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吾兄万万岁》作者:苏芷

芯芯大人 上傳於:2019-03-17  大小:95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苏婉并不认为自己是穿越了。
  毕竟作为一个作者,脑洞多、想象力丰富,造成失眠或者多梦都是正常的。有时候也会梦见自己的小说情节,把自己带入一下女主,仿佛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但这种感觉也太真实了一点,连那中药的苦涩,都这样真真切切,从%e8%88%8c尖蔓延开来,苦味一下子吞噬了她整个口腔。
  以为自己在梦中的苏婉反射性的吐了一口,惊得周着的人都紧张了起来,拢着绣花帕子轻轻的帮她擦嘴,还有人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劝慰道:“小姐乖,把药喝了咱才能好起来。”
  然后苏婉就被人给按住了头,她能感觉到嘴里越来越苦,可是她还在梦中,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只能任由着那几个身量壮实的婆子,把药给生生灌了下去。
  这样的噩梦简直太可怕了,苏婉吓出一身冷汗,蓦然睁开了双眼。
  丁香色的纱帐、如意双喜纹的帐勾、雕花拔步床,除了这些,鼻息间还有清淡的熏香,稍稍可以盖过这房中浓烈的草药气息。
  还没醒?
  遇上鬼压床了?
  这是苏婉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她的第二反应就是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e8%85%bf,然后惊讶的发现,竟然一点儿也不疼?
  果然还在做梦……
  苏婉顿时就放下了心来,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想着再睡一觉,总该是真的能醒了。
  但窗外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平时丫鬟们爱闲打牙,这在她写的小说中也是经常会有的场景。
  苏婉第一次做这样的梦,还觉得挺新奇的,索性也不睡了,打算听一听她们说些什么,若是能记得内容,说不定醒后还可以写到小说里。
  “青杏姐姐,听胡大夫说,姑娘的%e8%85%bf好不了了?是真的吗?”
  “你瞎说什么!”被叫做青杏的丫鬟陡然拔高了声线,将对方呵斥了一声,忙又压低了声音道:“你可别胡说,要是让姑娘听见了,仔细你的皮!”
  那小丫鬟显然是被吓到了,低着头再不敢开口,过了片刻才又小心翼翼道:“可等姑娘醒了,发现她的%e8%85%bf走不了路了,还不是一样会知道?”
  “你……”青杏气的恨不得给她一巴掌,想了想又道:“反正这事儿,不能告诉姑娘。”
  躺在床上的苏婉听得云里雾里,但她总算抓住了重点,原来%e8%85%bf是坏的,怪不得掐了不疼?
  在她反应过来之后,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痛感强烈、皮肤顿时就泛红发紫,同时发出的呼痛之声,更是惊动了门外的丫鬟们。
  “姑娘怎么了?”为首那个叫青杏的丫鬟率先就跑了进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碧纱橱外打盹的小丫鬟,直奔苏婉的床前。
  “我……”苏婉拧着眉心,对上一张陌生的脸,她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但青杏这个名字,却是她熟知的,近日她正连载的小说中,就有这么个丫鬟,叫这么个名字……
  那是一个可怜的丫鬟,因为她跟了一个可怜的主子,最后和她的主子一起,可怜的被赐死了……
  苏婉忽然间就睁大了眼睛,再次想要坐起来,并且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大%e8%85%bf。
  没有反应,还是没有反应!
  “姑娘你别这样……姑娘……”
  看见自家主子这般激烈的反应,青杏早就急哭了,按住她的手道:“姑娘,老爷和太太说了,就算请便全京城的名医,也一定会把姑娘的%e8%85%bf治好的!”
  这么说是真的了?
  苏婉越发绝望了起来,打算再次确认:“那兄长呢?”
  “太太说大少爷没有保护好小姐,老爷气得动了家法,大少爷挨了不少鞭子,如今还没起身……”
  “又打了?”
  苏婉此时已是哭笑不得,虽然她还没有完全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从这些有效的信息中可以得出,她穿越到了自己正在连载的小说《潜龙》中。
  而刚才那个被她爹甩了鞭子的大少爷,正是这部小说的男主。可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苏家的人,而是她爹被皇帝绿了之后的产物……
  但不管绿不绿,皇帝的儿子那都叫龙种,所以……故事后来的走向就是,男主得知自己身世,然后认祖归宗,一路开挂,当太子、登大宝。当他登基御极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曾经对他有过“养育之恩”的承恩侯府苏家二房全家赐死。
  苏婉完全不敢去想象那所谓的“养育之恩”……
  而此时,她的名字也不叫苏婉,而应该叫苏皎月,那个因为一次意外,终生残疾,性情变得怪癖变态暴躁蛮横的苏家大小姐。
  “老爷见姑娘伤成这样,心疼无比,恨不得将大少爷打死,还说若是姑娘不醒来,他要让大少爷偿命!”
