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主宠进化程序》作者:好多芝麻

lmn000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535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1 结束与开始
黑暗、静谧,或大或小的星球微微的散着光芒被灰白或者青黑色的陨石环绕,在冰冷的宇宙中显出一些温暖而%e6%9f%94%e8%bd%af的色彩,只是那平和的外表下,不知道隐藏着怎样的凶险,无尽头的空间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那些细小的碎片安静、沉默的漂浮着,等待着机会化作流光投入那些有着色彩的地方。
  一颗青色的明珠和一团被靛青色的气雾包裹着的物体突兀的出现在静谧的宇宙中轻轻的晃动,似乎是在寻找,然后好像确定了目标,明珠眷恋般的在那一团靛青色周围旋转了几圈后撞碎挡在前面的陨石向着远处一颗蔚蓝色的星球急速的冲去,一点点的隐没在星球外围,化为一道流星,带着长长的尾翼坠落,而那团靛青色在明珠消失后,还算光滑的表面荡起湖面涟漪般的波纹,如同叹息,恍惚了几下,一点点的隐没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破败的棚屋里,安静、死寂,空气中血腥味弥漫,鲜红的液体和地上的灰尘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块块斑驳浓稠的痕迹,黑色的人影歪斜的倒卧在血泊中,空洞的黑眸张开,油腻纠结的发丝在猩红中沉淀,薄%e5%94%87勾起了一丝微小的弧度,并没有很久,微弱的白芒从一点点冰冷的人体上飘起,在半空中形成一个人形,面容轮廓和已经了无生息的人一模一样,人形自嘲般的勾起嘴角,不再留恋的转身,一只脚已经跨入几乎和他同时出现的一道灰色的模糊大门中。
  就在人形即将消失在门内的时候,一道青芒呼啸着冲破屋顶,灰色的大门扭曲了几下后突然消失,被丢出的人形有些愣仲的看着漂浮在他身前不停旋转的明珠,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消失在突然暴涨的青芒中。
  光芒一闪即逝,快的似乎从来没有出现,棚屋中再次恢复平静,珠子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下,突的从半空坠落,化成一颗圆溜溜的石头,滚入到黑暗的角落中,平静的空间开始扭曲、层叠,像是随意涂鸦的油彩般混乱,卧在血中的人影依旧,然后一点点的消失在蔓延开来的黑暗中……
  夜幕笼罩下的城市安静、深沉,残缺的月挣扎着透出云雾将柔和的月光洒落在脏乱的街道上,高大的烟囱断断续续的冒着烟雾,路边散发着恶臭的水沟在月光下泛着迷离的光,虫鸣在沟边的野草从中响起,断续而模糊。
  街道尽头的一栋破旧小楼,月光从二楼打开的窗中投入,温柔的抚慰着蜷缩在硬邦邦的木床上的男孩儿,散发着潮气的薄被堆在一边,破旧的小小睡衣勉强被当作遮蔽掩盖住在春季的微寒中一动不动、印满了伤痕的身体,突然的,安静的孩子动了动,瘦巴巴的手臂努力的抬起又落下,身体蠕动着挣扎,勉强坐起后靠着墙壁急促的喘熄,黑暗中只模糊的能够看到惨白的小脸上那异常的两团酡红。
  闭合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死寂的黑眸眨了眨,适应了黑暗后慢慢的四处打量,然后突的瞪大,小小的身体瞬间僵硬、紧绷,好一会儿,脏兮兮有着青紫痕迹的小手颤巍巍的举到眼前,似乎是在研究,足足半个小时后,震惊、慌乱从大睁的双眼中一闪而过,最终化为痛苦的深潭。
  慢吞吞的把脸埋入小小的手掌,男孩儿单薄纤细的肩微微的抽搐,油腻打绺的黑发散在脸颊两侧,良久,一声呜咽带着绝望在空气中回荡。
  “梅林……不……”……
