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女配的富贵人生》作者:八匹

elsiezhang 上傳於:2019-03-26  大小:556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之女配的富贵人生/重生九零之军长俏%e5%a8%87妻》作者:八匹

简介
一个养在大院高干圈里养女的故事!后寻来的%e4%ba%b2妹妹想夺走她的一切,后寻来的%e4%ba%b2生母%e4%ba%b2是帮凶!重生了,还让她们再次算计吗?她微微一笑,不让他们自寻死路,她怎么能心安!

轻松版:
多年后,李月华被众人追问是怎么与那些纨绔子弟感情如此深厚时。
她微微一笑:一起劫过同学、一起偷看过‘妖%e7%b2%be打架’,送过鸡送过鸭,就差送秋波的友谊吧。”
众人:……




关于书中的初四!
  在北方:小学五年!一年级到五年级,初中四年,初一到初四,实行的是四五制!不像有些地方是三六制。初中三年小学六年。
  可能一些地方的%e4%ba%b2们跟北方不一样。


楔子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明明是繁花盛开的燥热雨林,李月华却是寒到骨子里的冷,她明白这是身体里的血液在流失。
  眼前变的越来越模糊,脑子在这时却格外的清晰。
  她想起了养父对她的失望。
  她想起了%e4%ba%b2生父母寻来之后对她的愧疚和关心,最后看她落迫而又马上变的嫌弃疏远的嘴脸。
  想起了为%e4%ba%b2生父母出头,而与关心她的大院里的叔叔阿姨的对抗,最后弄的众叛%e4%ba%b2离,而当初属于她的荣宠和关心,也落到了后来相认的白莲妹妹身上。
  她醒悟了,从悬崖上掉下来那一刻,脑子突然之间就清明了。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想她一定把这些人的嘴脸一个个挑破,不再活的那么蠢。


