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俊男坊》作者:末果

mayhsu246 上傳於:2019-04-12  大小:442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俊男坊

作者: 末果


上天的眷顧,塞給她七個八字不合的冤家。

發誓老死不相往來,但是事事卻總牽扯在一起。

腹黑女VS暴烈男,武斗不成,文斗氣死人!

@@@@@

他無休止的尋找,只為了那一夜的纏綿!

他百般的溫存,為的卻是一個賭約!

他閱女無數,卻對她無從下手!

他違背誓言,只想默默守候!

他%e5%90%bb著她,你是我最厭惡的女人!

他冷笑,這樣的女人,誰要?得知她的死訊,卻失了魂。

他永遠站在遠處冷眼看著她,在她孤苦無依時,卻將她攬在了懷中!





第1章 失去的記憶


不記得這一晚,有多少次歡愉。直到彼此都筋疲力盡,他方趴伏在她身上輕聲道:“明天我就叫人去贖你。”

明天…..心裏升起無盡的無奈,為了沖去那份濃濃的悵意,故作輕松地調笑,“我可不願做你的暖床情人。”至於被他誤會自己是哪個花樓的姑娘一事,也不願作任何解釋,也許這樣更好,彼此分開後不會有更多的傷痛和失落。

“暖床情人?真是有趣的詞。”他嘴角勾起一抹銷魂的笑,凝視她的眼神慢慢嚴肅,“我會要你做我的女人。”

這是承諾嗎?苦苦一笑,這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承諾。

他察覺到了她的落寞,深邃的眸子裏沒有一絲戲謔,盡是決絕,“一諾千金,我說過的話,沒有不算數的。”

那一夜,她睡得很沈,沈到沒有一個夢。

不知睡了多久,只覺耳邊一陣狂風,就被狠狠的丟在了一片空曠的荒地上,痛得她“哎喲”一聲。

裹緊身上的被子,擡起頭怒視著眼前這個自稱是傳送使者的男人,“夙梓,你瘋了嗎?”

“你手腳可真快,只是穿越時出了點小差錯,你就吊上凱子了。”夙梓謔笑地看著她,一臉的興致。

玫果爬起來打量著四周,看還能不能回去,她實在是舍不得那個男人,“既然錯了就將錯就錯吧……啊!”一道閃電擊在她腳邊。

她楞了半晌,回過神來,肺都快氣炸了,嘶聲力竭的吼著,“夙梓,你做什麼?”

“時辰到了,該上路了。”夙梓笑嘻嘻地看著她,對自己的惡作劇沒有一點內疚。

“我不去。”玫果裹著被子拔%e8%85%bf就跑,“啊……你這個該死的……..”

一道強烈的閃電夾雜著鬼哭狼嚎的慘叫驚飛了附近的飛鳥!

呃,好痛!意識慢慢轉醒。

經過一夜歡好後的身體疲憊不堪,身上無處不酸痛難耐,甚至手腳指頭都痛得麻痹了。

那個人……那個人怎麼會有這樣用不完的%e7%b2%be力與她廝纏,可以讓她即使累得沒有一絲力氣,仍**地想永遠沈溺於他身體之下。

可是為什麼…..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明明記得與他一起的每一個細節,甚至記得他說過的每一句話。

但為什麼想不起他的相貌,除了知道他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冷冽如冰的氣質,帶著頹廢的末世紀的美感,但具體的樣子,卻想不起一星半點。

這腦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酒醉後的劇烈頭痛讓額頭一下一下的跳動,有一種想將頭摘下來踢飛的沖動。

好吵……

玫果無聲地嘆了口氣,好想讓床前爭吵不休的兩個人閉嘴,可實在是懶得動彈,甚至眼皮都不願擡一下。

“你不是說十二歲的時候一定醒來嗎?再過一個時辰,這十二歲的生辰就過了。”一個男子焦急的聲音從床頭轉到床尾,又從床尾轉回床頭。

“唉……為什麼還不醒來。老神仙明明說果兒十二歲必醒…….”隨著女子的一聲嘆息,一只溫暖的手撫上她的臉。

玫果祈禱著,神啊,讓他們安靜吧,讓我能好好的想一想吧,亂成一團麻的腦袋實在需要好好的清理清理。

越是希望他們安靜下來,耳朵裏卻擠進了更多的聲音。

果兒,名字和自己好象有些關系。

十二歲,就與自己無關了。

等等……那該死的夙梓好象說過,將回到十二歲…….難道……背脊升起陣陣寒意!

“別再提你那所謂的老神仙,我就是相信了他的鬼話,這十年來,放縱你給果兒招了一院子的侍郎,結果…….哼……果兒照樣中邪,說醒的時候還是沒醒,明兒趕緊把這些侍郎遣散了……”

“休想,老神仙說了,果兒沒有他們的陽氣,活不下去。”一記飛%e8%85%bf的聲音。

“你踢我做什麼!”男子悶哼聲。

“誰要你胡亂說話?”女子仍有些忿忿不平。

“我看你再給她多弄些侍郎,她也還是這樣…….最毒婦人心,可真夠痛的!”

侍郎?

玫果細品著這個在二十一世紀不可能出現的職業,似乎還不錯。

女子沈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長嘆一口氣,“老神仙明明說只要神醫保住這肉身不爛,這十二歲定然醒來,可是……為何會如此……這可如何是好?”又再低泣。

“誰知道是哪路子的歪門邪道,他的話且能信得?”男子有些急燥了。

“你不信,那你普國如此多醫術高超的好手,為何不見一個中用?治好果兒?”對方也不甘地拉開了架勢利牙還擊。

“你虞國號稱醫術天下第一,不也不見一個中用?”

“如果不是我虞國神醫,果兒只怕早爛成一堆白骨,還能讓你這麼天天看著?”

