不温柔,他一直在部队里,向来都是冷着个脸的;沈家子嗣虽多,但都是男孩儿,而且一个比一个闹腾。
尤其是沈放。
他的独子沈放。
所以沈岐伟在面对晚辈的时候,向来都是神情冷毅凝重的。
他笨拙的温柔,却令画水动容。
画水奶奶口中的土特产,其实是家里养的土鸡、土鸡蛋、一袋沾了泥的青菜、一捆黄瓜以及一捆芹菜。
反差萌大哥小王笑着接过,把这些放在后备箱里。
土鸡用塑料编织袋绑着,好让它安分些。
祖孙告别环节。
画水奶奶其实比看上去还要老一些,眼皮已经下垂,只%e9%9c%b2%e5%87%ba一道小缝,声音带着哭腔,说的是方言,其他人听不懂。
江浙方言确实晦涩难懂。
但又好听。
画水%e5%92%ac着字,说得又软又慢,声音软糯。
怪不得又叫吴侬软语。
告别完之后,画水上车。
黑色轿车缓缓驶离村子。
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画水都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小姑娘太悲伤了。
等她缓过来之后,目光往前,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高速上的指引牌。
她愣了一下,声音怯怯地,带着丝小心翼翼:“要去钦市吗?”
钦市靠南,而南城靠北。
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参谋长说:“嗯,去逮个人。”
画水一愣,心想参谋长这是要去办正事吗?
逮个人?
是坏人吗?
都需要参谋长出动了?
那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了!!!
画水心里的正义之感油然而生,“那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她的话一落下。
车厢里先是安静几秒。
几秒过后,参谋长笑了。
坐在前面的反差萌大叔也笑了。
参谋长说:“是该绳之以法,小王,绳子带了没?”
反差萌大叔忙说:“带了!”
参谋长:“待会见到人,直接把他给捆了,知道没?”
“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画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觉得新奇。
但新奇劲儿过得很快,长时间的车程令她顿生疲惫,没多会儿,就眯眼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一棵百年老树下了。
外面已是夜晚,马路边立着两排路灯,路灯发出幽深的白织光亮,透过簌簌落叶扑下一地斑驳碎影。
画水侧头看着窗外,对面的马路牙子边,有个少年慵懒地斜靠在路灯柱上,清冷的侧脸线条被光线勾勒的立体而又深邃,但身上那%e8%82%a1子少年气韵和少年心性那样重。▓思▓兔▓在▓線▓閱▓讀▓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那人抬起头来,懒散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了过来。
像是有一道光柱,直直地摄入她的眼底。
虽然他好像没有在看她,但画水莫名很心虚。
一直盯着一个人看,很不礼貌。
她缩了缩脖子。
下一秒,车厢里响起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来:“王慧云!”
“——到。”声音响亮,而又干脆。
画水茫然地看着应声的王慧云。
她的侧前方,反差萌大哥打开了车门。
沈岐伟:“把那小兔崽子给我抓起来!”
王慧云:“好的首长!”
空气里似乎有风声呼啸而过。
副驾驶的车门“砰”的一声,被人干脆利落地关上。
画水眼神茫然,盯着跑到马路对面的反差萌大哥。
原来他真的,是表里如一的反差萌啊。
……这也太秀了吧?
没等她反应过来。
车子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眼前一片阴影罩了下来。
画水扭头,隔着一扇车窗,她看到反差萌大哥双手轻而易举地压着马路少年,少年侧脸被压在车窗上,鼻梁挺拔,薄薄的%e5%94%87勾起散漫的笑。
她依稀听到他含糊不清的声音,
“王哥轻点儿,你再用力我就叫了,告你性骚扰。”
边上的车门被打开。
沈岐伟走了出来。
外面的声音一拥而进车内。
画水听到沈岐伟冷着声音说:“王慧云,把他给我绑上!”
沈放惊讶的声音响起,“爸……您不是吧?怎么总来这一套啊?”
沈岐伟说:“管用就行。”
沈放无奈地叹了口气。
身后的力度小了些。
王慧云扯了根绳子出来,轻车熟路地绑着沈放。
这样的场景,没有几千次,也有几百次了。
沈放的表情寡淡,又有几分的漫不经心,他突然额头往前一伸,直勾勾地砸在车窗上。
画水被他突如其来的目光逡巡而吓得身子一缩。
她整个人都缩成团。
但视线总忍不住往那边看。
少年的眼型狭长,内勾外翘,双眼皮的褶皱很浅,神情既慵懒又散漫,眼尾微往上勾,莫名地多了几分轻挑寡冷的匪气。
军用吉普车的车玻璃经过处理,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进来。
沈放又敲了下额头,声音懒懒的:“绑好没?”
王哥:“好了。”
沈放直起身子,朝王哥歪了下脑袋:“王哥,给我开门。”
王哥看了首长一眼。
沈岐伟不容置喙道:“关进后备箱里。”
沈放眼睑微掀,有%e8%82%a1倦意在:“行。”
其实以前沈放也经常被放进后备箱里,后备厢空间够他屈膝半躺着,还不用和首长挤在一起,他自己个儿还能偷偷玩个手机。
他应了之后,发现有点儿不对。
王哥的眼神不对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