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无心》作者:淡樱

mayhsu246 上傳於:2019-03-03  大小:73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無心


作者:淡櫻


我跟師父成親了,師父什麼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不愛我。直到我死的那一天,師父也沒愛上我。

再後來,我轉世了,忘光了一切,又遇到了師父。

上一世愛上無心之人,這一世換我無心。

故事就從女主角死後開始,表示作者有惡趣味,喜歡虐男主,此文就為了虐師父而寫。





第一卷


楔子 前世長恨今生無心


“碧桐,門前的那株桃樹開花了麼?”

碧桐輕聲細語地道:“夫人,昨天夜裏開了,粉粉嫩嫩的,煞是好看。”

我喜上眉梢,“當真?快扶我去看看。”

“夫人您當心些,都四個月的身孕了,再過半載,小公子也能跟您一起賞桃花了。”碧桐小心翼翼地從床榻上扶起了我。

我迫不及待地下榻,連大氅也忘了披上,鞋襪也忘了穿,推開碧桐的手,赤腳奔到了門外,惹得碧桐急急地跟了上來。

我仿若一個待嫁的姑娘,帶著五分喜色五分忐忑望向門外的桃樹。可是湛藍天色下,三千桃花灼灼,樹下卻沒有我要等的那人。

我滿臉失望之色,輕道:“師父騙我,他明明說桃樹開花之日便是他歸來之時。”

碧桐為我披上大氅,淺笑道:“都跟公子成婚多年了,夫人怎麼還是改不了口?”碧桐又輕笑了聲,彎下腰替我穿上了鞋襪,“公子是言出必行之人,興許過多一會夫人便能見著公子了。待公子回來後,夫人定要讓公子把把脈,再讓公子好好地調理夫人的身體,以公子之能,夫人想要平安生下小公子也非難事。”

我的師父受世人所景仰,世間絕無師父辦不到的事,不過是生個娃,定也難不倒師父的。

我的嘴角含上了抹微笑。

碧桐見我高興,又說道:“夫人,我想起當年你拜公子為師時,你才此般大。”碧桐比劃了下,“當時夫人也就只到公子的腰間,可眨眼間,夫人都跟公子成親了,現在身孕也有了。等公子回來,見到夫人你挺著肚子,定會很驚喜。”

我的手輕撫著微微鼓起的肚子,想著肚裏的娃娃是我跟師父的結晶,心中不由變得萬分柔軟。

碧桐曉得我喜歡聽她講師父,這一講,便收不了口,“天下間的人都羨慕夫人你嫁給了公子,公子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好人,不僅僅有一身好醫術,而且還博覽群書%e7%b2%be通各術,最重要的還是對夫人體貼溫柔,事情無論巨細都想得十分周到。”

我垂眼,輕聲應道:“是呀。”

“好在當初夫人你手腳快,搶在那個勞什子公主的面前先嫁給了公子,不然公子現在就要當駙馬爺了。”

往事如流水,如今聽碧桐講起,卻像是昨日剛剛發生一般,明明這已是第五個年頭了。

我豆蔻年華時,爹爹疼我,知我喜歡習武,便尋來天下第一高手的無雙公子沈晏。師徒情分生,卻也不知何時轉換成男女之情。

我知徒弟戀上師父乃是亂了倫理綱常,便壓抑在心中。

直到那日,南朝的寧安公主微服出巡,偶遇驚為天人的師父,不顧一切回京,只為懇求聖上賜婚。師父並不喜歡寧安公主,他也不願娶她。

可聖旨若是一出,抗旨便是誅九族的罪。

與師父相伴數年,我深諳師父的脾性,也不願師父落得個誅九族的下場,遂想了一法子。在聖旨降臨之前,我搶先與師父成了親。

我還記得那一夜,我涕淚連連,女兒家薄面拋之在地,紅著臉向師父求親,我頭頭是道地分析當下狀況,告之師父與我成親是最好的法子。

以公主之尊,定不甘願為小,可以我謝家之名,又豈是那般容易被欺負的?那麼師父娶我,既能解決當前之憂,又能圓我心願,此法子便是最佳。

師父沈默許久,直至天亮方是問了我一句,“你不後悔?”

紅暈染上兩頰,我攥著衣角,堅定地道:“不後悔。”

我那時以為師父答應我,心中肯定也是對我有情的。若不是對我有情,又怎願娶我?娶妻娶妻,便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諾言。

是以我冒著天下大不諱,亂了倫理綱常,甘願自逐本家被世人所遺棄,也要嫁給師父。

當時我總想著即便那時師父對我僅有師徒之情,可我方二八年華,日子一久,情意自然也會有。只可惜成親多年,師父什麼都好,唯一不好的便是不愛我。

.

“啊,公子回來了。”

碧桐欣喜的聲音拉回了我的思緒,我驚喜地擡眼一望,方才還是空無一人的桃樹下不知何時站了一人,那人白袍玉帶,黑發如墨,端的是俊朗無雙,桃花灼灼也不及他對我淺淺的一望。

我顧不上四個月的身孕,挽起裙裾便直直地奔向桃樹,可剛走了一步,我卻又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童一般,心虛地輕%e5%92%ac下%e5%94%87,低垂下眼簾,默默不語。

直到一道冰涼襲上我的手腕時,我方是擡眼忐忑地看向眼前俊朗的男子,慌張地想要解釋:“師父,我……我……”

始終解釋不了什麼。

我又低頭苦笑了聲,我能解釋什麼?我又有什麼好解釋的?夫妻行魚水之歡本是天經地義之事,即便我肚裏的孩子是我算計了師父,可……這也是師父欠我的。

我們成親五年,師父從未碰過我,這孩子也是師父要出去替人看診的那一夜我算計來的。

我倔強地%e5%92%ac著%e5%94%87,就是不說話。

過了好久,師父才低嘆一聲,輕輕地握住了我的手,“進屋吧,你身子不好,風吹多無益。”

我一喜,結結巴巴地道:“師……師父,你……你……不介意?”

