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对你何止心动》作者:君子阿郭

what1765 上傳於:2019-02-13  大小:57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对你何止心动》作者:君子阿郭
  本文案一:
  18岁那年,姜知牵着自家的羊走出大山,住进宋家的豪华别墅。
  宋家三公子,商界出了名的铁血手腕,也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
  直到后来某大佬跟在一小姑娘%e5%b1%81%e8%82%a1后头,委屈巴巴地叫人“媳妇”。众人大跌眼镜
  唯有姜知清楚,每当午夜时分,某人总会轻车熟路地翻过阳台,死皮赖脸地钻进她的被窝,抱着她要%e4%ba%b2%e4%ba%b2,让人叫哥哥,性子大胆又蔫坏。
  她是他放在掌心宠爱的姑娘,也是刻到骨子里的执念。
  后来姜知才知道,宋允行爱吃的不是糖,想睡的不是床……
  文案二:
  某日,宋允行和一帮发小夜店厮混,身旁美女如云,唯独他清心寡欲,面前放着杯果汁。
  直到包房门被推开,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怒气冲冲地进来,看到满屋子的莺莺燕燕,女孩红着眼对着宋允行就是狠狠一脚,然后飞似的跑了。
  宋允行抱着%e8%85%bf疼得呲牙咧嘴,发小纷纷围上来劝他:“这女人不能惯,一惯就蹬鼻子上脸,欠收拾。”
  宋允行一记冷眼扫过去:“你懂个%e5%b1%81,那是我祖宗!”
  说完,拿了衣服连忙追出去。
  PS:1.斯文败类X武力值满点萌妹子
  2.男女主有年龄差,主先婚后恋
  3.近朱者赤,近我者甜甜甜~^o^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主角:姜知,宋允行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A城的冬日来得格外早,瑟瑟的寒风如刀割,纷纷扬扬的雪花不多时便铺满了街道。
  某高级娱乐会所里,重金属音乐混合着昏暗的橘灯,将人的影子拉长,藏匿在半明半昧的光影里。
  舞台的中央,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跳舞女郎随着节奏感极强的电子音乐,双手扶着钢管舞姿妖冶如水.蛇,台下各色男女交.缠着融进舞池里,空气中的暧昧与激情一触即发。
  台下某处僻静的角落,一群公子哥兴致颇高地看着台上的跳舞女郎,时不时目光暧昧地调侃几句。
  一群道貌岸然的年轻男子中,那名身形纤瘦高挑的长发女子显得格外惹眼,女子一袭香奈儿黑色短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曲线,那双笔直修长的%e8%85%bf是俏生生的白皙,嫩得像要掐出水来。
  于子敬慢悠悠地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e5%94%87角勾着笑,目光玩味地滑过方筱那双诱人的大白%e8%85%bf,%e5%94%87齿间啧了一声。
  注意到身后男子的目光,方筱转身,%e7%b2%be致的妆容在旋转的光影里显%e9%9c%b2%e5%87%ba来,女子的五官极为深刻,昳丽的眉眼颇具异域风情,饶是这张脸在娱乐圈就十分受欢迎。
  对上于子敬不避不躲的大胆目光,方筱%e5%aa%9a眼微挑,顾自翻了个白眼,脸色不善地将手中的镖投进靶心,走到于子敬面前,不轻不重踹了他一脚,“宋允行人呢?”
  “老娘在这等了他一晚上,人影没见着,连电话也不接?”
  面前的女人虽是笑着,可眼底蹭蹭蹭冒着火光,此时红%e5%94%87紧抿,似乎下一秒就有掀桌子的预兆。
  挨了方筱一脚,于子敬收回目光,却也不气不恼,他笑眯眯地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串熟悉的号码。
  电话那头依旧传来嘟嘟的声音,根本打不通。
  于子敬挑眉:“看见了吧,不止你的电话,我的也不接。”
  这都快100多通电话了,要不是清楚那家伙跟着救援队,于子敬差点以为他也嗝%e5%b1%81了。
  方筱皱眉,瞥他一眼,顺势从他手里拿过手机,问道:“他到底去哪了?”
