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之王妃温凉》作者:画七

吕布 上傳於:2019-03-26  大小:57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之王妃温凉》作者:画七
文案:
谁知再睁眼,竟回到了三年前,这回她笑着接了那赐婚的圣旨。
前世的负心人进府求她回心转意,她冷眼望着不置一词。第二日便听得他被恶狗%e5%92%ac断双%e8%85%bf的消息。
与此同时,她亦被那喜怒无常的禹王逮了问话,只听他言语间满是酸味:“你既接了赐婚的圣旨,就该安心待嫁,旁的外男皆不可理会。”
顾温凉含笑:“自当如此。”
禹王%e5%92%ac牙,怒气深沉:“那昨日为何还与你那表哥见了面?”
顾温凉明眸皓齿,忆前世他战衣染血,堂堂七尺男儿在她墓前泣不成声,就觉得心软得如水一样。
男人越发狂躁:“本王问你话呢!”
顾温凉皱眉道:“你过来。”
“过来让我抱一下。”
于是,久经沙场的战神王爷脸悄悄地红了,权衡片刻,一把揽住心心念念许久的人儿,同时还不忘发狠念叨:“别以为本王稀罕你抱,你若再想着他,本王去拧了他的头下来喂狗。”
一边却哼哼唧唧抱着怎么也不肯撒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主角:顾温凉 ┃ 配角:沈徹 ┃ 其它:


第1章 前世(一)
  年后的京都还充斥着浓浓的年味,街头巷尾挂着一串串喜人的红灯笼,各种形态挂在树枝栏杆上,被昨日夜里飘然而下的簌簌落雪染上了一层霜白,时不时掉落下一两块冰屑下来。
  大津朝的臣民们终于过了三年来头一次安安稳稳的年,新皇登基,雷霆手段血洗之后,那些战战兢兢的大臣都安了心,一个个趁着年假缩在府里好生修养避祸。
  生怕当今圣上的断头刀伸到自家头上。
  这日,御书房之中,摆着一盘对峙许久的棋局,旁边摆放着两杯上好的茶水,香气袅袅升至空中蜿蜒出两道白色水汽。
  一男子身着金黄龙袍,俊美无俦的脸上敛去了素日的淡漠,望着刚踏进门的沈徹%e9%9c%b2%e5%87%ba了点星笑意:“你来了。”
  沈徹素来淡漠如寒冰的脸庞无波无澜,漆黑如墨的发髻上还落着外间的小雪片,加之身披着森寒的铠甲,越发显得整个人有如那极北苦寒之地的冰雕。
  面对着时隔一年多不见的皇兄,沈徹微微弯了弯嘴角,点了点头,终于开口说了话:“皇兄有诏,臣弟自然不敢不遵。”
  声音里尤还带着多月来征战的杀伐之气,震得御前总管的脸皮微微抖了抖。
  沈唯却是不理会这些,只是望着自己这个自幼出色的胞弟,满腔话语竟说不出一个字。
  “皇弟,你变了个样子。”
  沈唯细细扫过面前之人,最终才沉沉叹了口气道。
  曾经名满京都的战神王爷,惊才风逸凤表龙资,京城贵女皆数趋之若鹜,如今却孑然一身满目寒凉站在这御书房之中,无所寄托无所期待。
  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沈徹这才敛下眸子,握着刀柄的右手紧了紧,听到这话满不在意地一笑:“能助皇兄一臂之力,是臣弟的荣幸。”
  “回来就好,你的禹王府朕早早便命人收拾好了,与以前的摆设一般无二,你且住下。”
  说完便引着沈徹入座到了那棋局旁,饶有兴致地道:“离京前你我所留的残局,可有兴趣陪朕下完?”
