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青青于归》作者:清粥没一碟

井上紫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28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
书名:青青于归最新章节
作者:清粥没一碟
==================

☆、1晚归虫儿被鸟抢

  “青青,下班有事没?我们去逛街哦,要不要一起?”
  屏幕发来一个窗口抖动,于青青从杂乱的数据堆中挣扎出来,看到同事何玉发过来的邀请。
  “不了,报表明早要交经理,今晚得加班弄完。你们去吧,玩得开心。”
  不甚流利的敲出这段话,于青青揉揉有些酸涩发痒的眼睛,扫眼电脑右角的时间。17:29,呀,要下班了,难怪肚子都饿了。平时这个时候可是掐着点儿下班的。
  看着何玉她们说笑着走远,办公室内静悄悄一片。青青一下子泄了力气,放松体仰靠到椅背上。
  来这座城市快三个月了吧。从小生活在农村,直到大学去了市区才算出过远门的青青一直盼望着去大城市闯一番。大学毕业后,义无反顾的背着简单的包裹,在父母鼓励的目光中登上火车来到这个全国数得上名的靠海城市。
  原来的雄心勃勃在找工作屡屡碰壁后消磨殆尽。眼看着包里带来的钱花得差不多了,虽然%e7%be%9e耻,青青不得不做好了打道回府的准备。
  天无绝人之路,连落脚地都难保的青青终于收到了一个公司的面试电话。这家公司规模小,位置偏僻,因此面试要求不高,青青顺利成为这家公司的一个小会计。薪水是少了点,好歹在这个城市能安了。对于未来,青青相信付出终会有回报。
  公司提供的宿舍不近,来回得赶一趟公交车。但青青的同事不是家在本地就是跟老公、男朋友同居,小小的一室一厅相当于由青青独占,青青心满意足。
  报表做好收拾东西下班的时候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最后一班公交是十一点半,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
  青青麻利的关门落锁,踩着为了面试特意买的足有八厘米高的高跟鞋往站台赶。
  这里离机场比较近,一到深夜除了街道两旁的路灯以及远处模糊的霓虹灯,就剩下偶尔穿梭而过的车灯留下的光影。
  三月的夜风夹杂着海水的咸腥气味扑面而来。为了贪图白天的凉快,青青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夜风把合的布料吹得凉凉的紧贴着体,平里不远的距离在冷意侵袭下显得稍远了些。
  青青抱着双臂走得更急了。在经过一个岔道口的时候,细细的鞋跟不小心陷进了石板缝里。青青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稳住子,脚却抽不出来。眼看着公交车是搭不上了。青青沮丧的侧弯下腰,想把鞋跟□。
  程誉按下车窗,夹着烟的右手伸出窗外几下轻叩,燃尽的烟灰散在空气中。百无聊赖的神在看到前面的风景时发生了细微的变换。
  那是一个女人的背影。白湛湛的车灯照耀下,一截纤细柔润的腰突兀的刺入视线。那腰此时弯折成一个危险的弧度,衬衫下摆上缩,%e9%9c%b2%e5%87%ba白皙的皮肤,光看着就让人能想象出它%e6%91%b8起来会有怎样的质感,一定是滑腻腻的,白嫩嫩的充满弹力和韧。随着弯腰的动作,小巧翘的%e8%87%80在灯光下微微晃动,在这寂静的夜里带出一丝暧昧的调。
  刺眼的光线打过去,惊得女人回过头来。长发随这动作流泻到脸侧。
  果然是不错的风景。程誉手指一松,未燃尽的烟被扔到了地上。
  这举动没有逃过一直观察他神色变化的严肃的眼。
  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让他只有一个眼神,就知道好友打的是什么主意。
  %e5%94%87边勾出一丝无谓的笑,好了,憋屈了一天的程少总算是找到乐子了。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打开车门,两步走到青青边,一个揽腰捂嘴,一个把双脚轻轻一托,强势利索的把人扔到车后座。油门一踩,跑车飞一般奔驰而去。
  青青莫名其妙的被扔上车,还没回过神来,车已经平稳的奔驰起来。直到听到那两陌生人的大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懵了的青青才反应过来。
  害怕的拉着车门把手,可怎么也打不开。青青激动的拍打着车窗喊叫:“开门!放我下去!你们要干什么,钱、钱给你,放我下去!停车!快停车!”