  于子敬淡笑着将女人的神情看在眼底,翘着二郎%e8%85%bf,懒懒道:“抗震救灾去了呗。”
  闻声,坐在一旁的年轻男子松开怀里的%e5%a8%87软美人,直接凑过来,“你没骗我吧?宋小四那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还抗震救灾?”
  男子身上一%e8%82%a1子浓重的香水味,于子敬嫌弃地将他推远了点,眉梢轻挑:“可不是嘛,这货今天下午接了通电话,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直接坐着救援车走了。”
  于子敬说完,年轻男子噗嗤一声,像是听了个笑话,咧开%e5%94%87乐了半天,显然对宋允行直奔灾区的傻缺行为难以理解,男子退了回去又将美人抱在怀里,该吃吃该喝喝。
  一旁的方筱冷笑,将于子敬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去,脸上的神情僵了僵,语气冷淡:“真的假的?”
  她可从来没听过,宋家这位公子哥还有抗震救灾的能耐。
  于子敬耸了耸肩,依旧那副吊儿郎当的神态:“骗你干嘛,他接了电话就走了,现在可在抗震救灾第一线。”
  想到宋允行今天下午接到电话火急火燎往外冲的模样,于子敬差点以为他是要去见哪个小情人,后来才知道,宋家有人在W县,那里今早发生了地震,看新闻失踪的人还挺多。
  方筱面无表情地坐回到沙发上,红%e5%94%87抿着,鼻间微不可闻的轻哼一声,拿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艳丽的酒红色指甲油红得刺眼。
  于子敬笑着帮她又添了一杯,%e8%83%b8`前的领带歪到一边,他倚着沙发,眼皮子微抬:“人都来了,别扫兴,还是老规矩,输的随便玩。”
  几年不见,这人还和以前一样会来事,方筱一直冷冰冰的脸%e9%9c%b2%e5%87%ba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e5%94%87角轻挑,应了一声。
  灯红酒绿的成人世界里,暧昧的夜色里可以肆意放纵。
  -
  开往W县的救援车穿梭在崎岖颠簸的环形山路上,后车厢里塞满了救援物资,驾驶座上,穿着消防服的队员专心开车之余,一颗心随着颠簸的路途也忐忑了一路。
  他的目光时不时看向副驾驶座位上,此时抱着手臂,正闭眼休息的人。
  男子穿着一身做工%e7%b2%be良的深色呢大衣,黑色的围巾将他的脖子和半张脸都围住,只隐隐%e9%9c%b2%e5%87%ba另外的半张脸,这人皮肤白得比姑娘还水灵,%e7%b2%be致的五官十分出挑,微扬的长眉浓而密,那双略显薄情的桃花眼正闭着,敛去了霍然的目光,高而挺拔的鼻梁下面,嘴%e5%94%87此时紧抿成一条线。
  这位京都来的大佬此时就坐在他的车里,平时也就在财政新闻里能看到他的影子。
  车里虽然开了空调,但效果不大,尤其到了夜里,G省的冬天比京都还要冷,即使没下雪,但气温却很低。
  当消防员第N次偷瞄副驾驶上的人时,男子埋在围巾里的脑袋动了动,长而密的睫毛轻颤,有转醒的迹象,消防员迅速收回目光,目不斜视地开车,路过一个陡坡,消防车整个颠了一下。
  半梦半醒的人一头撞向玻璃,一声闷响后,宋允行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黑眸倏地睁开,额头像磕到了石头,他捂着发疼的脑门卧槽了一声,长眉拧成一团,随即拉了拉下滑的围巾,重新坐好。
  窗外是透着冷气的深蓝色天空,若有若无的弯月藏匿在云雾中,宋允行皱眉闭了闭眼,当瞄到显示器上的时间,他烦躁地抓了抓脑袋,声音有些沙哑,问那司机:“还有多久能到?”