  青杏素来知道苏皎月的脾气,说的轻巧了,只怕还要闹上一场,因此故意说的格外严重,好让她心里能咽下这口气。
  至于大少爷苏谨琛,侯府上下,哪一个不心疼可怜的,但心疼可怜也没有办法,连他的%e4%ba%b2爹都不喜欢他,别人更不会对他另眼相待了。
  苏皎月却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苏侯爷原配嫁过来八个半月就难产生下了苏谨琛,虽然对外说是侯夫人早产,但其实苏侯爷心里只怕是门清的,早就知道自己被绿了这个事实。
  虽然在原文中她并没有把这个细节摊开来写,但其实行文中早已经默认。
  对于苏谨琛的存在,苏侯爷心中很是矛盾,一方面认为自己被绿了,内心痛苦无比;另一方面又存着一丝期待,希望他是自己的%e4%ba%b2儿子,从而可以拒绝自己被绿了这个事实。
  在这种矛盾的情绪下,他对苏谨琛生不出丝毫的父爱,有的只是喜怒无常。
  而苏皎月的生母,也就是苏谨琛的继母徐氏,则也是视苏谨琛为眼中钉肉中刺。
  不为其他,只因有他这个嫡长子在,将来苏家的爵位,便没有她儿子的份。
  但徐氏毕竟也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虽然是庶出,又是续弦,到底不敢做出太让人不齿的事情,因此对于这个继子,表面上也瞧不出什么异样,也并没有去学一些试图养废他的阴私下作手段,毕竟她看见他都很生气了,更是懒得对他再多花什么心思。
  但但但……这一切在苏皎月的%e8%85%bf断了之后,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原本还算风平浪静的大宅门,终于走向了疯狂。
  苏皎月残废了,她开始疯狂的报复苏谨琛,即便她摔断%e8%85%bf只是一个意外,和苏谨琛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作为那天在马场唯一一个苏家的人来说,这锅苏谨琛不背,谁背?
  于是……在原书中,苏谨琛在苏家的待遇就是:
  跪下,背我!
  跪下,抱我!
  过来,送我回房!
  苏皎月把苏谨琛当佣人、当奴隶、当牲口……而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被他骑过无数次的男人,是未来的一国之君……
  所以最后苏谨琛赐死的诏书还没送到苏家门口,苏皎月就自己服毒自杀了。
  写文一时爽,穿越火葬场……
  苏皎月现在想哭,很大声的那种,然后她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然而,当她的分贝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正以振聋发聩之势,从门外穿透进来。
  “我的%e5%a8%87%e5%a8%87,我苦命的%e5%a8%87%e5%a8%87儿……”.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苏皎月的小名叫%e5%a8%87%e5%a8%87,徐氏甩开手中的绣帕,一路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进来,在看见苏皎月这张哭的梨花带雨又苍白的小脸之后,忍不住又呜咽了两声,%e5%92%ac牙道:“你父%e4%ba%b2竟然还手下留情,没把那逆子打死!”
  苏皎月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要是这时候真打死了,这剧情是不是就能变了?至少苏家将来不会死的那么惨?
  但这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她自己给打消了。
  作为小说男主,那都是有金手指的,到时候非但人没弄死,等报复起来,那岂不是更加的毫不手软?
  “母%e4%ba%b2不必动怒,原是女儿自己的疏忽,和兄长无关。”
  本来就确实和苏谨琛无关,那天他们受安国公府世子赵德春的邀请,去东郊马场游玩,那赵德春为原主选的是一匹幼马,是原主觉得对方小看了她,所以非要和苏谨琛换了一匹马,谁知道他的那匹狮子骢竟这般野性难驯,非但不肯配合,还差点把她摔下悬崖。
  按着原书里的剧情,若不是当时苏谨琛在悬崖边拉了她一把,只怕她现在早已经没命了。可当时原主早已经吓的魂不附体,哪里还能记得有人拉过她,尤其是在发现自己双%e8%85%bf残废之后,更是完全迁怒道了苏谨琛身上。
  “若不是他,那又是谁,我可是听下人们说了,是他同你换了一匹马!”
  “……”苏皎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家里的下人,谁不知道苏谨琛在家中的地位,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还敢为他说话,那不是自取灭亡吗?
  苏皎月叹了一口气,正想再解释几句,徐氏身边的管事婆子刘妈妈却是走了进来,在徐氏跟前小声回道:“服侍大少爷的小厮过来回话,说大少爷烧得厉害,想从外头请个大夫过来瞧瞧。”
  徐氏眉梢一挑……这么多年她对苏谨琛不闻不问,可这人愣是活得好好的,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便是病死了,外头也不会议论她半句不是,这还当真让她有些为难了。


第2章
  刘妈妈跟了徐氏多年,如何能不知她的心思。按说身为管事妈妈,她自己也能做这个主,可毕竟事情涉及到了苏谨琛,就比较敏[gǎn]了。
  徐氏的眼皮几不可见的抖了抖,苏谨琛受了家法,那也是侯爷打的,便是病死了,跟她也无甚关系,可若真由着他这样病死,侯府连个大夫都不请,也确实说不过去。
  和那些表面伪善背地里阴狠毒辣的继母相比,徐氏还是温婉的,在京城贵妇中的名声,也算不上很差。毕竟……作为继母,就算不能善待继子,可以放任让继子平平安安的长大,那都是功德一件了。至少……在外人看来,徐氏这个继母,似乎还算合格。
  “大夫…… ”
  “大夫当然要请!”
  不等徐氏迟疑,苏婉……不对,此时的苏皎月急忙开口道:“若不是兄长救我,只怕我已经死了!”
  原文中的苏皎月不知道,但现在的苏皎月却很明白,安国公世子请他们去马场游玩本就没安好心,而那匹受惊的狮子骢,也是他们故意安排的。只是半路杀出一个苏皎月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谁叫她这位便宜哥哥长得俊俏呢?
  身为承恩侯府嫡长子,苏谨琛容貌酷似故去的侯夫人周氏,如今年方十七的他兰芝玉树、眉目如画,端得是京城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也正因如此,虽然他嫡母早逝,如今已然十七岁还尚未被册封世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