  任她怎么拍打,车门以及纹丝不动的紧闭着。大概觉得她太吵,开车的男人回过头凶狠的瞪了她一眼,冷喝道:“闭嘴!再吵现在就办了你!”
  青青被他充满戾气的眼神吓得畏缩了一下,又焦急的威胁:“你,你们这是犯法的。”
  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边那个冷眼旁观的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
  一把搂过青青的腰,手掌钻入衬衫下摆,贴着青青□的肌肤,手指暧昧的轻划。语调漫不经心;“哦,我们就犯法了你又怎么样呢?”
  青青被腰间冰凉的触♪感惊得瞬间僵硬了体,抖抖索索的看着这两个即使坐在车里也显得高大的男人,心中惊惧难言,眼里后知后觉的浮上了一层泪光。
  使力挣扎却被男人狠狠的掐住了腰部,一手缓缓的抚过青青的眉眼,青青偏过头,男人的姿势暴力的捏紧她的下巴,脸上神色不改慵懒,语气却如毒蛇吐信般冷。
  “瞧瞧这小脸蛋嫩的。果然是勾引人的小浪货,这小腰扭得真浪。誉,你可要开快点,免得我忍不住在车上就吃了她。”
  男人言笑滟滟的说着%e7%be%9e辱人的话。仿佛为了验证手下的肤质是否如他所说的鲜嫩,捏着下巴的拇指在青青下嘴%e5%94%87轻轻的滑动。
  被男人大胆的举动和嚣张的言词吓到,青青眼中蒙上了一层绝望。
  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让她遇到这样恶毒的匪徒!
  挣扎不%e8%84%b1又被威胁不敢乱动的僵持中,小车一路开进了一个宽敞的地下停车场。
  后车门被打开,开车的男人上半伸入车内,对边搂住青青腰肢的男人说:“阿肃,抓住她手。”
  说完不等青青反应,双手灵活的从青青后脖%e9%a2%88钻入,细微的一声响,衣后扣已经解开。两下拨开肩带打钩,一声探入前,火的掌心紧贴着%e6%9f%94%e8%bd%af双鋒擦过,食指一勾,大红色的衣已经抽了出来。
  青青全僵硬,想捂住口。双手却被严肃紧紧扣住动弹不得,泪水终于突破了界限,奔涌而出。
  “哟,哭什么。想让人知道我们欺负你吗?还是想梨花一枝带雨勾人怜惜。本来就不是漂亮的小脸蛋,哭花了就更丑了。乖,给我们笑笑。”
  严肃眼角带笑,松开反扣着青青的右手,轻拍青青带泪的脸。
  “呆会别想着哭就会放过你,让人看出来,我可不会手软。你不会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艺术吧。还不笑?”
