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哪里来的混账》作者:苦素

lilyflower2008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11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今儿个乃我大喜之日,洞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小湖前前后后跑了数来趟,询问我的意思。
可我左瞧瞧,右瞅瞅,不是这边不够喜庆,就是那边喜庆过头了。
这可不好,我这人嘛,有一毛病,就是我所有的东西都得按我顺眼地摆,不这么着,我心里头就跟竖了根刺似的,怎么都不舒服。


“哎哟,我的大王诶,您这牌匾到底想怎么摆啊?”小湖苦着脸,“这都从左边挪到右边,右边挪到中间,中间又挪到外边来来回回好几十遍了!”
我仰头叼了颗鲜嫩可口的葡萄含进嘴里嚼,慢悠悠地说:“这都不明白?笨!我问你,这牌匾是谁送来的?”
“含光仙君啊……”
“呸!”我吐了颗葡萄籽,“他就是个白兔%e7%b2%be,也配仙君两个字!”


小湖冷汗津津地偷眼瞟我,赶忙道:“是是是!那大王意思是……”
“嗯?”我尾音上扬,危险的眯起眼睛。
小湖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小声说:“那小的就把含光仙……呃……白兔呃……唉,把他送来的牌匾烧、烧了?”
我满意地笑了笑,站起来拍拍他的肩:“孺子可教!”
小湖也冲我回了一个笑,可那笑容太难看,像是要哭了,我嫌恶的皱了皱眉,甩手快步出了洞门。


这小子越发不长进了,跟了我数百年,还是这么胆小,不过就是个牌匾嘛,烧了就烧了,有大王我在,你担心个%e5%b1%81啊?
小湖是我白虎洞的管家,可他却非我族类,是只狐狸。
当初我抱他回来的那会儿,他还小,刚被野狗欺负了一通,全身带伤,看上去就快要咽气了。可我也就瞅着他那小样儿看起来还算%e7%b2%be明,也就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到大。
可没曾想,一世%e7%b2%be明的我,这回可看漏了眼。
这小子笨死了,且越大越笨!


当然,我这一生看漏眼的并不止这一件,其实还有另一个奇耻大辱!那就是三百年前我曾经跟含光那个老混账做过拜把子兄弟,最后呢,他把老子喜欢的女人给抢了!
现在想起来这事儿,我还能心酸的挤出一滴马尿水来。
混账!简直混账!
谁他妈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放%e5%b1%81,当你一生中碰上一个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兄弟都得阋墙。


可你说他抢就抢了呗,最后纤芸仙子嫁的人却不是他,他把她拱手让给另一个人了,美其名曰成人之美!
老子气啊,闭门一个月,谁也不见。
可白虎王终究是白虎王,总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一蹶不振吧?于是伤心过一段时间后,我决定把对纤芸这份真爱藏在心底,重新风流倜傥地游走在各色花丛中,过我的美日子。


不到十天,东海三公主上勾了,这可是个冷美人啊,追她的人先前从龙宫门口能排到南天门去,但她眼界高,愣是一个没看上。
降魔大战中,我勇敢的救了他父%e4%ba%b2一命,没想到,她竟对我另眼相看。
我拿着她派人递过来的信笺,喜滋滋地笑,出门之前还特意打扮了一番,生怕这次美好的姻缘又泡汤。


可人算不如天算,这姓含的,不对他没姓……这姓光的!居然赶在我之前进了龙宫,堂而皇之与三公主面贴面坐着,低声笑语,好不欢喜!
自此之后,每回见着他我都恨得牙痒痒。
每回都坏我好事,他果真是与我有仇吧?还说兄弟,哼,老子再也不跟他做劳什子兄弟了!兄弟是什么?兄弟都是拿来背叛的!


山谷里的凉风将我的长发轻飘飘的吹起来,我惬意的眯了眯眼,阳光好得让人想睡觉。
“白虎大人,今儿个心情好像很不错?”
低沉悦耳的声音几乎贴着耳畔响起来,热气窜入耳朵,我一激灵,瞪大眼回过头去。


“你你你……”我颤唞着指着他,“你还有脸出现在我白虎山!”
含光瞥我一眼,跨步站到我身边,脚下是起伏的山峦,云层翻涌如海,金色的光如针一般刺破苍穹俯照大地。
可惜了,这仙境一般的景色是跟这混账一起看的。
我没走,也没吭声,含光居然也静静站着,我是为了表现我的大度、不斤斤计较,他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咳……”我故意咳嗽提醒他,以免他站着睡着了,“咳咳咳……”
“嗓子不舒服?”含光侧头看我,漆黑的眸底带上笑意。
我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他,这回装大度也装不下去了,扭头就走。怎么知道这一走,含光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干嘛?”我瞪他,气势汹汹。
含光老神在在地一笑,慢吞吞地说:“白虎大人现在心情又不好了,我怕你一会儿想不开,抹脖子自杀怎么办呢?”
他这个阴险小人,就盼着我死呢!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今天可是我大喜之日,小湖说了,我得笑,得笑。我抖抖衣袍,笑眯眯地说:“仙君过虑了,本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去死呢?要知道,我才刚娶了一个美%e5%a8%87妻,若是要她守活寡,那可真是罪过啊!”