  他昨天晚上才疏通关系坐上这辆车,去W县的路差不多都已经封死,所有救援的车辆都得绕远路才能到达目的地。_思_兔_網_
  闻声,司机正襟危坐,慌忙看他一眼,对上男子那道漆黑锐利的眼,心慌道:“报告,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到。”
  宋允行垂下眼,长睫盖下一层淡淡的阴影,他顿了顿,抿%e5%94%87嗯了一声。
  车辆开到途中又是一阵巨大的颠簸,他的%e5%b1%81%e8%82%a1直接离了座位,脸差点冲着前镜飞出去,幸亏系了安全带。
  像是坐着碰碰车,颠了一路,宋允行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脸色惨白地紧抿着%e5%94%87,喉咙里像含了砂砾。
  消防员开着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绷,忐忑不安地看向一旁的男子,宋允行一言不发地注视着窗外,薄%e5%94%87拉成一条僵直的线,看不出情绪。
  他的瞳孔里倒映出远处的群山,它们似有似无的隐匿在清晨的薄雾里。
  静谧又安宁的景色,一点也看不出来,昨天这里发生了特大地震,数以千计的人下落不明。
  好在宋允舒被发现得早,现在人已经送去了医院,宋家的一大家子人此时全守在医院,但另一个人却还在W省,那里随时都会有余震。
  -
  水光镇希望小学的操场上,搭建了大大小小的避难棚,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附近的村民,好在他们住的都是土坯房,地震房屋倒塌后,受重伤的人不多,但学校却是镇上最好的建筑,宋允舒就是被水泥块砸到了%e8%85%bf,情况很不好。
  被送去医院之前,宋允舒嘱咐校长将村民暂时安顿在学校,校长也是个聪明人,又将学校里的十几袋面粉都拿了出来,这会正蒸了几大笼馒头。
  地震发生时,姜知在去学校的路上,她带着午饭准备给宋允舒送过去,当时走在空旷的路上,所以才逃过一劫。
  附近没受伤的村民都在帮忙,提前赶来的消防队员已经把第一批物资运到这。
  因为天气太冷,很多人都没有防寒的衣物,此时顶着凌冽的寒风,学生们一个个冻得脸颊通红,在单薄的校服下瑟瑟发抖。
  学校里临时搭建的避难棚成了人们唯一的去处,学校食堂的大婶将冒着热气的馒头挑出来,放进圆形的竹筐里,看到一旁正忙碌的女孩,招招手将她叫过来,“丫头,把这个抱过去。”
  大婶指了指避难棚前的那张破旧的木桌。
  姜知好不容易将两箱矿泉水搬放到角落,吃力地闷哼一声,听到大婶叫她,她连忙擦了擦手跑过去,明明是五官清秀的一张脸,但脸颊上却有两处被寒风吹出的红痕。
  那双冻得青紫的手拖到竹筐底下,她试了试重量,觉得自己能抱起来,就在女孩准备起身的那一秒,身后有人大步走过来,脚下生风。
  男子将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伸过去,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姜知脑袋后面冒出来,只听到那人说:“我来。”
  未等她反应过来,身形高大的男子动作轻松地拿过她手里的那筐馒头,从她头顶接过,大步朝前走去。
  姜知眼前只闪过那人的衣角,等手上空空如也,她愣在原地,圆澄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
  那人穿着一件深色的呢大衣,颀长高挑的背影看起来要比她高出许多,锃亮的皮鞋沾了泥看起来风尘仆仆,他长%e8%85%bf迈开,几步就将馒头放到避难棚前的桌子上。
  就像一阵风,来时一声不响。
  宋允行放下手里的东西,很快回头,他走到姜知面前,紧绷许久的俊脸终于%e9%9c%b2%e5%87%ba一抹笑来,看到她的一瞬间,黝黑的眼底有明%e5%aa%9a的光芒闪过。
  他薄%e5%94%87微动,轻吐出一口气,心中的巨石瞬间落了地。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