第1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
  最糟糕的是什么?
  前一刻从悬崖上掉下来能听到自己骨头摔碎的声音,痛的无法呼吸,下一刻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只血红眼睛、龇牙咧嘴的狗对你狂吠。
  那是李月华一辈子的恶梦。
  一生唯一一次被狗%e5%92%ac的经历,和眼前的一幕重合,就连%e5%92%ac她的那只狗都没有变。
  更可恨的是还有人不怕事小,在一旁喊着,“元宝,%e5%92%ac她。”
  “对,%e5%92%ac她。看她吓的,又要哭了。”还有人在附和。
  “元宝,上,快上。”
  对,李月华一直记得。
  那是1995年。
  而这只浑身乱毛,口水乱飞对她穷追猛%e5%92%ac的土狗,还有一个福气的名字:元宝。
  不过在李月华看来,这就是一截会动的香肠,圆圆滚滚的,哪里能看出是一只狗?
  可就是这么一截‘香肠’,曾在她小%e8%85%bf|肚上‘%e4%ba%b2密’的留下两排牙洞,黑呼呼的伤口伴随着她成长,一直到她坠下悬崖死的那一刻。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土狗呼出来的热气,这也告诉她一个事实:这不是梦。
  可到底怎么回事,她也想不明白!
  土狗还在狂吠。
  李月华烦燥的抓头。
  管它是庄生晓梦蝴蝶,还是什么?
  一切真的重新开始了,就当老天爷让她重生来揭开那些虚伪又害得她孤苦的人%e9%9c%b2%e5%87%ba真面目好了。
  那么从醒来这一刻,她要做的第一步从改变软性子开始。
  抬眼扫到一旁五步远的红砖堆,她几个大步就窜了过去,而那边还一直叫着‘元宝,%e5%92%ac她’的人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时,李月华拿起的一砖头已经对着土狗挥了过去。
  土狗早就在李月华弯身捡东西的时候狂吠改成了呜咽,现在再看到这动作,转身就跑,那块被她扔出去的砖头就独单的‘躺’地上。
  李月华:……
  畜生都捡软的欺负。
  她上辈子就让这么一只‘欺软怕硬’的畜生给欺负了。
  她心生悲哀,上辈子得多软弱,才能让一只土狗给%e5%92%ac的让她一个当兵的不怕歹徒怕狗,以至于招来不少的嘲笑。
  畜生夹着尾巴跑了,可畜生的主人却不干了。
  杨青从一旁跳出来,十五岁的少年长的很好看,只可惜他掐腰指着李月华嚣张的气势,破坏了他的长相,“牛皮糖,你敢打我的元宝?”
  “咦,她没哭。”先是不确定的声音,最后激动起来,“她真的没哭、没哭啊。”
  李月华不作声,转身又捡起一块砖头,紧紧的握着手,望向不远处的狗主人身上。
  明明是他叫狗%e5%92%ac人,%e5%92%ac不到人还在这里指责被%e5%92%ac人,可见有多嚣张。
  他自然能嚣张的起来。
  参谋长的儿子,大院里的小霸王,拳头里滚出来的高干子弟,长大后的杨青那更是浪荡的无法无天,哪个不怕他?
  而牛皮糖,正是这些人给她起的外号。
  李月华嗤笑,“谁%e5%92%ac我我就打谁。”
  只不过她这一声嗤笑,因为她特别的嗓音,没有发挥出效果来,这一句明明很义正言辞的话,愣是像在撒%e5%a8%87,气场自然也没了。
  李月华的声音很粘,就像吃的黏米饭一样,加上她总是一副痴呆的模样,说话又弱弱的,平时又胆小,加上这副嗓音和性子,她不说话看着你的时候,就让你觉得她的世界是迷茫的,这呆傻的可怜样子让大人心疼。
  特别是你和她说话时,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怎么能不让人心疼呢。
  不过这些在同龄人眼里,那就是自卑、胆小。
  都是十五六的半大孩子,正处在春春期,杨青先是被这软软的声音弄的心一提,好一会才回了魂,发现自己的变化,他不由得%e7%be%9e恼,把这个也怪到了对方的身上。
  紧接着就又是一脸‘狠’色来,他怒声道,“你打我的狗就是不行,元宝是条好狗。”
  “你说的对,它确实是只好狗。还是大院里唯一一条没有吃过屎的狗。”就差和你用同一个碗吃饭了。
  上辈子这只叫元宝的狗,杨青哪怕当兵进了部队,仍旧不忘记对这畜生的宠爱,走到哪里都叫一声‘儿子’。
  李月华脑子里记得最深的就是这只叫元宝的狗总是伸出%e8%88%8c头%e8%88%94杨青的嘴。
  所以和在一个碗吃饭又有什么区别?
  杨青身边站着的男生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是不是骂你也是狗呢?”
  换来杨青一个冷眼,那男生才把笑声憋下去。
  杨青愤怒的指着李月华,平日里嚣张跋扈的他,这时愣是找不到一句话反驳回去。
  青涩,却已经能看出英俊的五官也挤成了一团。
  牛皮糖今天怎么不哭了?
  往日里只要元宝一叫,她就吓的站在马路上大哭,现在敢打狗嘴皮子还这么厉害!
  特别是吵架的话从牛皮糖嘴里传出来,就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滑滑的。
  杨青闪了一下神,马上又怒气的质问回去,“你再说一句?”
  不用别人提醒,他也听得出来牛皮糖是反话。
  跟本就是在骂他也是狗。
  胆子肥了。
  李月华扬起下巴,“再说一遍我也敢,你能怎么样?还敢打我?那你就动手试试。”
  到时谁打谁还不知道呢,就她手里握着的这块板砖也能拍倒两。
  李月华上辈子性子软,哪怕别人在玩时她在学习,偏偏学习成绩就是在后面打狼,最后以军人子弟身份进了部队当兵,到也练出一身好身手。
  现在重生了,她怎么会怕一个愣头青。
  既然在这一刻重生,让她一雪前耻的机会也来了,不打得杨青满地找牙她上辈子的兵也白当了,特别是想到这货上辈子最后还和那个白莲花妹妹结婚了,她上辈子最后那般悲惨,纵然有自己蠢的原因,可最主要的还是白莲花妹妹在里面出了‘大力’。
  与白莲花扯上关系的,那就都是她李月华的仇人。
  对她来说自然也有种仇人相见愤外眼红之感。 本 作 品 由 思 兔 在 線 閱 讀 網 友 整 理 上 傳
  今天就先从这小子身上把场子找回来。
  李月华憋足了劲,就等着杨青动手。
  而这时杨青一旁那个同样年岁大小的男生却有了动作。
  只见他贴在杨青耳边嘀咕,手却指着李月华,一双老鼠眼睛转来转去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实际也真不是一个好东西。
  是宋来,杨青的狗尾巴。
  有了上辈子的接触和了解,对于杨青,李月华都不怕了,更不要说会怕这个只能打没有脑子的宋来了,那就是一个有着强壮身体又没长脑子的傻大个,全靠一身的力气。
  对面的杨青顺着宋来的手侧头往李月华这边看,下一刻就嚣张的笑了起来,他身边跳出来的宋来也跟着笑。
  甚至还跟着起上哄了,“噢噢噢,牛皮糖来生理期喽、牛皮糖来生理期喽。”
  李月华:......
  果然,青春期的少年真是不招人喜欢。
  平时装成长大成人的样子,可在思想和行为上又带着明显的孩子气、幼稚。
  虽然李月华现在身体里藏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可此时%e7%be%9e恼也慢慢爬上她的脸,整张小脸都涨红了。
  水漉漉的小眼睛蒙上一层的水雾,却格外的水灵动人。
  是了,她记起来了。
  上辈子她也是这一天生理期,她的身子%e5%a8%87弱,所以别的女生十二三就来生理期,她是十五了才来,就因为被狗一吓,生理期来了半个月才没,还去看了医生,以至于她后来每次来生理期都疼的如坠冰窟。
  “噢,牛皮糖丢丢丢。”宋来更扒着眼皮朝李月华做鬼脸。
  李月华看着眼前这两个还满是稚嫩的脸,加上他们的动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上辈子这些人就是她的恶梦,记忆里都是被欺负的场面。
  如今看到他们的举动和做派,惧怕少了,更多是的悔恨上辈子自己太软弱,竟被这样的怂货给欺负住,何其悲哀。
  李月华磨牙,回想起过往被他们欺负的一幕幕,还有眼前他们的嘲笑声,二话不说,手里拿着的板砖对着面前的两人就扔了过去。
  又快又准,在空气来划出一道劲风,直奔杨青二人的脸面拍去。
  连骂回去的话都省了。
  现在她奉行的就是:能动手尽量别吵吵。
  “哎呦。”
  是宋来的痛呼声。
  虽然杨青和宋来都急时躲开,救了自己的脸,可还是打到了宋来的脚上,宋来疼的在原地抱着脚乱跳。
  杨青也不笑了,怒气的指着李月华,“你敢真动手?”
  说着就往李月华的跟前走,两人也就隔了十多步,眨眼间杨青的手就已经抓到李月华衣袖上,另一只握起的拳头刚扬起,下一个动作没有落下,李月华已经右%e8%85%bf扫过去,直接踹到了杨青的膝盖上。
  动作又快又准,独少了些力道。
  ‘扑腾’一声。
  眨眼间,杨青就摔了个后仰翻。


第2章 伪莲花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眼前也突然静的落针可闻。
  只有李月华摇头,到底现在这身子%e5%a8%87弱,力气不不足。
  不然按她上辈子在部队里训练的成果,这一脚怎么也得摔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