  而贴身伺候的御前总管也极有眼力劲,撤了微凉的茶水换上了两盏香气四溢的热茶。
  炉子里熏的暖香似是能浸到骨子里去,沈徹闻到这略显熟悉的味道转眼去看那小巧的金香炉,目光微动。
  “可是闻出来了?这是皇后惯爱用的,如今也搁到朕的御书房里来了。”
  沈唯尊贵凌厉的气势都放柔了几分,沈徹黑如井底的眸子才泛起层层涟漪:“皇嫂可还好?”
  沈唯轻轻颔首,执了一颗白子,绣着明黄图腾的广袖抚过棋盘。
  “前阵子太医诊出了喜脉,什么也吃不下,吃了净吐,这阵子%e7%b2%be神才好了一些,你明日便能见着了。”
  沈徹执子的动作一顿,%e9%9c%b2%e5%87%ba一个真心的笑容,声音含着丝丝感慨:“臣弟要恭喜皇兄了。”
  “哈哈哈,你我兄弟,还说这样的客套话。”沈唯褪去了平日里冷血君王的样子,笑得格外开怀。
  小心翼翼踱步进来的御前总管长岁步子一顿,行事越发的小心起来。
  除了现如今在长春宫养胎的皇后娘娘,也唯有这个从边疆苦寒之地回皇城的禹王爷能让圣上如此开怀了。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e4%ba%b2兄弟,且传言自幼%e4%ba%b2近,自然是不同些。
  “阿徹……”沈唯落下一子,张口欲言,才唤了沈徹便不知如何开口。
  “皇兄可想问些什么?”沈徹的眸子如同窗外屋檐下的冻棱,寒气四溢,隐隐间又压抑了一抹隐藏得极深的情绪。
  沈唯心里苦笑一声,他堂堂九五至尊此刻竟也得顾忌着斟酌谨慎开口。
  生怕一年前那样理智全无,远走边疆的沈徹再次出现。
  窗外沸沸扬扬飘下了鹅毛大雪,宫道上和流动着彩光的琉璃瓦上很快就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瞧起来格外的萧索。
  沈徹慢慢地挪回了视线,却听得对面的沈唯开了口:“皇弟你……也老大不小了,母后一催再催,你可考虑成家之事?”
  “朕替你留意了几家贵女,皆是灵动可人,钟林毓秀……”
  沈唯观望着自己胞弟的神情,阔别许久,他越发%e6%91%b8不透沈徹的性情了。
  “皇兄,臣弟无意男女之事,一心只想护我大津国土,皇兄勿要再说了。”沈徹粗黑英气的眉直皱,直接回绝了沈唯的话。
  “你!”
  沈唯顿时气得棋也不下了,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眉宇间隐有怒意。
  “你让朕怎么说你的好?你莫不是还想着顾温凉那女人?”
  沈徹并未回话,一身寒意却尤为的明显,一对看不清神色的琉璃色眸子望过来,不置可否。
  沈唯简直%e5%92%ac牙切齿,对这个石头一样不开窍的胞弟无计可施,最后也只能望着窗外簌簌的落雪道:“朕未抄了忠国公府,已是看了你的面子。”
  “……也当是全了我们四人间最后一些情谊。”
  最后一句话落得极为轻,却仍是掷地有声,这暖和的御书房内便陷入了一片沉寂,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正在这时,却见门外的守卫高声禀报道:“陛下,皇后娘娘身边的丫鬟求见。”
  沈唯的脸色才堪堪好了一些,无奈地瞧了一眼面色平静像是与这世界隔绝了的沈徹道:“瞧着时辰,衣竹是叫人送了吃食来,许是知道你来了,怕你我聊得投机又忘了用膳。”
  闻言,沈徹如猎鹰般的眸子望着门外,隐隐掠过一丝羡慕,心里不知为何却惶惶不安起来。
  “劳皇嫂挂心了。”
  随着淡漠得能将人冻冰的话语落下,一个小宫女匆匆走了进来,手上却并没有拎着食盒。
  “奴婢叩见皇上、禹王殿下。”那个宫女肩上还沉着些许白雪,见着殿里的两人,跪着行了大礼。
  “免了,娘娘派你来是为何事?”沈唯见沈徹已偏头望向了窗外,显然对宫中琐事全无兴趣,只得问眼前匆匆忙忙而来的宫女。
  “回陛下,刚刚娘娘得到忠国公府的消息……”
  话还未说完,便见俊美的帝王陡然沉了神色,而那个始终冷着脸的禹王也望了过来。
  那宫女头伏得更低,咽了咽唾沫,将接下来的话硬着头皮说了出来:“忠国公夫人一把火烧了半个国公府,拖着忠国公葬了火海!”
