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暖风不及你情深》作者:青青谁笑

芯芯大人 上傳於:2019-02-09  大小: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暖风不及你情深(重生)》
作者:青青谁笑


  文案: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e8%85%bf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
  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e4%ba%b2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e8%85%bf,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
  【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免费卷 第1章:重生,离婚之前!

“砰——”

季暖在冰冷的监狱中抬起头,看向门前正将一份冷饭扔到地上的狱警,没有起身。

“装什么清高?爱吃不吃!”

狱警伸出脚探进门,将地上的饭狠狠踩了两下。

听说这个季暖故意杀害云小姐,云家人特地交代要在里面好好折磨她。

季暖坐在角落,目光仿佛没有焦距一般的望着那份已经脏掉不能再吃的东西。

门外的监视室忽然传来电视被打开的动静——

“Shine集团总裁墨景深今日回国,现已抵达海城——”

“Shine集团是亚洲最大的金融企业,墨景深七年前正式接手该公司管理权,如今商业巨头的地位无可撼动……”

季暖始终静寂的表情瞬间僵住,倏地冲到门边,努力伸着头向外看。

狱警回过头,看见她狼狈又惊惶的蹲在门里,手死死的握着冰冷的门,两眼却一直盯着电视的方向,双目通红。

“看什么看?知道新闻里说的那位是谁吗?就你这种女人,估计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季暖低下头,眼底是涩然的笑。

是,她如今连给墨景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这个已经成为Shine集团总裁的男人,十年前还是她的丈夫!

是她自己心高气傲,骄纵任性,一心想要离婚,最终彻底的把这个一直将她宠在手心的男人推开。

整整十年,他都没有再出现过。

可刚才电视上在说什么?

墨景深回来了?他从美国回来了?

电视传出记者争相追访的声音:“墨总!听闻您两个月前已在美国结婚,这次回国,是否携着新婚的爱妻一起归来?”

季暖目光一颤。

他……结婚了?

也对,别说他如今的身份,十年前他也是名动海城的风云人物,俊美如神,世无其二,多少世家千金排着队想要嫁给他。

他现在,一定很幸福。

“墨总,您很少在媒体前露面,但您难得回国,还请您说一下关于Shine集团目前的……”

“跟在后面的这位小姐就是墨太太?墨太太果然很漂亮……”

一道甜美的女声随后响起:“抱歉,墨先生不接受媒体采访,大家请让一让。”

听见那道声音,季暖瞬间如遭雷击。

那声音……是她妹妹季梦然!

在季家破产前就已经失踪了的季梦然!

当初闹离婚时,就是她的这位好妹妹怂恿着她用各种不可理喻甚至包括割腕自杀的行为,让墨景深与她渐行渐远,直至离婚。

季暖顷刻就笑了,笑的心肝肺都在疼。

“既然墨总不接受采访,那墨太太您能不能说几句?”

记者仍然在追问,季梦然紧跟在墨景深的身后,一脸笑意。

墨景深却在此时开了口,嗓音清洌淡沉,毫无温度:“她不是墨太太。”

季梦然满脸的笑意瞬间僵住,扯了扯嘴角掩饰尴尬。

她确实不是……

周遭的记者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直到有一道声音悄然响起:“听说墨总十年前离婚后,就没有再娶……”

季暖没再听清楚电视里的声音。

腹中突至的剧烈疼痛,使她狼狈的蜷缩着倒在地上,%e8%83%b8腔里像是有血向上溢出,冲出她的喉咙。

那些人在牢饭里给她下了三个月的慢性毒药。

终于,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了吗?

--------

热……

好热……

季暖渐渐恢复意识,下`身骤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痛!

仿佛瞬间被狠狠的贯.穿!

“唔……”

她疼的浑身一僵,呜咽了一声,却倏地被身上的男人以%e5%90%bb封缄——

再度醒来时,季暖睁开眼,看见的是上方奢华贵气的水晶灯。

身下更是质地细软又昂贵的蚕丝被,她像是躺在%e6%9f%94%e8%bd%af的云朵之上,不可思议的舒服。

这是哪里?

她坐起身,震惊的看着周遭的一切。

这分明是海城御园,是她当初和墨景深的婚房!

她怎么会回到这里?

御园不是前几年就已经因为空置太久而被封闭了?

下`身的酸痛提醒着她这一切并不是梦,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年轻的胴体柔白细腻的仿佛没有经历这十年的潦倒与风霜,赤果的肩与锁骨处遍布着暧昧的%e5%90%bb痕……

她迅速掀被下床,忍着%e8%85%bf间的不适快步冲进浴室,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十年前,身为海城第一名媛千金的季暖,有着一张人人称羡的脸,美的不可方物,是个男人见到她都会瞬间酥了骨头,只要她微微一笑,无数的男人恨不得将命都给她。

季暖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里那张颠倒众生的脸。

她……重生了?!

