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仙样年华》作者:鹰飞倦客

井上紫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187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仙样年华
作者:
==================

☆、第一章绑架

清晨,东方渐渐出现鱼肚白。
修罗山脉下一条崎岖的山路上,影影绰绰有两条黑影正往山上急奔,离近了就能发现两条黑影其实是两个身穿黑衣的汉子。前面走的是一个瘦子,长得像个竹篙似的瘦高瘦高,看上去弱不禁风,偏偏肩膀上扛着一条大麻袋,麻袋里鼓鼓囊囊不知装着什么。后面跟着的是一个胖子,长得又矮又胖,从远看去,就好似一个圆球向山上不停地滚动。
“嘿,麻杆,你能不能慢点儿,我快……快走不动了。要不,你就迁就一下带小弟走一程如何?”后面的胖子除了身上一身肥膘之外,并无其它累赘,此时却累得气喘吁吁。眼看着前面的瘦子背着一个大麻袋越走越快,禁不住用商量的语气嚷嚷道。
背着一个大麻袋的瘦子,似乎背着的是一片麻布,举重若轻,衣袖飘飘,面不更色气不长出。
“我说胖墩,这才百十里路程你就累成这样,平时不好好练功,现在体会到难处了吧。老大以后还指望着咱们俩帮他打拼江山呢,看你现在这个熊样,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麻杆回头看了一眼胖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的%e4%ba%b2%e4%ba%b2二哥,你看小弟现在已经累成这样了,这次回去以后我一定勤加修炼,不过,现在你还是带小弟一程吧。”胖墩男子汉大豆腐能屈能伸,对二哥损毁自己光辉形像的话早就习以为常,左耳进右耳出。
无奈之下,麻杆只好一只手扶着肩膀上的麻袋,一手提着胖墩往山上飞奔而去。
俩人又前行七八十公里之后,前面显现的正是修罗山主峰之一的玉泉峰,此峰高耸入云,层峦叠嶂,山林茂密,景色奇幽,连绵数十里。
到达山门处,胖墩一%e5%b1%81%e8%82%a1坐倒在地:“哎哟,累死大爷了。小的们,快点给大爷倒碗水来,渴死本大爷了。”
守山门的小喽罗急忙倒上茶水,恭恭敬敬端到竹篙和胖墩面前:“二寨主、三寨主请用茶。”
胖墩接过茶一口气喝完之后,一脚把端茶之人踹倒在地:“告诉你们多少次了,以后不要再叫寨主了,剪%e9%a2%88的行当咱们已经不干了,我也不是以前的山大王了,自从老大来到这里之后,已经在这里开宗立派,咱们现在叫大罗宗,见到老大要叫宗主,见到麻杆要叫二宗主,见到我的话要叫三宗主,你们现在不再是山上的喽兵,而是大罗宗的弟子,记住了吗?”
“是是是,小的们记住,请三宗主原谅。”被一脚踢倒在地的那个弟子急忙爬起来,对胖墩的训斥诺诺称是。
胖墩歇过来劲之后,和麻杆一起向后山走去。
后山面积极其广阔,里面百花盛开,溪流潺潺,草木葳蕤。山的西面有一座大院,里面的房屋雕梁画栋,古朴典雅。
此时,大厅里一位白面书生手舀折扇正来回踱着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这白面书生儒雅风流,长相俊美,此人正是有宗主之称的大罗宗宗主木门礼。
“大哥,大哥,我把嫂子给你带回来了。”
“臭小子,进来就进来呗,瞎嚷嚷什么劲!”木门礼停止踱步,用余光狠狠瞪了一眼笑眯眯进来的胖墩。
“大哥,真的,这次没开玩笑,我和老二真的给你弄回来个媳妇,也就是给我们找了个大嫂。”胖墩依旧是嬉皮笑脸。
“一派胡言,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欠揍。”木门礼又看了一眼正走进来麻杆,“天昏,地暗这小子皮又痒了,你蘀我给他松松皮。”
地暗咧咧嘴,顿足捶%e8%83%b8而又痛心疾首地道:“这年头真奇了怪了,说实话没人听,瞎话反而大受欢迎。我这么纯洁的人,真不想一辈子说谎话,那对我纯洁的心灵来说,是一种天大的折磨。”
天昏一听,浑身鸡皮疙瘩又要起来,把背着的麻袋轻轻放下,对着地暗道:“行了行了,你小子别在那瞎白活了,赶快过来帮忙把人放出来。”
木门礼一听,有点不知所云:“我说你们俩臭小子是不是又出去干坏事去了,我可告诉你们,既然你们拜了我做大哥,一切都要听我的。原来你们做过的坏事也好,丑事也罢,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从我来到这儿的那一天开始,我已经说过,我要把你们带上正道,不可再像以前一样偷鸡%e6%91%b8狗拦路抢劫。”
地暗嘿嘿一乐:“偷鸡%e6%91%b8狗再也不干了,偷人总可以吧。”
木门礼摆出老大的样子,用目光瞪视着地暗:“你小子少油嘴滑%e8%88%8c,以后没有我的同意,偷偷%e6%91%b8%e6%91%b8再去干伤天害理的事,别怪我这个做大哥不认你这个兄弟。”
天昏一听,抓着大哥的话柄接着说道:“大哥教训得是,以后没有你的同意我们绝对不再干伤天害理的事,只有得到你的同意我们才去干伤天害理的事。”
木门礼无奈的摇摇头:“你们俩混小子,让我说你们什么好?真要惹恼了我,别怪大哥我到时拍拍%e5%b1%81%e8%82%a1走人,眼不见心烦,你们爱咋地咋地!”
地暗咧嘴一笑:“大哥,我们怎么会不听你的话呢,你指那我们打那,让我们打狗绝对不会撵鸡。”
这俩活宝你一言我语,搞得木门礼脑袋都大了起来。
“大哥,这次我和胖墩下山得到一个宝贝,这回拴也能把你拴在山上。”
