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花魁小姐,请你高抬贵眼》作者:小隐隐于林

茕茕孑立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822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花魁小姐,请你高抬贵眼>


全文免费阅读 1乐捕快,我家小姐叫你回家吃饭

黄昏时分,本该是大家收工回家的时刻,而万新县的县衙上,此时却聚集着一大堆看热闹的老百姓。对于公堂上的这起案子,已经从早上打到了现在,案子却没有丝毫的进展。而看了一天的老百姓,却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意犹未尽的。

为什么会是如此呢?

这个得从大义国君主的统治上说起。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大义国气数旺盛,历代统治大义国的君主都可以称得上是明君。既然是明君,这百姓的生活自然过得是相当的滋润。尤其是现任君主推崇依法治国,更是大大的减少了各个地方的犯罪率。尤其是像万新县这种小县城,就更没什么大的案子了。所以,平常乏味的生活中忽然发生一点案子,对于万新县的老百姓来说,都是非常新鲜且刺激的。哪怕是是因为芝麻大的小事,只要被告到县衙,就会引来老百姓的围观。老百姓当然是为了看热闹才聚集,而对于县衙的众人来说,就是非常不乐意且倒霉的一件事。谁不想光拿着俸禄做着闲职啊,当然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是最好的。

“田老汉,本官再一次问你,你真的能确定你家的鸡是被贾某给偷去了吗?”公堂上,县令歪着身子坐在公堂上,一遍打着哈欠,一遍眯着眼有些不耐烦的问堂下跪着的人。而旁边的师爷,拿着扇子挡住半边脸昏昏欲睡着。堂下的众衙役,也都均纷纷打着哈欠,有气无力的拿着手中的棒子。

“是的,县令大人,草民可以十分肯定以及确定,我家的鸡就是被贾某给偷去了。除了他以外,没人有这个嫌疑啊大人。我看过好几次他一直盯着我家的鸡,满脸的鬼主意,那个时候他肯定就想着怎么偷鸡了。”他指着旁边跪着的穿着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说。

“呸!臭老头,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县令大人面前说谎。我什么时候偷了你的鸡了,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没有偷你的鸡。你要是不信,你去我家找找,要是你能找到你家鸡的一点点影子,我就认输。没有证据,你就别含血喷人。”咒骂了几句旁边的老头子,然后往旁边吐了吐口水。

“你要证据,好啊,我就是证据。在我家鸡不见之前,你每天都盯着它眼睛都不眨一下。那次我叫你别看,结果呢?你居然放言说就算你真把我鸡吃了,我也没有办法。结果第二天我的鸡就不见了,你还敢说你没有嫌疑?县令大人,你一定要明察秋毫,为草民主持公道,不要放过这个家伙啊。”义愤填膺的指着贾某,然后面向县令磕着头。

“切!我说要吃了你家的鸡,就真的吃了你家的鸡了?那我还要说干你老母呢,那我是不是干了啊?简直不可理喻!县令大人,这臭老头就是老眼昏花,找不到真的小偷,就拿我当冤大头。县令大人,我要告他诽谤。请县令大人治他的罪。”说着一副被冤枉的样子,也给县令磕着头。

“你……你……你这个混小子,你不认罪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说出这种话,老朽我跟你拼了。”说着老头起身撕扯着贾某。

“停停,你们给我停下。这里不是市集,这里是本官的县衙,是公堂。你看看你们成什么样子了?不许在公堂上胡闹。”惊堂木啪的一声打了下来,忽然的声音惊醒了旁边昏昏欲睡的师爷,吓得他手中的扇子掉了下去。

“咳咳,师爷,注意形象,底下的人都看着呢。”县令咳了咳嗓子,提醒着弯下腰去捡扇子的师爷。

“抱歉啊大人。对了,大人打算怎么处理这案子?”审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贾某偷了那田老汉的鸡,但是没有证据不是。这两个人都没有证据证明,难道一直这么拖下去。

“要是能处理我们能弄到现在?你有什么主意?”真是的,这些小事就私下解决好了,非得告到公堂上,浪费了他的时间。

“县令大人,我看这案子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咱们……”捡起手中的折扇,然后小声的在县令耳边说着什么,县令不住的点了点头,往堂下瞄了几眼。拖了这么久,也该结案了。

“好了,对于此案,本官经过众人商量,已经有答案了。堂下的人听着,本官现在宣判结果。鉴于田老汉的证词里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贾某的偷盗行为,所以,本官宣判贾某无罪释放。同时以田老汉没有证据去诬告贾某,扰乱公堂,本官便罚田老汉二十大板。”说着挥了挥手,让捕快去执行。

“小人冤枉,小人冤枉啊大人!草民家里穷,就只靠着这只鸡下得蛋来维持平时的生计,所以对于这么重要的鸡,我怎么可能拿它开玩笑。贾某确实是偷了我的鸡啊,真的偷了我家的鸡,草民没有说谎,大人冤枉啊!“田老汉不停地在地上磕着头,磕得头都出血了。

“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说什么也没有用。来人啊,快点执行。”对于这种状况,他早就麻木了。只想着早点回家吃饭好了,真是浪费了他一天的时间,早知道就这么判了。

