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作者:蓝牛

gzygj112 上傳於:2019-02-02  大小:343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 作者:蓝牛

顾楚寒睁开眼就看到%e4%ba%b2娘吊死在头顶。
屠夫爹为治病救妻欠下高利贷,不愿卖儿做娈童,砍了人,偿了命。
长兄卷走保命家底,逃之夭夭。
弟妹面黄肌瘦;大姐自卖自身;奶奶要饭养家。
更有叔伯舅家虎视眈眈,想要拿走卖命钱!
顾楚寒瘸着摔断的%e8%85%bf仰天长号:她这是穿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
蜂窝煤,夜光画,缝纫机,弹花车!
教弟妹,救大姐,养奶奶,富全家!
假儿子顾九郎,翻手为金,覆手为银!
极品%e4%ba%b2戚却伸手拿金,缩手害人!
顾九郎一怒,雷劈千里!!!
————————
一笑就晴天,一哭就下雨,一怒就雷劈。
顾楚寒:她好像开启了什么了不起的技能(⊙o⊙)~
某人:我媳妇儿好像开启了什么难拐走的技能(⊙o⊙)!
【微风不燥,生活始终有美好!风里雨里,初心始终等你们。】

本书标签:种田文 家长里短 扮猪吃虎 美男 励志
==============

第001章 穿到了什么鬼地方?

顾楚寒穿越了。

刚刚睁开眼,就吓的差点再死一次。

就在她的头顶,不高的房梁上,她的%e4%ba%b2娘刚刚吊死了。

谢氏已经缠绵病榻三年多,顾凌山盘了肉摊,卖了大半田产,谢氏病情眼见好转,却再没钱吃药,到处借钱无果,忍不住诱惑,借了三十两高利贷。结果利滚利,三十两变一百两。高利贷要顾凌山卖儿。

顾凌山虽然是个屠夫,却也不傻,他三儿子九郎自小就生的粉白玉雕,那些人没让他卖女,却逼他卖儿,究竟是怎样龌蹉的心思!?再说老三也不是儿子,是他闺女。

坚决不同意卖儿,和来强抢买儿子的人手推搡间,大打出手,失手打死了人,锒铛入狱。

顾婆子卖光田产房屋,换了儿子一命,流放三千里。

谢氏受不了打击,一下病倒。

郎中让吃人参,已经负债累累家徒四壁,哪还能吃得起人参。

顾九郎听山上有人参,就拉着二姐跑上山挖人参,却不想摔下山来。命保住了,却摔断了%e8%85%bf。

屋漏偏逢连夜雨!

谢氏听儿子的%e8%85%bf能治好,但要一笔不小的银子,给自己断了药,又拿出最后保命的玉佩,准备当了钱给儿子治%e8%85%bf。

结果玉佩被大儿子顾四郎偷走,不见踪影。

谢氏当晚就上了吊。

顾婆子哭哑了嗓子,拉着顾苒娘,跑到两个闺女家和谢氏娘家跪了两天,借来九两半银子,又拿自己的棺材出来,把谢氏草草下葬。剩余的银钱给顾九郎请了接骨大夫治%e8%85%bf。

顾楚寒躺在稻草床上,看着房梁,还有些恍惚。

“九哥!快把药喝了吧!喝了你的%e8%85%bf就能好了!”顾十郎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哄劝。

顾楚寒回神过来,眼神慢慢聚焦在床头面黄肌瘦的小男孩的脸上。这个是她的四弟,八岁的半大小子,只有个头,单薄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走。也是他在顾凌山入狱,顾四郎坚持卖掉顾九郎的时候,发疯的反抗,一块保下了顾九郎。

顾四郎不愿意担债,一怒之下偷了家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玉佩,离家出走。

现在%e4%ba%b2爹流放了,%e4%ba%b2娘上吊死了,本该顶立门户,担负起弟妹教养的长子顾四郎跑了。只有兄妹四人和奶奶顾婆子相依为命了。

“九哥!快喝吧!”顾十郎见她睁着盈盈水光的凤眸望着他不说话,%e6%91%b8%e6%91%b8她的头哄道,“九哥听话!你喝了药,我给你摘野果吃!是甜的!”

现在已经十一月了,哪还有啥野果。

顾楚寒坐起来,接过药碗,一口喝尽。

她之前都不喝苦苦的药,这两天却格外听话,乖乖喝药,顾十郎看着她苍白尖瘦的小脸,抿紧了嘴,“九哥!你想不想喝粥?我给你熬粥喝!”

顾楚寒往外看了看,问他,“二姐呢?”

听她问起二姐,顾二郎脸色变了变,“二姐……去大姑家了!”

顾楚寒看着他隐变的脸色,皱起眉头。去大姑家?之前顾凌山入狱,就是她们家最先撇清关系。老太太和娘家侄女大冬天在外跪了一天,借了三吊钱。现在更是怕她们几个老弱病残粘上她们。

“二姐去大姑家干啥?奶奶呢?”顾楚寒盯着他又问。

九哥一向性情最温和,对他们也一直很好,顾十郎从未见过她这般深沉锐利的眼神,不自觉的心里有些怯怕,“说是…说是……跟大姑家借点粮食。”

要真去借粮食,只怕也是无功而返。顾楚寒抿了%e5%94%87。

“九哥你先等一会,我去做饭!”顾十郎忙跑去了厨房去煮粥。

小小的若娘帮着他烧火。

饭很快做好,两小把糙米,熬了一碗米汤端来。

“你们吃的啥?”顾楚寒问他。

顾十郎连忙道,“还有两碗,在锅里!我和若娘等下就去吃!”