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房门忽然被推开,一道甜美的声音带着几分试探的响起:“姐,你昨晚和景深哥哥……”

看见季暖身上的痕迹,那声音瞬间转为尖锐:“你们睡在一起了?!”

季暖猛地一震,回过头,瞥见脸色难看的季梦然。

这一幕如此的熟悉……

她不仅重生了,还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她和墨景深离婚前的那个月!

昨夜,是她和墨景深结婚半年后第一次同房!

她始终很抗拒这场所谓的家族联姻,任性的只想要离婚。
□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墨景深一直很在意她的感受,从来没有强迫过她。

在离婚前的这个月,他仍然在忍耐着她所有的脾气,又因为她说不想看见他,他干脆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要么等她入睡才回来,要么直接住在公司。

而昨晚发生的一切……是季梦然出的主意。

说只要给墨景深的酒里下点药,再给他找个女人,促成他婚内出轨的罪名,这样季暖就可以强制申请离婚。

然而墨景深是什么人?他就算在家里没有设防,却在察觉到酒有问题后,直接寒着脸拒绝任何人的接触,怒从中来的将正要逃出门的季暖拽进两人的婚房!

也就是这夜,季暖第一次见识到墨景深的另一面。

他并不似表面的气质温和,并不是可以永远纵容着她的胡作非为,他将她按在床上,无视她的哭闹锤打,不仅彻底坐实了夫妻名份,更将她折腾了整整一夜!

-

(宠文,甜到齁~不虐,不狗血~绝对%e7%b2%be彩好看,读者宝宝们记得存入书架哟~)

免费卷 第2章:她好像,从来没有对他这么主动过

昨晚一切的感觉都那么清晰……

所以她是真的重生了!

“姐,我们不是说好的,在景深哥哥喝下那杯酒之后,就让我送他离开御园?”季梦然走到她身后,语调下藏着不甘心的质问。

季暖回过身,看向自从她结婚后就经常跑到御园来过夜的妹妹。

没察觉到季暖眼里一闪而过的疏凉,季梦然只一味的细声抱怨:“可你怎么自己睡到他床上了……”

季暖闻言,当下便似笑非笑的反问:“他的床上?这难道不是我和他的婚房?”

“我是替你着急!现在计划被打乱了,你们离婚的事情又不知道要搁置多久!”季梦然本能的皱起眉头。

季暖朝她走过去,看着她穿的那身非常有心机的透明纱质上衣,还有刻意化过的诱人妆容。

季暖淡淡道:“梦然,怎么穿的这么少?幸亏昨晚没让你送他离开,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都没法向家里交代。”

“啊?我……”季梦然忙小心的隐去眼底的心虚:“昨晚太热了,所以我换了件比较薄的衣服。”

“现在是初秋,很热吗?”

“也不算特别热……姐,既然计划没成功,我看实在不行你就假装自杀算了!”季梦然莫名的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谨慎的将话锋一转,直接换了话题。

“哦?自杀——”季暖拖长了语调。

如今仔细回想,她与墨景深订婚开始,季梦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时常在她耳边说各种豪门婚姻的黑暗内幕,在她面前拿各种失败婚姻举例,将本来就不想结婚的季暖吓的更加恐婚,对墨景深愈加不敢%e4%ba%b2近……

“割腕怎么样?他看见你宁可死也不要呆在他身边,或许会答应你的要求……”季梦然看似单纯的建议。

“这样做毕竟有风险,万一我失血过多,没有人来救我怎么办?”季暖眉眼带笑,笑的没什么温度。

“哎呀,你担心什么!不管景深哥哥会不会赶回来,一旦发生任何危险,我马上就叫医生过来!”

季暖不动声色的凝视着眼前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季梦然。

她没忘记自己当初真的割腕时,躺在满是热水的浴缸里,失血过多根本无力起身,季梦然却始终没有叫医生来救她,甚至都没有通知墨景深。

要不是墨景深忽然回来,察觉异样破门而入,将她从满是血水的浴缸里抱出来,恐怕季暖根本活不到跟他离婚的那一天。

季暖嘴角有冷淡的弧度,笑的慵懒又随意:“我会考虑,但毕竟昨晚一夜都没睡,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

听见昨晚一夜没睡那几个字,季梦然隐去眼底那丝嫉妒,%e5%92%ac着%e5%94%87说:“那……你一定要仔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