男子“唉”了一聲,也沈默了,兩個人終於安靜下來了。

一個聲音在玫果耳邊輕喚,“還不肯起來?”

玫果認得是那個招來雷電擊毀她的**,逼她靈魂脫殼的夙梓的聲音。

只恨得%e5%92%ac牙切齒,悶著頭不理會,要她做十二歲小兒…….那昨晚的纏綿成了泡影……時間的錯位,會讓他再也找不到她了…….嗚……說什麼也不要起來。

“再不醒的話,過了時辰,你只有做孤魂野鬼,你在這個年代是沒有生死記錄的,投不了胎,而你原來的身體已經被雷劈成了焦炭,當然如果你不介意那塊焦炭身體,回去也是無防……”

頭更痛了,那塊漆黑的焦炭出來逛上一圈,不知地獄的衙役會不會為了到處搜尋被她嚇死的人而忙到手腳抽筋?罷了罷了,這家人能養許多侍郎,想必家境不會差,死就死吧,好歹衣食無憂。

總算看清了床前的兩個一直吵嚷的男女。明明郎才女貌,偏偏鬥得面紅耳赤。④思④兔④在④線④閱④讀④

“果兒……我的心肝……你醒了…….你終於醒了,可嚇壞了娘了。”那個極美的婦人撲到床邊,抱住她放聲大哭。

玫果琢磨著是不是也該擠兩滴淚出來表示一下,但努力了半天,硬是沒擠出半滴淚來,也只好作罷。

婦人伸手將她睡亂了的頭發理到耳後,溫暖的手撫在了她的臉上,令她有片刻間的錯鄂,這就是親情?

中年男子也激動地兩眼含淚坐到床邊上,拉起她的手,“果兒,你總算醒了,感覺還好嗎?”

玫果點了點頭,打量著這位英姿爽郎的中年人,想來就是自己的爹了。

這倒好,本來是孤兒的她,居然有爹有娘了,想到這兒,鼻子居然有些發酸,看來這次穿越沒有想像中那麼差。

婦人飛一記白眼給丈夫,“你不是說老神仙的話信不得嗎?”

“呃…….嘿嘿……..”他尷尬的象被人捏住了脖子,“我不就是發牢騷,隨便說說嗎。”

婦人好不得意,招呼著丫鬟端來燕窩粥,扶她坐起,親自一小勺一小勺地餵她。

“我在哪兒?”玫果看向四周,是一間極為%e7%b2%be致的古代女子的閨房,香檀雕花大床,雪白的煙羅綾帳,同質地的梳妝台,半透明的屏風上繪著百態千姿的睡蓮,與外間相連的拱門墜著瑪瑙拼玉的珠簾,風大些便能聽到清脆的珠佩相碰的聲音。雖並不是極盡的奢華,卻也是樣樣東西力求典雅別致。

奇怪的是在大床裏側卻不是檀木雕花,而是一面有半人多高的銅鏡,此鏡與床同長,約半人多高,即使是身材高大的人坐在床上,也能看個全影,打磨得十分%e7%b2%be細,雖不能與現代的玻璃鏡子相比,卻也能將人照得清清楚楚,上方仍有檀木雕出花繪圖案。可見制作這面銅鏡著實花了不少的心思。

後來她得知,這面鏡子是為了給她避邪之用。

美婦人微微一楞,“這是在你閨房啊。”一鄂之後柔聲道:“都四年了,也難怪你會不記得。”

“四年?”玫果才來到這個世界,自然是丈二金剛%e6%91%b8不著頭腦。

“你都昏睡了四年了,這些年來,可急壞了為娘了,都怪你那該死的爹,如果不是帶你去那個地方,也不會中邪沒知沒覺的睡了這麼四年。”說著狠狠的刮了身邊的丈夫一眼,見他正握著女兒的手,毫不留情的拍開了,“全怪你,不許碰女兒。”

中年男子斂緊了眉頭,含怒不發,聲氣卻沒那麼好聽了,不甘心地低吼,“如果不是你非要跟我談那套女尊國體,我如何會賭氣帶女兒離家去那個地方?”

美婦人不依了,“你要離家便離家,要去那兒便去那兒,我又不攔你,為何偏要帶上女兒?我為了你放棄我們虞國的女尊國體,只有你一個丈夫,接連生三個兒子,才得了這麼一個女兒,可是你卻…….”說著就流下了淚。

中年男子被妻子哭得手足無措,軟了下來,“你不是說是惡鬼占了果兒的身體,兒時才會性子那般惡劣。又說那次……那次不是中邪,是惡鬼被扣了回去正法,所以果兒才暫時沒有知覺…….還說等她十二歲,真身就會回來,如今怎麼又來怪我?”拍著妻子的後背,“果兒這不醒了嗎?該高興才是,怎麼就哭了。”

在二人爭吵中,玫果算明白了這對中年夫婦和自己的覆雜身份。

男,玫鴻煊,普國的鎮南王,乃普國的第一猛將,地地道道的一介武夫。

女,虞瑤,女尊國體的虞國當今皇帝的妹妹,在戰場上曾敗給玫鴻煊,從此心服,後來在普虞二國聯姻時自願嫁給玫鴻煊。為他生下三兒一女,三兒分別為勇之,俊之,逸之。玫果便是他們最小的女兒.

玫果,十二歲,既是普國的平安郡主,又是虞國的長公主。





第2章 斷琴的少年


玫果走出臥室,被一陣悠揚的琴聲吸引,帶著好奇,舉步前行,繞過一片青幽竹林。

清晨的陽光帶著璀璨絢麗的光芒,給蔥綠的竹林渡上一層金色,幾聲小鳥的啁啾清脆悅耳,淡淡的竹葉香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