顾楚寒却知道,他们家不仅没钱欠债,也没粮了。这一季的蜀黍就是顾九郎和顾婆子一老一小种的,别人家的二亩多地收七百斤,他们家的二亩多地只有五百不到,交了田税,就只生下不到三百斤,那还是五口人过冬的粮食,现在只怕也不剩下了。

看她不说话,顾十郎又难看的咧着嘴笑着解释,“奶奶走之前蒸了窝窝,我和若娘一人一碗米粥就一个窝窝!”

他说的窝窝,是家里交了田税余下的糠,根本不能算作是粮食。被磨成糠面,蒸的糠窝窝,比高粱面还要剌嗓子,难以下咽。而这些糠,也剩余不多了。

顾楚寒喝了米汤,就躺在稻草床上的绞尽脑汁的想挣钱的法子。她自幼丧母,是被她爸带在机械研究所里长大的。她会的也都是机械化自动化的那些,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古代,她怕是只能去给人打铁了。

想到打铁,低头看看她短小瘦弱的小身板,细细的手腕子,泄气。

这个身子才十一岁,假儿子不说,还是虚的,别说打铁,拎铁锤都拎不起来,更何况她现在还摔断了%e8%85%bf。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e8%85%bf至少也要在床上躺俩月。

可离过年也就剩不到俩月了,他们一家五口吃啥?谢氏是简葬的,借来的那九两半银子基本都给了大夫,用来治她的%e8%85%bf了。

她好歹也是二三十的大人,就算%e8%85%bf不能动,至少手和脑子都还能动。总不能就躺在床上,等着抠顾婆子和顾倩娘她们嘴里的吃食活命!

想来想去,顾楚寒只觉得脑仁疼,%e6%91%b8了%e6%91%b8头上疑似真正顾九郎致死的包,叹口气,把自己放平躺好。
⌒思⌒兔⌒在⌒線⌒閱⌒讀⌒
赚钱是当下首要必须的事情!想当年她不满十八就存款五个数,全是自己挣得。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还是从几个老弱病残嘴里抢下来的,这份憋屈窝囊,直让顾楚寒内伤。而想到将要面临的处境,更觉得内伤呕血。

顾十郎拉着小妹若娘到厨房里吃了一个糠窝窝,喝了两大碗白水。到米缸看了下,剩余的糙米只够九哥吃三顿稀粥的。现在奶奶和二姐都出去想办法了,他也必须得想其他办法弄到粮食和吃的!

回到屋里,跟顾楚寒道,“九哥!你先乖乖在家里,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你要去砍柴?还是上山?”顾楚寒立马叫住他。

“今儿个是娘头七呢!我去给娘磕几个头!”顾二郎解释,又安慰她,“你别难过,等你%e8%85%bf养好了,我背你过去看娘!今儿个我会帮你多给娘磕几个头的!娘不会怪你的!”

顾楚寒想到那个为了给闺女活命机会,自断生路上吊的傻女人,微蹙着眉轻轻应一声。

顾十郎上午已经去过了,叮嘱若娘在家里看着顾楚寒,出了门就拿着家里那把豁口的钝刀,拿着绳子上了山。他要赶紧砍点柴,冬天冷,柴火好卖,还能挣两文钱,就能买点糙米粗粮。这样奶奶也不用去要饭了!被大伯二伯他们知道,肯定不得了的。

“苒娘在家吗?苒娘!?”

外面传来叫喊声。

若娘一听那声音,顿时黑黝黝的大眼出现警惕之色。

顾楚寒凭借记忆听出这声音的主意,是村里的花婶儿,说好听了是媒婆,掮客。说白了就是人贩子。因为她前几天刚来过,劝顾四郎把顾九郎卖了,一家人对她的印象都很深。

若娘迈着短%e8%85%bf就跑出去想要拦住。

但花婶儿已经自己抠开门进来,“哎呦!小若娘在家啊!你二姐在吗?我找你二姐有事!”

“我二姐没在家!你出去!”若娘白着小脸,就赶她。

花婶儿可是皮道儿脸,不满五岁的若娘哪是她的对手,直接一扒扯,拐脚就进了屋。

若娘一下子吓的有点要哭,“我九哥已经%e8%85%bf瘸了!”

花婶儿直接进了屋,看到顾楚寒脸色苍白虚弱的躺在稻草床上,心疼的叫道,“哎呦呦!瞧这九郎的模样,伤成了这样,可真是叫人心疼啊!”心里却忍不住狠狠啐了口。一个小子,男生女相,也能勾了有钱男人看中!真是狐狸%e7%b2%be托生的!

顾楚寒看她眼中分明的不屑和不善兴趣,眸光一寒,“原来是花婶儿!不知道我们这蓬门荜户的,怎么得了花婶儿的眼了?”

“哎呦!九郎说话就是斯文,还用起词儿来!我呀!今儿个是来找你二姐!”花婶儿呵呵呵笑道。

顾凌山杀猪,摆着肉摊儿的时候,家里生活也是不错的,顾九郎还跟着村里的老秀才学了半本《三字经》,是识得几个字的人。

“我二姐去了姑姑家!不知道花婶儿来有啥事儿?我如今算是家里的长男,也是顶梁柱,花婶儿有事,不妨跟我说说!”顾楚寒笑道。

她这气势可是跟原先那个斯文样不同了点,不过花婶儿也没多想,毕竟家逢巨变,老大顾四郎又离家跑了不管事,他就是该管事的人了!想了想,又看了眼她用木板夹着的断%e8%85%bf,眼珠子转了转,“若娘呀!去给花婶儿烧碗热茶来!我和你九哥说会话儿!”

若娘不去,全身戒备的看着她,眼中满是害怕。

顾楚寒轻咳一声,“若娘!去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