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他如星光般璀璨》作者:燕七y

a26974717 上傳於:2019-02-12  大小:75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2012年,六月。

伦敦天气反复无常,活像个脾气古怪的糟老头,阴晴不定。今早还灰沉沉的冒着小雨,此刻却已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富丽堂皇的伦敦大剧院,这足以容下千人的音乐厅里,傅维珩独自一人坐在观众席上,眼眸轻阖,乌黑的睫毛微颤着,看似一副懒散的样子。

一年前他和叶胤桓共同成立了h&y珩衍交响乐团,并在今年年初开始了乐团的欧洲巡演,今晚便是最后一站,伦敦大剧院。

为了今晚的这场收官演奏,从下午一点开始,乐团就在进行紧张的彩排。傅维珩听着台上近乎是完美的演奏,眉头却是越蹙越紧。他缓缓睁开眼,起身迈步走上台,在指挥台边站定,那%e8%82%a1浑然天成的气势登时让现场演奏的乐声弱了一半。

“stop。”平静温凉的嗓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人感受到一丝凌厉逼人的气势。整个音乐厅霎时沉寂下来,所有的演奏者一脸惶惑的盯着他,心中暗自捣鼓。

叶胤桓放下手中的指挥棒,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嘴角,心想:好了,大音乐家要开始挑刺了。

“cello.”他抬起右手,骨节分明的食指指向第二排的大提琴手,“what’swrongwithyourear?didyouintonationrushtothousandsmilesaway?(你的耳朵不好使了?你的音准跑到几千英里之外了)”

话一出,底下传来低低的笑声。那位被说耳朵不好使的大提琴手是位腼腆的德国女孩,当即试了音,发现a弦确实偏高了一些,一下子便是%e7%be%9e红了脸:“sorry,i’llbecarefulnexttime.(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

“andyou.”他指尖一转,漆黑如墨的眼眸严厉的瞪了一眼面前笑的正欢的小提琴手,全场顿时沉寂下来,“howcouldyoulaughoutwhenyoulefttwobeats?(慢了两个拍子你还笑得出来?)”

小提琴手是个年轻的美国男孩,碰了一鼻子灰,有些%e7%be%9e恼却无可奈何:“find,i’mnotlaughingnow.(好吧,我不笑)”

他又望向长笛首席,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moresoftyinthebeginningofthemelody.(开头的旋律再轻柔一些)”

尔后,他向前一小步走,朝面前的女中提琴手勾了勾手指头,那女孩一愣,望着他沉黑的眼眸,耳根子微微一红,心领神会的将手里的中提琴递给他。

傅维珩接过琴夹在肩%e9%a2%88上,试了几个音,然后对着在场的中提琴手淡淡地说:“youcanreducethebeatsappropriatelyduringthisbarline.(在这一小节的时候可以渐弱一些)”话落便抬起右手开始演示。

中提琴悠沉曼妙的声音回荡在这巨大的音乐厅内,不知是被他美妙的琴音所震撼,还是因为他拉琴时沉稳俊朗的姿态所吸引,所有人屏息凝听。

傅维珩将琴弓轻轻一收,结束了这短暂的演示。他把琴小心翼翼地递给那位还未回过神的中提琴手后,又站回到指挥台边。

他把手往裤兜里一放,眼神锐利的审视着台上所有的演奏者,用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道:“aftertwohours,ifyoustillplayinsuchahellstate,therewon’tbeanyvacationinthenextyear.itisnoway!(如果两小时后我回来你们依旧把这首曲子演奏成这副鬼样子,那么接下来的一年,你们就别指望再有休假。)”又侧头不紧不慢的睨了叶胤桓一眼,“ivan,不要告诉我你连首《波莱罗》都指挥不好。”

叶胤桓眉眼微微抽搐了一下,心里腹诽,还真是不把他这个姐夫放在眼里,走之前还不忘拆他的台。望着傅维珩走远的身影,叶胤桓有些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眉心。

午后的伦敦公园少不了许多散步玩乐的人,傅维珩闲庭信步在石子路上,英俊挺拔的外形吸引了周围不少年轻女孩的目光。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曼妙沉稳的琴声,他脚步一顿下意识闻声望去。那女孩坐在长椅上,双%e8%85%bf间夹着大提琴,姿态端正,演奏娴熟,之中的情感与技巧也绝不低于乐团中的大提琴手。他怔在原处,望见她一头乌黑莹润的长发,在阳光的映衬下顾盼生辉,沉静动人。

相隔太远,他并没有看清她的长相。长椅前围观的游客也在逐渐增多,不一会儿就挡住了他的视线。微微一愣,他回过神,大步朝长椅处跑去。

等到他准备拨开人群走到长椅前时,琴声戛然而止,围观的群众也已四处散开,长椅上的身影却转眼消失不见。他四下一望,周围的游客熙熙攘攘,而那道背着琴的身影也早已匆忙的远去。





第2章

九月,开学季。

宿舍里,苏莞是被一阵有规律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不是闹钟,是来电。她正从被里探出一只手寻%e6%91%b8着手机,就听到隔壁床传来姚曳略带怒气的声音:“靠!五点半!谁这么缺德!”