从前我就知道,含光嫉妒我女人缘好,不然我怎么一说这个他就变脸呢?现在我即将有家室了,他还孤家寡人一个,肯定更嫉妒我了!瞧,他现在就变脸了,本来白皙俊朗的脸现在……有点黑……
我砸吧砸吧嘴,咧出一口小白牙:“仙君闲来无事就四处逛逛,本王要去试试喜服,就不作陪啦?”
昂首挺%e8%83%b8往回走,我心里真是爽啊,三百年了,终于扳回一城!


“白寒!”
“干嘛?”我随口应道,脸上能笑出朵花来。
“你就不好奇,我今天为何跑大老远来找你?”
闲得呗,还能为什么?我不屑的撇撇嘴,终究耐不住好奇,停下脚步,回头看他,问:“嗯,为什么?”
含光深深望我一眼,轻轻地说:“我快死了。”
“啊?”

————————
也·许短篇><

第二章 成%e4%ba%b2(下)


我真是不知道我上辈子是挖了含光他家祖坟,还是勾引了他娘子,他这辈子就跟鬼一样老是跟着我阴魂不散,连我大喜之日都要被他搅一通。
夜沉下来了,外头的星空可真是漂亮。
小湖拿来半人大小黄铜镜立在我面前,十分狗%e8%85%bf地笑:“大王,您今儿这一身可真是好看,整个仙界,不对,三界,都没有一人的风姿能比得上您啊!”


这话放往常,我早乐得赏他一大堆宝贝,可现在我心情不大好,只能忧愁地托腮坐下来,长叹一口气。
“大王,您这是怎么了?”
“我心肝疼……”我耷拉着眉眼,揉着心口说。
他愣了一下,小脸忽然涨得通红,憋了半天,小声说:“那、那我给您揉揉?”爪子小心翼翼伸过来。


我纳闷地看着他,忽然瞪大眼,怒喝:“你%e6%91%b8哪儿呢!还要不要命了!” -_-!思-_-!兔-_-!網-_-!文-_-!檔-_-!共-_-!享-_-!與-_-!在-_-!線-_-!閱-_-!讀-_-!
小湖委屈地瞅着我,颤唞着收回那双%e6%b7%ab|亵我老二的手,动了动%e5%94%87,说:“不是说您一犯疼,其实就是欲求不满想要了吗?”
“谁谁谁说的?”对上他无辜的眼神,我老脸也是一红,尴尬起来。
“含光仙君今天走之前,叫了我们大伙出去交待的。”
“什么?”那个老混账,背后也敢给我使绊子,“他还敢对你们说这些?”


小湖摇摇头,呐呐道:“那倒没有,那句话是单对我嘱咐的。他只跟大家说,大王您不喜欢喝热茶,喜欢喝冷茶,不喜欢甜食,喜欢吃咸味的糕点,睡前必要读点连自个儿也读不懂的诗,附庸风雅,让我们去他那儿取过来,给您备着……”
“行了行了,闭嘴。”越听越心烦,我换了一只手撑住脑袋。
小湖蹲在我面前,疑惑道:“大王,您说含光仙君怎么这么奇怪啊?这些习惯我们都服侍您这么多年了,还能记不住吗?”


我闷闷地说:“他吃饱了撑的,你管他那么多干嘛?”
小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喜娘在外头敲敲了门,欢欢喜喜地笑道:“大王嗳,吉时快到了,您怎么还不出来迎接新娘子啊?”
我吐口气,领着小湖走出门去。


三百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个不被含光左右心神,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我的女人,不容易啊,难道我真要去救那混账?
不能,绝对不能救啊!
他死了整个天下都太平了,我再也不用担心我家娘子以后红杏出墙,憋在心里那口恶气也能出了个干净。


我挺直脊背,上前扶住夫人软软凉凉的手,许是太过紧张了,她有些发抖。我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娘子放宽心,一切有我在。”
“嗯。”她柔顺应了一声。
相携着走进大堂,烛火将满屋喜庆的红布映得更亮,我一时却有些恍神。


“一拜天地——”喜娘的声音洪亮,使了仙术,传遍了整个白虎山。
我恭恭敬敬拜下去,眼眸垂下的时候看见自己红艳似血的衣袍随着动作轻轻晃动。
——白寒,今夜我要与蛟龙决一生死。那妖兽吞了我的沧海明珠,此刻法力大增,这一战,我怕是不行了。
“二拜天帝天后——”
——一场兄弟,我向你讨口棺材,将我好好安葬了罢!


唉,我撇撇嘴,忽然直起身来,拨开人群朝外狂奔,踏云而去。
“白虎,你去何处?”天帝在身后惊怒地吼叫。
我回身按住肚子,不正经地嘿嘿笑道:“尿急,去去就回,去去就回,你们且等着我!”


含光口中说的沧海明珠是纤芸仙子跟他好那会儿,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可谓绝世难得的宝贝。常年佩戴在身,不但能增进修为,还能百毒不侵。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