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转生黑暗精灵后那些事》作者:中二隐修会

樱零 上傳於:2019-03-11  大小:122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转生黑暗%e7%b2%be灵后那些事
作者:中二隐修会
文案:
为了得到真理,可以付出哪些代价?
金钱?自由?健康?荣耀?
你说灵魂?那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很久以前就已经舍弃了嘛。
女主聪明强大,为了探寻奥法真理,把自己搞成能无限转生的器灵。总之就是一个腹黑鬼畜女被忠犬治愈的故事- -+

1V1,剧情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女强 西幻
主角:维兰瑟(Valanthe)·暗刃(Darkblade) ┃ 配角: ┃ 其它:法师,剑士,卓尔,黑暗%e7%b2%be灵
==================


第一章
  在地表世界数千尺之下的幽暗地域,生存与狩猎是永恒的主题,这里绝大部分地方从未照射过阳光,无数畸形、邪恶的生物居住在此处,它们很久以前进化出了具备暗视能力的感官,以及在黑暗中悄无声息行动的技巧。
  一队骑手正静默地驾驭着坐骑,在交错曲折的洞%e7%a9%b4中穿行,他们拥有尖尖的长耳、暗色的皮肤和银白色的头发。和地表%e7%b2%be灵那群热爱艺术、%e4%ba%b2近自然的远%e4%ba%b2相比,幽暗地域的黑暗%e7%b2%be灵们更加擅长于阴谋和暗杀,他们身上的皮甲严丝合缝,关节处弯折流畅,不会发出一点磕碰的声音;而座下的地底蜥蜴套着鞍具,四只带有黏着吸盘的脚掌无声地滑行在石壁间,仿佛蜘蛛一样轻盈。
  无光的黑暗中,任何正常生物都无法察觉他们的经过,然而幽暗地域没有弱者,他们面对的敌人也同样棘手。
  率领这队骑士的是位黑暗%e7%b2%be灵女性,她身披法袍,不时焦躁地用脚跟踢着蜥蜴腹部,足蹬垂挂尖角带来刺痛,催促她身下的坐骑加快速度。
  太慢了,还是太慢了!
  黑暗%e7%b2%be灵不需要光的指引,在热感视觉的模式下,即使再细微的差异都会在视网膜生成生动的影像,所以只要回头一瞥,她就能看见蜥蜴脚掌在冰冷石头上留下的亮橘色温热足迹。
  如果不能在温度散失前甩开距离,要不了多久那个怪物就会追上来。
  身边萦绕的淡淡血腥味仿佛在提醒她前几天那场遭遇,现在她的护卫几乎人人带伤,伤口附近的肌肉组织自愈发热,散发出高于正常体温的暗红色光谱,让她时刻焦虑不安,而造成这一切的黑手甚至连面都没露。
  一定是被人出卖了!
  她按照家族安排的任务,从安杜斯城外的秘密走私集市运送一批物资,怎么会那么巧被夺心魔伏击?
  夺心魔和黑暗%e7%b2%be灵一样,是幽暗地域屈指可数的顶阶社会性智慧生物,这种类人生物拥有类似章鱼的脑袋,传说中,它最喜欢用心灵力量入侵敌人的思维,让敌人陷入无助的颤栗,然后用触须钻破头盖骨,吸食里面的脑浆。
  夺心魔视一切自己以外的种族为口粮和奴隶,这点倒和黑暗%e7%b2%be灵不谋而合,他们同样没有和其他种族分享权力的习惯,除了战争,双方势力范围一般不会产生交叠。黑暗%e7%b2%be灵误入夺心魔城市固然免不了成为一顿美餐,这不意味着夺心魔可在敌对区域来去自如,因为混乱邪恶的黑暗%e7%b2%be灵女神厌恶夺心魔的守序立场,如果夺心魔在祂庇佑的地方遭遇祂的仆人,蛛后会赐下恩典帮助自己的祭司将其杀死。
  所以这位夺心魔的灵能大师为什么恰好出现在这里,而这个队伍又正好没有可以帮助解除负面状态的蛛后祭司,不免让人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异变发生时,几乎毫无征兆的,她和所有护卫都感觉大脑像是被重锤一击,一些心智薄弱的人顿时失去意识,当他们拔出剑,锋刃所向的竟是自己的同族!