“大人英明!”贾某笑弯了嘴,然后起身不屑的看了看跪在地上将自己头给磕破了的老头,得意的扬了扬自己的眉。看吧,我说了,就算我真的吃了你的鸡,你也拿我没有办法。

“大人,大人,草民真的冤枉啊!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这条老命,把我的鸡还来。”田老汉说着就要往贾某身上撞去,而贾某,也卷起自己的袖子准备迎接。反正他已经赢了官司,还怕这个臭老头不成。

“啪!”只见一根捕快的木棒直直的倒在了他们的中间,差点击中了站在旁边的贾某。于是众人的目光一致的随着棒子滚落的方向往上看去。只见一名身形瘦弱的捕快,低着头,发出轻微的打呼声。姿势还保持着拿着棒子的姿势,只是头时不时的往下点着。

“小……乐……子!”县令大人发飙了,%e5%92%ac着牙直直的叫出那名捕快的名字。该死的小乐子,居然在公堂上就这么睡着了,他这个县令的脸都快被这家伙给丢尽了。不好好收拾一下这家伙,他就对不起自己这身官袍。旁边的捕快看到县令那张铁青的脸,于是用手捅了捅还在打呼的某小捕快。

“太好了,案子审完了,回家睡觉,回家睡觉。”被弄醒的小捕快像从梦中惊醒了般,然后马上欢快的对着旁边的捕快说。捕快再次捅了捅他,让他注意上面的人。他不明的看着自己旁边的人,干嘛表情这么扭曲。

“乐……羽……汐!”县令气得脸色发青,连他的全名都叫了出来,这混小子……

“到!县令大人,你这次居然叫对我的名字了诶!以前你总是叫不对我的名字的,没想到这次居然叫得这么正确,不容易啊!我好感动哦,大人!咦,小杨子,你有看到我手中的棒子么?”摊开了手问旁边的人,他记得是拿在手上的啊。

“好了,好了,小乐子,你就别拍大人马%e5%b1%81了,还不赶快将你的棒子给捡起来,非得让大人罚你几个月的俸禄你才肯动吗?”瞄到县令大人那张不好看的脸色,在大人还没有完全发飙之前,赶快插话进来。看大人这脸色,是被这小子气得不清哦。

“哦,我说它去哪了呢,原来在这啊,嘻嘻,多谢师爷提醒。”说着小跑过去捡起棒子。!思!兔!在!線!閱!讀!

“不好意思啊,老兄,差点将你砸到了,你没有受伤吧。”捡棒子的时候忽然问了问旁边的贾某。贾某%e9%9c%b2%e5%87%ba谄%e5%aa%9a的神色,赶紧摇头说没事。要是换成一般人,他早就骂过去了,谁叫人家捕快好歹也是一小官嘛。

“咦,老兄,你衣服上怎么沾着那么大片油渍啊,昨晚吃了大餐哦,不错嘛,我们这些捕快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真是羡慕哦。”像是盯到了什么一样,不经意的说。一听到捕快的夸奖,某人就有些得意洋洋了,然后忽略了自己现在是在公堂上面。

“哪里吃了大餐啊,就昨晚吃了一只鸡,瘦不拉几的,根本没什么油水,害得我辛辛苦苦把它偷来。也不知道那老头给那鸡喂了什么,吃完连牙缝都塞不了!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糟糕,刚刚一时口快不小心把事实说了出来。

“没什么啊,你只是刚刚承认你偷了老头的鸡的事实而已。县令大人,这案子总算是可以结了吧?”对着贾某耸耸肩,然后笑嘻嘻的对县令说。县令咳了咳嗓子,嫌弃的挥了挥手,让他回到位置上,算是同意了。

“咳咳,既然贾某已经承认自己偷鸡的事实,那就罚贾某陪田老汉一只鸡的钱,然后关押进大牢。就此,退堂。”惊堂木拍下,一退堂,看热闹的老百姓也都散去。田老汉满脸感激的对不断打哈欠的乐羽汐说了声感谢,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小乐子,县令大人在内堂找你呢,估计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下次就别在堂上睡觉了,你居然站着也能睡着,服了你了。记得,态度得诚恳,否者,你也知道县令大人最近……”

“知道,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嘛!我又不是第一天当不捕快了,会注意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一个劲的打哈欠,最近都睡得不怎么好呢,白天弄得他只想睡觉。都怪那个家伙,一说起那个人,他就恨得牙痒痒。

“小乐子,小乐子?”师爷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这小家伙在想谁呢,看他%e5%92%ac牙切齿的样子,虽说看上起一点威胁都没有,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谁能让一直气别人的他把他给气到。

“咦,原来是师爷啊。县令大人捏,他不是找我有事么?”四处瞅了瞅,也没见大人的身影啊。

“你还好意思说县令大人,大人被你气得都懒得理你了。在走之前,大人让我跟你说一声,这个月的俸禄你就别想要了,充公。要是下一次再在公堂上睡觉,就不是罚俸禄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用扇子敲了敲乐羽汐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什么?这个月的俸禄没有了?那我还怎么活啊?师爷大人,你能不能跟县令大人求求情啊。你看这马上就到领俸禄的日子了,这捕快的俸禄本来就少,要是给我充公了,我就没钱吃饭了,会饿死的。师爷大人,你就替我跟县令大人求求情,好不好?”好不容易挨到要领俸禄了,居然就这么没了,他心疼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钱哦。他又不是一个有钱人,没了钱还怎么过日子?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x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