木门礼一愣:“宝贝?什么宝贝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这时,地暗已经把麻袋打开,里面装着的竟然真是一个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嘴里塞着一块布,五官%e7%b2%be致,面庞清秀,长得极其%e5%a8%87俏,只是双眼目光散乱,大而无神。
“你们这是从那里抢来的女子?”木门礼面有愠色。
地暗一看大哥这次是真的发怒了,急忙跪下道:“大哥息怒,下不为例,这次是个例外,这就是麻杆说的那宝贝。我们也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嫂子而已,希望能通过大嫂拴住大哥,让大哥断了离我们而去的念想,同时也希望用这种方式能长期留住大哥。”
天昏也跪在一旁说道:“大哥,这事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和胖墩商议给大哥找个媳妇的,如果大哥结了婚,心中有了羁绊,定不会再舍弃我们兄弟而去,以后我们就可以跟着大哥尽心修炼。”
木门礼叹了一口气,气得指着俩人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时,地暗已经把女孩口中的布掏了出来。女孩长出了一口气,说:“你们是在给我玩游戏吗?嘻嘻,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我要打你们的%e5%b1%81%e5%b1%81。”
女孩说一边说着,一边扬起巴掌就向木门礼打去。
木门礼一看大吃一惊,这个看着像个白痴的小妞竟然是炼体五层的高手,真不知道天昏地暗炼体一层都没达到的菜鸟,怎么能把这么强扞的小妞给绑回来的?不用问是用了江湖上令人不齿的下三烂手段。
不过炼体五层对于木门礼这个炼体九层的大高手来说丝毫没有威胁,轻轻一推,就把女孩推倒在地。
女孩不干了,倒地不起,撒起泼来,呜呜哭了起来:“我要回家,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爸爸妈妈。”*思*兔*在*線*閱*讀*
天昏刚看到女孩时,欣慰的点了点头。但当他看到女孩的表现时就愣住了,痛悔地一拍脑袋,这可怎么办?竟然绑错人了。这女孩不是故布家族的老二故布青衣吗?怎么会把她绑过来了,这女孩可有傻大姐之称,天生有些呆傻。
当时踩点的时候可是决定要绑老大故布紫衣的,这个老三办事真是让人不放心,望风时就担心这小子会出错,没想到绑人还真给绑错了,这可怎么向老大交待?
天昏气得用眼狠狠地瞪着地暗,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吓得地暗猛缩脖子,后背直冒凉气,这下糗大了。
木门礼刚开始看到女孩时,感觉不错,谁知一说话立马露馅了,很明显是一个“二”得不能再“二”的货色,更没想到女孩竟然还要攻击自己,绑回来这样的一个女孩,居然还要让这样的一个傻大姐嫁给自己,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顿时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当猴被耍了一样,怒力腾地升起三千丈。看着女孩坐在地上没有形象地哭天抹泪,哭一阵子之后,看看周围没人搭理自己,竟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木门礼看着女孩傻乎乎的样子,暗自叹息一声,正准备让老二、老三怎么把人绑回来还怎么把人送回去。那里想到女孩猝然站起挥起手来,一掌拍向地暗那胖乎乎的大脑门。
木门礼心中暗叫不好,凭老三那不入流的三脚猫把式,这一掌下去恐怕一下子就把老三的大脑壳打漏了。他想也不想,脚步动若%e8%84%b1兔,扬起右掌后发先致拍在女孩的后心。
凭着木门礼是炼气九级的大高手,这一掌拍下去,女孩一口鲜血从嘴中喷出,近前一看,早已是命玄一线九死一生。
拍下一掌之后木门礼才知道自己太冲动了,但当时救人心切,即便是铸成大错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看着气若游丝的女孩,木门礼一声叹惜,命人先把她抬过去放到外屋的床上。这才问老二、老三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女孩。
当听到这女孩是故布家族的人时,木门礼想死的心都有了。在大应帝国,故布家族可是一个修仙的大家族,屹立修仙界数百年不倒,是大应帝国四大修仙家族之一。如今自己把人家的女儿打死了,凭自己的修为,在故布家族眼里,自己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弹指一挥就可以灭掉自己数次。
这……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是一个傻女,如果让故布家族知道了,也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封锁消息。
在仔细问过天昏、地暗之后,确认他们绑架故布青衣之时是无声无息,没有第三方发现,木门礼砰砰的心跳才稍稍安稳了一些。
新人新作,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章穿凿虚空异世中

木门礼还是没能忍着自己的愤怒,把天昏、地暗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俩个夯货放着地上的祸不惹,偏偏给他惹天上的祸。
这也难怪他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