  于是她当机立断,放弃了部分心智陷入混乱的队员,命令小队迅速撤退,企图远远甩开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然而这一切最终都被证明是徒劳的,未知的恐惧似乎就跟在脚跟后面亦步亦趋,寂静的山洞常常发出邪恶的低语,疲惫的队员不时看到可怖的幻影,无疑让小队士气更加低落。
  【有人快撑不住了,是否休息下?】
  一名战士驱使蜥蜴上前,与她并行,一边用手势比划着无声的寂语询问。
  软弱无能的男性,她在心中蔑视道。
  黑暗%e7%b2%be灵是女尊男卑的种族,如果不是情况紧急,这名男性也不敢逾越到与贵族女性并行,但如今并不是追究这些繁文缛节的时候。
  她矜持地点了点头,指向岔道口一个幽深的洞%e7%a9%b4。
  男性战士有些迟疑。
  【可是……那里没有空气流动,看起来像是死路……】
  显而易见的质疑让她下意识%e6%91%b8向怀中的法杖,那名男性也意识到自己的违逆,畏惧地缩了缩。
  但她最终还是压抑了怒火,用有限的耐心以寂语解释:【就是这里,普通的道路或许会给敌人绕路偷袭我们背后的机会,在这里只用守住路口。】
  战士低头领命,降下速度一一通知后面的队员。
  她满意地看着卑下的男性一丝不苟的布防,并告诉他们自己将准备一个高位的法术,不希望有人打扰她,就头也不回地向洞%e7%a9%b4深处走去。
  她遗憾地想,这次任务注定要失败了,毕竟在下属全灭的状态,她无法将物资全部运送回城,现在只能把男性作为弃子,给自己争得逃命的机会……
  如果不是情况紧急,她也不希望自己岌岌可危的评价再度面临下调的风险,但以黑暗%e7%b2%be灵的道德观念,她心中几乎没有一丝决策失败的自责。唯一的后悔大概是在抛弃队员时候没给他们慈悲一刀,以至于让自己这位贵族女性法师身处险境。
  如今夺心魔或许已经操控了他们的大脑,所以她这方的步调才会次次都被掌控……她想着,懊悔于自己的仁慈,但也于事无补,如今也只能做最后的打算了。
  她布下一个无声的屏障,才小心取出一枚黑色的宝石,用意念与之共鸣,呼唤寄宿其中的存在。
  这块宝石是她真正的家族“默夜”传下来的东西,也是祖祖辈辈讳莫如深,视为禁忌的存在,据说里面囚禁了一名下层位面的强大灵魂,它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每当家族遇到困境,都会征求它的意见,但绝不敢事事依赖于它,否则必定会遭到诅咒和背叛。
  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旋涡状的暗色雾气弥漫出来,扭曲成一个怪诞的不定形阴影,在空气中微微波动。
  “贵安,公主殿下。”模糊的空洞声音响起,阴影从中间的位置弯了下,仿佛对她致意。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谦逊有礼的未知灵魂在表达一种嘲弄。
  “你的愚蠢建议让我遇到了一点麻烦,现在,你必须想办法解决它。”
  “真是毫无根据的指责……”阴影摇摇头,“我从您残酷恶毒的姐妹中拯救了您,她们被彻底抹杀,而您则成了暗刃家族的小公主,您现在却无端责怪我?”