然后就听苏莞慢悠悠的一句:“许丞阳……”

她还处于迷糊状态,手一滑,不小心按到了免提,就听到电话那头澎湃激昂的声音:“莞莞!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上车了!跟姚曳说一声!你们一觉醒来就能看到我了!”

返校第一夜,姚曳毫无意外的失了眠,辗转反侧到半夜三点才睡着,现下却被许丞阳不适宜的电话给吵醒,火气噌的一下上头,不等苏莞开口,劈手就将手机一把夺去,义愤填膺:“许丞阳,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一定攮死你!”

“……”

嗯,苏莞一直都觉得许丞阳是她们宿舍唯一的活宝。

******

再一次醒来,天已经大亮,阳光高照,透过窗帘毫不吝啬地照进寝室的瓷砖地上。

今天是老生报到,三年前,苏莞以优异成绩考入延川大学附属音乐学院。今年是她的大学第四年,而临近毕业最重要的莫过于毕业论文以及……实习。

一番梳洗后,苏莞背着她的“大宝贝”和姚曳出了门。

“我的头……”姚曳还未在失眠的影响中缓过神来,她抬手揉了揉太阳%e7%a9%b4,森冷阴郁的开口,“我今晚真的有必要和许丞阳好好的‘面谈’!”

“……曳曳,冲动是魔鬼。”苏莞温柔的抚了抚姚曳的脑袋,微微一笑。

“莞莞,有时候我真巴不得自己是个男人……”看着苏莞迷人的小脸,姚曳无奈的摇了摇头,失笑道。

想了想,苏莞道:“那我一定嫁给你。”

姚曳一听,一手勾过苏莞的脖子,兴高采烈地掐了掐她细致嫩白的脸蛋:“就冲你这句话!走!请你吃早餐!”

早餐后再到系里已经十点半了,正是人多的时候。姚曳知道苏莞下午还要出去授课,便拉着她风风火火地挤到辅导员面前摁了章算是完了事。

临近正午,温度越发的高,再加上整栋楼内皆是人,等到出来时,两人已经满头大汗。

姚曳咽了口矿泉水,喘口大气:“全赶上这时间来了,还不如等着许丞阳回来一起呢!”

苏莞抹抹额头的汗珠,默默地点点头。

“苏莞——”不远处传来一阵熟悉的男声,两人下意识侧头望去。

顾铭一身休闲装,容光焕发。◢思◢兔◢網◢

看到来人,姚曳用肩肘微微撞了撞苏莞,说:“哎,你的狂蜂。”然后捂嘴偷笑。

苏莞不理她,微微颔首:“顾师兄。”

顾铭,钢琴系研究生二年级。阳光俊朗,成绩优异,据许丞阳透露,好像还是某某集团的继承人,典型的富二代。在外人眼里也许顾铭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但在苏莞眼里……恩……就是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你报到完了?”他春光满面的看着苏莞,她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细褶肩带长裙,%e9%9c%b2%e5%87%ba锁骨和白皙光滑的肩膀,脚下是一双秀气的扣带凉鞋,裙摆宽大,纤细的脚踝在裙摆下隐约可见。她把头发挽起,扎成一个马尾,额前的碎发被她随意的撩到耳后,双颊微红,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的扇动,两片薄薄的嘴%e5%94%87抿着微笑,腮边的酒窝若隐若现。暑假两个月没见,顾铭只觉得再一次见到她依旧是心潮澎湃。

“恩……”苏莞低头,扯了扯姚曳衣角,示意她帮忙说些什么。

到底是三年的室友,姚曳心神领会,“咳咳……学长,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见心上人欲走,顾铭下意识拉住她肩上的大提琴盒背带,“等等……”

苏莞顺势望向他拉住背带的手,抬眼看了他一下,顾铭立即松手,开口道,“你今天要去外教?”

见他瞥了眼背上的大提琴,苏莞点头,“恩。”

“那我送你吧!我的车刚好……”他把手伸进兜里准备掏钥匙。

“不用。”苏莞蹙了蹙眉,淡漠地打断他的话,挽着姚曳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学楼。

“……”

对于顾铭,苏莞并不讨厌,但绝不会是喜欢。

“哈哈哈哈哈……”

苏莞停住脚步,双眼直直的看着身边笑的前俯后仰的姚曳:“……”

姚曳再一次勾着苏莞的脖子,“莞莞……哈哈哈哈哈哈……莞莞……知道为什么我跟许丞阳这么爱你吗?”

苏莞:“……”

姚曳:“莞莞,你这不问红尘与我何关的态度简直是绝了!你是没有看到顾铭那憋屈的样子,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简直哈哈哈哈哈!”

苏莞微笑:“过奖。”

姚曳轻咳了两声,始终没憋住笑意,双肩一抖一抖的揽上了苏莞的肩膀:“莞莞,说正经的,你真不考虑考虑顾铭?人小伙子不是挺好吗?”她伸出五指给苏莞细数,“你看啊,长得不错,又有钱,又是高材生,在咱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