  男孩儿蜷缩着靠着墙壁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夜幕发呆,略微冷静下来的头脑快速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举起小手挥动,空气中模糊的显出字迹——1967年3月12日。
  收回手看着字迹消失,男孩儿叹气,不清楚已经死亡的自己是如何莫名其妙回到了30年前,跳动的心脏,对于寒冷的感知,体内还算得上充盈的魔力,小小的、布满伤痕的身体,酸涩、刺痛和沉重,还有那熟悉的环境,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个事实——西弗勒斯.斯内普,魔药大师、双面间谍,在经历了所有能够经历的苦难后,在一切都要终结获得自由的时候,再一次的回到了起点。
  迷茫和纠结迅速从苍白泛青的小脸上褪去,斯内普努力的整理着原本已经模糊的儿时记忆,极力的想要弄清楚自己到来这里的原因,隐隐约约的想到灵魂状态的他即将踏入那扇通往死亡国度的大门,但是似乎出现了什么阻止了一切的发生,然后就是一片青色的光芒,温暖、柔和的如同浮动的小小波浪却又强硬霸道的让人无法也不能拒绝,再然后,他就睁开了双眼。
  斯内普不知道,既然一切已经结束,那么为什么他还要接受这种过于诡异的命运,回到7岁的身体,重来一次人生?还是说,这只是梅林无聊之极下的一个玩笑,把他那灰暗无光的生命历程作为一出美妙的戏剧用来观赏,一遍不够,还要重复一遍。
  阳光一点点冲破黑暗,楼下响起的细碎声响打乱了斯内普毫无章法的思考,下意识的清空大脑,纠扯不清的回忆被空洞取代,扯过一边放着的破旧衬衣和裤子穿好,双脚踏上地面的时候感到一阵晕眩,还只是孩子的稚嫩身体在经历过昨晚的暴打后又经历了整晚的不眠已经超过极限,但斯内普从来不缺乏耐力,不论对事、对人或者——对自己。
  斯内普沉默的站在楼梯口,看着破旧的客厅,而在狭小的厨房中忙碌的面容憔悴的女人已经尽力的把在昨晚毁坏的一切恢复原状,不用魔法,只用双手,抛去了巫师的骄傲,甘愿成为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虽然所谓的普通中并没有受到丈夫虐打这一项。
  斯内普安静的看着,看着他的母%e4%ba%b2一如记忆中的忙碌,那张实际年龄才二十多岁却如同中年妇女般烙满沧桑的面容让斯内普慢慢的低下头,曾经以为的怨恨,为了爱而抛弃了他的女人,如今却只让斯内普感到满足,原来,他所期望的,只是母%e4%ba%b2活着,在他能够看到的地方。
  “西弗……”
  略略嘶哑的呼唤让斯内普抬起头,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的母%e4%ba%b2,该是白皙细腻的手指粗糙无比还带着细小的裂口,似乎有些迟疑的在他面前微微颤唞,溼潤的眼中带着痛苦和歉意,斯内普蠕动着%e5%94%87,稚嫩的声音显得破碎不堪,但他努力的想要微笑,哪怕早已忘记了如何勾起嘴角。
  “妈妈,我没事。”
  女人的睫毛在微微颤动,双手终于把倔强的站在她面前伤痕累累的孩子抱入怀中,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收紧,断续而压抑的呜咽冲破喉咙,在男孩儿的耳边盘旋,一点一滴的沁入灵魂。
  “西弗,我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斯内普僵硬的站在那里,任由他的母%e4%ba%b2拥抱着他,近乎贪婪的汲取着温暖,但是随着一声暴躁的吼叫,温暖迅速离开,他该知道的,每一次,都是这样。
  “该死的!为什么没有早餐!”
  “托比亚……抱歉,我以为你还想再休息一会儿……马上就好。”
  斯内普苦涩的看着他的母%e4%ba%b2慌乱的走到那个穿着皱巴巴的外套,浑身酒气的男人身边,讨好的微笑,忙碌的为男人准备一切,斯内普深呼吸,挨着墙边轻巧的靠近打开的房门,把那些咆哮和惊恐的啜泣抛在身后。
  “该死的!那个小杂种,那个怪物!如果他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揍死他!”