  “都是你教唆我的!”她尖叫道。
  她的家族就像一切黑暗%e7%b2%be灵家族那样,永远处于纷争和阴谋中,而在蜘蛛女神罗丝统治下的教权社会,地位最高的必然是侍奉罗丝的女性祭司。作为法师的她不甘心在家族中被边缘化,直到有一天,她听到了细细的耳语,引诱她偷走宝石。
  然后,她发现了其中的灵魂,并听从于它的指引,在%e4%ba%b2生母%e4%ba%b2姐妹与暗刃家族的争斗中反戈一击,以背叛的方式抛弃本来的姓氏“默夜”。
  为了奖励她决定性的助力,暗刃的主母在众人前紧握她的双手,宣称这是自己外出游历的小女儿“维兰瑟·暗刃”,无人敢置喙这显而易见的谎言,这也让她由此踏入第一家族,成为暗刃最年轻的公主。
  但随后她却发现,暗刃内部的争斗并不比默夜来的少,毫无根基却引人瞩目的她,在新家族暗流涌动的恶意中举步维艰,她忘记了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却把一切都归咎于宝石的怂恿。│思│兔│在│線│閱│讀│
  就在这时,洞外的惊叫不合时宜地传来,呼痛声、垂死的喘熄声,经过石壁的放大和回响,格外让人心惊。
  跟踪他们的怪物终于追来!没有时间了!
  “你休想背叛我!不要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选择那个夺心魔当主人,在那之前,我会把这块石头传送到最遥远、最人迹罕至的地方,你就准备和你那满肚子谎言过一辈子吧!”
  她一把抓起石头,恶狠狠地威胁。
  或许是被她鱼死网破的态度震慑,那阴影也不得不表示更加恭谨的态度。
  “或许您对我有什么误解,公主殿下,我只是一个建议者,超出我能力范畴的事情,我无法改变。”
  “闭嘴!你肯定有什么办法,别耍花招!不要忘了你现在被封印在宝石里,帮助主人渡过困境是你唯一要做的,这是契约,也是我的祖先把你从肮脏的下界召唤来的唯一目的!”
  “好吧,我很荣幸为您效劳。”在女主人的命令下,阴影妥协了,“虽然我现在被囚禁着,但如果您需要我的帮助,我会把我的力量借给您。”
  “我要怎么做?”她问。
  “请伸出手,公主殿下。”
  她听从阴影的指示,将手平伸,而阴影也在同时凝出一根触角,飞快地在她手心点了一下。
  顿时,一%e8%82%a1庞大的信息在她脑中爆炸,未知的法术、传说中的禁忌学识……哪怕一丁点都是会被法师视若珍宝。
  这就是力量?
  黑暗%e7%b2%be灵的公主还没从震慑中回神,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联系阴影与宝石的唯一一点束缚悄然崩裂。
  她来不及思考这代表的意义,只本能地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将至。
  “没有你的事了,回去。”她警惕地厉声叫到。
  “那可未必。”阴影回答的同时伸出了虚无的肢体,将她笼罩在内。
  “你想做什么?!别忘了我是你的主人!”
  “是这样没错,但公主殿下一定没学到有关于下界的规则——等价交换。你接受了我的礼物,于是规则被打破了,我也不必再受你控制。”阴影陈述着,空洞的声音难掩愉悦的波动:“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一个完美的时间和地点,罗丝仆人的耳目无法触及到这里,正是我重返主世界的时候……”
  说到后来,黑暗%e7%b2%be灵公主意识愈加迷茫,她只能无助地感觉到自己被挤出这个身体,而另一个强大的未知存在将取代她。
  果然……禁忌是不可触碰的……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藏着宝石的重重封印纹样从脑中一闪而过,破解它们的喜悦现在看来无比的讽刺。
  然后,她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摇摇欲坠的身躯慢慢软倒,但这个变化只持续了十几秒,当扶着额头的少女再次站直了身体,眼中闪过的则是才智与从容的光辉。至于她手中的黑宝石早已褪色透明,一个缩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