師父牽著我進屋,卻是不曾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淡淡地說道:“桃樹七八月也能結果了,到時候讓碧桐給你做桃心酥。”

我心底隱隱有些失落。

.

夜色如水,我與師父躺在床榻上,空了四個月的枕邊人終於回到了我的身邊,空了許久的心總算是被填滿了。我緊緊地握住他的手,總想尋些話題來說,可是見到師父眼底淡淡的疲倦之意,我又不忍心了,只好閉上了眼。

我做了個噩夢,夢見我又回到了那時的洞房花燭夜。

師父掀下我的紅蓋頭,舉世無雙的容顏,悲天憫人的眉目,如立在高潔的蓮花座上那般,“阿宛,我是無心之人。”

“我不信,師父是大夫,醫者又怎會無心?”

“阿宛可知世間有種武功名為碧落黃泉訣,但凡修煉者,必先舍情根。”

夢醒時,枕巾無聲地濕了大半邊,我抹幹淚水,悄悄地扭過頭來固執地看著師父的睡顏。我第一個年頭不信,第二個年頭也不信,以為是我做得不好,所以師父才不愛我。

為了師父,十指從未沾過陽春水的我學著做飯,臉蛋被鍋裏的油濺得生疼。為了師父,我還學著做衣裳,十指被針紮得紅腫。

知道師父喜靜,將屋子搬離到山上來,把周圍的婢女都散了,只剩下一個從小跟到大的碧桐。.思.兔.在.線.閱.讀.

剛開始過得很辛苦,可是到了後來,師父為我親自栽了株桃樹,我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即便這株桃樹也是我親口要求的,可……師父到底還是為我去栽樹了。

只可惜後來到了第四個年頭,師父依舊待我如初,就像當初收我為徒那般,我總算是信了。

師父真的無心,要不然不會對我這些年所做的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卲陵謝家的阿宛不該是如此死纏爛打之人,謝家的阿宛遇到一個無論如何都不會愛自己的人,理應果斷地揮劍斬情絲。

可是……阿宛做不到。

我看著師父的睡顏,無聲地哭泣,好想好想問一句,“師父,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愛我?你當初為何要答應娶我?”可是我問不出,我真的問不出。

自從有了身孕後,我總是不停地想起以前那個還沒有遇見師父的阿宛,無憂無慮的阿宛,世人艷羨的卲陵謝家大小姐,一出生就是滿堂寵愛,那時最煩惱的事情便是翌日該穿哪一件漂亮的衣裳。

所有人都以為我過得很幸福,就連貼身伺候我的碧桐也是如此認為,我心底的苦,心底的酸,不知從何發泄,只能無用地默默地流淚。

師父不知何時睜開了眼,怔怔地看著我的淚水。

我急急擦幹。

師父問:“可是腳抽筋了?”

我含淚點頭。

師父起身,運了內力輕輕地揉著我的腳掌,我擔心被師父識破,努力地裝作腳抽筋的模樣,也許是感應到我的想法,腳掌果真抽筋了,我低低地開口:“左邊。”

溫暖的手掌貼著我的腳心,抽筋漸漸離我遠去,我也不知何時睡著了,心裏想著也許等我把孩子生下來後,師父就會愛我了。

.

我懷孕八個月的時候,師父又要出去看診,聽說這回是當初那位死皮賴臉也要嫁給師父的寧安公主。我知曉後,拉著師父的手,說道:“師父,能不能別去?”

師父皺了眉,“阿宛,別胡鬧。”

我嘟囔:“誰知道她是不是想借機來見師父一面,她肯定是不安好心,明明她周圍有這麼多太醫在。”

師父的臉色有些難看,聲音略微冰冷,“公主前幾年已經嫁人了,最近有了身孕,前些日子又不小心磕碰了下,就因為太醫們都束手無策所以才會請我去。”頓了頓,師父聲音也變輕了,“阿宛,我會很快回來的。”

師父如此一說,我也不好反駁什麼,心裏很想說一句,我身子也不太好,沒個大夫在身邊看著,萬一出問題了怎麼辦。

可是我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出來,我跟師父學過幾年醫術,雖說不大%e7%b2%be通,但好歹也略懂。再說這樣的話,難免有些刻薄了,孩子快要出生了,我要為孩子積德。

遂我如往常一般,替師父備好了醫箱,再把前些日子親手做的新衣裳和新鞋襪都收拾好,目送著師父離開。

師父離開後的日子,變得相當難過。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懷孕的緣故,我的情緒變得極壞,這五年來的辛酸和苦楚總是時不時地浮上心頭,碧桐總是勸慰我,也總是跟我提師父的事情。

往常我聽罷,心情便會平靜下來。

可是這一回,我越聽心裏便越急躁,總覺得壓抑極了,可偏偏又尋不到發泄的出口。無奈之下,只好讓碧桐扶著我出去走一走。

未料這一走就出了問題,出來時,我忽然想喝酸梅湯便喚了碧桃進屋拿。碧桐離開後,我扶著肚子慢慢地在院子裏走,也許是天意使然,註定我這一胎多災多難,碧桃不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