  “不,托比亚,西弗已经出去了,求你,求你……”……
  站在门外,斯内普听着里面一点点的安静下来,小小的拳头攥得死紧,不是不想做些什么,而是不能,他可以杀死那个男人,只要一个小小的咒语,但然后呢?上一世,那个混账男人死去,他的母%e4%ba%b2丢下他紧紧跟随,为了爱抛下了年幼的孩子,如果现在他那么做了,能够得到的又是什么,永远的,他的母%e4%ba%b2——艾琳.普林斯.斯内普的心中只有托比亚.斯内普一个,自始至终,就像他那短暂又漫长的37年,只有那朵美丽的百合花……
  斯内普漠然的走在肮脏的街道上,从清晨到正午,循着记忆中的道路,看到那片空地,看到那个在阳光下欢笑的女孩儿,红发、绿眸,灿烂的胜过阳光,莉莉.伊万斯。
  斯内普的身体无力的瘫软下来,跪在满是尘土的地面,喜悦就像是冲出地面的藤蔓幼芽,疯狂的在体内生长、膨胀,迅速冒出的尖刺舞动着缠绕上他的心脏,疼痛却又甜美,让他甘之如饴,斯内普痴痴的看着坐在秋千上和另一个女孩儿聊天的他的阳光,直到那抹红色发现了他的存在,欢笑着跳下秋千向他跑来。①思①兔①網①
  “西弗勒斯,你来了,你迟到了哦,西弗勒斯?你在干嘛?嘿!停下来!”
  斯内普僵硬着眼睁睁的看着女孩儿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靠近,炙热、滚烫的似乎快要将他灼伤,颤唞无力的四肢突然的挣扎着动起来,斯内普不顾身后女孩儿惊讶的呼唤,踉踉跄跄的跑开,梅林!她活着!
  心脏因为剧烈运动而快速的跳动,眼前一片黑暗,虚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斯内普的动作,女孩儿已经不在身后追赶,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小小的男孩儿跪坐在地面上,大口的喘熄着,脏兮兮的小手捂着脸,溼潤的痕迹裹着灰尘从指缝间蔓延而出。
  她活着,快乐的,幸福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汹涌,斯内普啜泣着,无声无息,像是要把所有的痛和苦从身体里逼出,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感谢梅林……




☆、2 初遇

  作者有话要说:唔,第二更!翠绿覆盖了蜿蜒的山脉,初春的风带了一丝凉意在空隙中穿梭,阳光试图穿过那层叠的枝芽抚%e6%91%b8冰冷潮湿的地面,但努力的结果仅仅只是在覆盖了腐叶的地面上洒下斑驳,安静的森林中,靠近深处的地方,一枚硕大的有着淡青色斑点的蛋在堆杂的落叶中%e9%9c%b2%e5%87%ba圆滚滚的一半,突然,原本一动不动的蛋晃了晃,似乎有什么要破壳而出,光滑的蛋壳上出现隐隐约约的流转着淡金色的光芒,连接起来,似乎是某种过于复杂的文字,然后在蛋摇摆着慢慢的平静下来后一点点的消失。
  有脚步声慢慢的靠近,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孩儿慢吞吞的走过蛋的旁边,而在迈出一步后似乎带了些惊讶的停了下来,过于瘦小的身体看起来只有7、8岁的样子,秀气的眉微微颦起,显得有些油腻打绺儿的黑发帖服在冒着汗珠的脸颊两侧,相对于消瘦的小脸有些大的鼻子下方,带了一丝粉色的薄%e5%94%87紧紧的抿着,身上挎着一个不大的皮包,鼓鼓的似乎装满了物品——西弗勒斯.斯内普。
  斯内普从手腕袖口里抽出离开那栋房子时拿到的原本属于他母%e4%ba%b2的魔杖,对着静静的埋在落叶中的蛋发射了几道检测咒语,眉毛挑了挑,似乎是某个高等魔法生物的幼崽,这个结论让他很是吃惊,这个森林属于麻瓜界,并且只有一些很低级的魔法生物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