  这番姿态成功的阻止了青青的眼泪,勉强%e9%9c%b2%e5%87%ba了一个强硬的笑,青青就被程誉拉下车。
  没了内衣的束缚,单薄的衬衫怎么也遮不住前立的□。
  青青双手紧抱,肩背往来缩着站在跑车边,怎么也迈不动脚。
  一件西装外披在肩头,犹带着男的体温和淡淡的烟草味。青青这时也顾不得了,抓紧前衣襟,被程誉半推半抱着走进电梯。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2别想逃(上)

  酒店房门“铿”的一声阖上,青青右手抓着衣领,左手紧紧掰着门框,定在玄关处,眼神哀求的看着反锁住房门后径自往房间里走的两个男人。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青青嗓音颤唞:“你们放了我吧,我,我会当成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会说的。求你们放过我吧……”说到最后,被喝止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双膝发软,顺着墙壁蹲到了地上,泣不成声。
  程誉放下手上的酒杯,走到青青面前弯下腰,修长的食指抬起青青沾满泪水的下巴,双眼凝视青青泪水迷蒙的眼睛,语调缓慢又冷:“我说过,闭嘴,你听不懂吗?再这么哭哭啼啼坏了我的心,我保证,后果你一定不想尝试。”
  用力的抽出青青揪住的外往地上一扔,程誉脸色沉,一字一字的命令:“别想跑,也别想让我放过你。现在,给你5分钟,把你自己洗干净。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说完转解开衬衫的纽扣,一边%e8%84%b1着上的衣物,一边往浴室走去。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青青愤恨的%e5%92%ac紧牙根,暗暗劝服自己: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比很多人幸运多了,只是失个又不是没了命。不要哭,哭了也只是让人嘲笑,就当成一场噩梦好了。梦总是会醒的,醒了也就没事了。
  擦干脸上的泪水,青青站起来,直背脊神色麻木的走进了浴室,只有侧紧握成拳的双手泄露了她内心的惧意和不甘。
  浴室非常豪华,比青青一个人住的宿舍还要大。靠墙的浴缸已经放满了水,水汽蒸腾,整个浴室都似笼上一层轻纱。也许是为了增加趣,相对浴室的宽敞只能容一人的浴缸就显得不是那么的搭调。
  浴缸前面是一个透明玻璃隔出来的小间,可以淋浴。正对面是一张宽敞的卧榻,只在腰间围了一条白色浴巾的严肃正慵懒的斜靠在榻上,眼神锐利的看着赤脚站在浴室门口的青青。
  青青目不斜视,走到浴缸边上僵硬的解开腰间的皮带,牛仔裤拉链滑动,轻微的“嘶啦”声彷佛一个信号,划开了浴室沉默的气氛。空气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单薄的衬衫沾染了水汽让体曲线毕露,衬衫下摆短,没了牛仔裤的遮挡,被红色小内-裤裹住的%e8%87%80-部比初见的那刻更清晰人。
  单薄的白,的红,衬得青青全肌肤莹润好似一块上等的羊脂玉,空气中盈满了沐浴露清新温馨的香味。所谓暖玉生香,也不过如此。
  青青浑肌肤火烫,故作冷静的脸色渐渐涨红。两个男人的视线如有实质一般刺得她肌肤犹如针扎,齿尖用力%e5%92%ac着下%e5%94%87内侧。索一把%e8%84%b1掉上半透的衬衫,正要%e8%84%b1下最后蔽体的一件衣物,被后低沉的声音止住。
  “不用%e8%84%b1了,这样迎还拒,露还遮的才有趣。进去好好伺候我们程少,让我们看看你的。”
  青青内心屈辱,只想早点做过那回事回归正常的生活。偏偏他们就是不肯放过,一次次的刁难。
  心中痛骂不止,现实还得屈服。几近全-的子跨进浴缸。
  程誉舒服的躺在浴缸中,修长结实的男躯体在水波里自如的伸展。良好的生活习惯和正值盛年的生理状态让他浅麦色的皮肤,%e7%b2%be瘦流畅的肌线条看起来充满着--的张力。
  可惜青青完全没心思欣赏他的魅力。这个男人舒适的姿势让他占据了浴缸大部分的空间,明明看到青青被进浴缸仍然没有挪动一丝一毫,无视青青窘迫的状况。
  青青气极,对这两个人的厌恶更甚。明摆着这两个人在逗弄她,一个软语威胁,一个冷眼旁观,狼败为,都不是好东西。
  忍了又忍,只能屈坐到男人%e8%85%bf上。男人%e8%85%bf上生长着不算茂盛的毛-发,但那种粗糙的触觉让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