  这句话如同平地一声雷,炸得这御书房里的人都回不过神来,沈唯身为帝王,少有这般失态的时候,片刻后却发出了一声怒吼:“人呢?给朕救出来了没?!”░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那宫女身子一抖,声音都带了点颤意:“陛下,忠国公最后被救了出来,身受重伤,国公夫人是跳着进了火海……”
  话还未说完,只听得一声巨响,沈唯偏头一看,沈徹原本坐着的位置空空如也,而窗子则破了一个人形的大洞,以及,外面风雪里的一个黑点。
  沈唯只觉得一阵头晕,手撑着书案退了几步,喃喃低语道:“莫非真是阿徹上辈子欠了你的?”
  “顾温凉……”
  窗外的冷风毫不客气地灌进来,带着肆意的风雪,发出嚎哭之声,久久不歇。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修修改改,总还是觉得不好,但我努力想写出来,希望你们喜欢。
  笔芯!
  推基友文 作者:司爻
  太妃糖[重生]
  简介 女主以为自己在养老,男主却在养老婆的故事


第2章 前世(二)
  连着三日不断的鹅毛大雪,把整个京都落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除了一两家的仆从扫开门前的落雪,天地一片寂静。
  在整个皇城中,就属忠国公府大门口有些人气了,大大小小的官员来了又走,国公府管事迎客的脸几乎笑僵。
  虽则沦为了整个京城贵族里的笑柄,但破落的忠国公府依旧想维持住最后一丝脸面。
  忠国公卫彬躺在床榻动弹不得,眼睁睁瞧着诸多同僚借着探望的名义如同耍猴一样看他如今的模样,气得目眦欲裂。
  被火焰灼伤的后背火烧火燎,如同几万只蚂蚁在爬,却又挠不得,那等钻心蚀骨的滋味极为难熬。
  顾温凉从外头三尺深的雪地里飘到卧房,居高临下地瞧着他如今的狼狈样子,竟有些庆幸让他从那滚滚浓烟与烈火中逃生了。
  瞧着卫彬如今的样子,她恨不得在他那血肉模糊的后背上捅上几刀,可是她如今做不到。
  顾温凉闭了闭眼,将旁的情绪摒除开来,再不想看他这令人作呕的丑陋样子,只是轻飘飘的身体却像是被锁在了这个屋里,离不了分毫。
  屋里药味浓郁,有人挑了门帘进来,打破了屋子里的死寂,同是带来了一室的寒意。
  一个全身素服的丫鬟抖了抖衣上的雪,长相清秀眉目温柔是顾温凉再熟悉不过的模样。
  那是从小伺候她的大丫鬟青桃,可眼下青桃怎么会出现在卫彬的房里?
  外边冰天雪地,青桃的手指冻得通红,脸上却依旧浮现出一抹温温柔柔的笑意。她掀开食盒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一碗黑乎乎的汤汁来。
  那汤汁才一放在卫彬的床头,整个屋子里顿时充斥着一%e8%82%a1子腥臭的怪味,那绝非是大夫熬出来的疗伤药!
  顾温凉被呛得轻轻咳了一声,却紧紧地盯着青桃的一举一动,轻飘飘的身子浮在空中,没有任何人看得见。
  她在漫天的大火里,忍受着无止境的灼痛,醒后却成了这幅模样。
  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现在,她离不开这间屋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青桃将那碗黑如墨的药汁端到卫彬的床头。
  “青桃……”顾温凉飘到她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